3月中旬被爆出不正当使用近8700万未经授权的Facebook用户数据,并参与到2016年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的主角:剑桥分析公司正在美英两国启动破产程序,其位于英国的母公司SCL Group创始人Nigel Oakes向《华尔街日报》确认了两家公司都要关门的事实。
其中,与剑桥分析公司有关的英国实体从即日起(5月2日)正式启动破产程序,将立刻停止所有运营。剑桥分析公司在美国的破产程序也会很快启动,正向纽约南区破产法院递交申请。据知情人士透露,SCL集团在美国的所有办公室正在关闭,美国员工被要求归还钥匙和电脑。
据维基百科和博客Medium等平台的信息,SCL集团是家英国私营的行为研究和战略传播公司,在美国以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而闻名,采用对目标用户数据挖掘和分析的手段,定向改变目标用户的行为,达到其政治和商业客户的目的。公司称自己是“全球竞选管理机构”。
剑桥分析公司的CEO是Alexander Nix,从截止2016年12月的持股数据可知,他是该公司在美国和英国实体的完全责任人,在与Facebook有关的“数据泄露门”丑闻被爆出后,Nix被暂停CEO职务,4月12日有媒体爆料称他已从剑桥分析公司辞职。
图片
(上图截自Medium博客平台梳理的SCL集团谱系)
除了被疑不正当利用Facebook用户数据,Nix还被英国广播公司第四电视台的卧底记者,拍摄到了吹嘘可以用色情或金钱贿赂的手段,“搞臭”客户的政治竞争对手。但剑桥分析公司事后一直声称自己没有做错,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或爆料都是不真实的。
在周三发布的SCL集团执行破产程序的声明中,公司也将所有的“锅”都甩给了“发布不公正、负面报道的媒体界”,并同时公布了丑闻暴露后雇佣的第三方独立调查结果,认为公司从事的活动合法,也属于在政商两界都被广泛接受作为在线广告行业标准的实践,媒体报道大多属诽谤。
声明称,媒体“围攻”之后,剑桥分析公司几乎所有的客户与供应商都流失了,因此决定不再继续营业。《华尔街日报》指出,与剑桥分析有关的实体正接受英国数据监管机构的调查,并面临非常庞大的法务开支。该公司在2016年美国大选周期内在美国收入1500万美元,此后再没有一个美国联邦级别的政治客户,最近几个月大部分商业客户也都走掉了。
金融博客Zerohedge认为,与Facebook“数据泄露门”有关的事件发酵远未结束,未来可能还会看到剑桥分析公司的新闻。华尔街见闻曾提到,上周英国《星期日电讯报》称,继Facebook之后,社交媒体巨头Twitter也卷入了数据收集丑闻事件,涉嫌将数据出售给同一位剑桥大学研究员Aleksandr Kogan。Kogan正是通过自建应用程序将FB的用户数据卖给了剑桥分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