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今天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我本想偷個懶,知道反正熱點一出媒體皆追,就讓小編給大家搜羅一些有價值的信息做個“小編頻道”匯總一下。

但晚上回來一收底稿,突然後脊背有冷汗。

“千億美元市值”的關鍵詞赫然在目。搜羅的大家的報道里,煽動而性感的造富之詞滿屏。

“10年後能否成為半個蘋果?”;

“IPO之後短期內小米市值將超1000億美元”;

“將輕鬆超過百度和京東”;

“小米全金融版圖遼闊”;

“又一巨頭即將誕生”;

“雷軍身家將超XXX”、“工號前100員工身家將超XXX”;

……

這些對“獨角獸”的溢美之詞大家可熟悉?

我見過在360上市前,頭頭是道分析其市值翻7倍、紅衣教主身家暴漲超劉強東的分析(心疼強哥一分鐘,怎麼老是被拿來當“被超越”的靶子用呢)。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跟着群情激昂的。

總之下圖是三六零版“後來的我們”。(頂上那根綠的是借殼上市的2月28日)

我見過在眾安保險上市前,頭頭是道分析其“憑什麼邏輯就四年千億市值”的文章(港元),分析其互聯網金融對傳統保險的降維打擊、其扎眼的近5億客戶數和無限量迭代的未來的。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跟着群情激昂的。

總之下圖是眾安在線版“後來的我們”。

這樣的例子當然還能再舉舉。

“愉見財經”寫這篇,沒有半點說以上“獨角獸”不好的意思,他們的某些模式或業務的確可圈可點、也佔領市場。但這些“可圈可點”究竟能支撐多少市值?標題黨里的“市值”擬定透支了多少年的未來?我想說的只是,卸下那些煽動的用詞,我們能否靜靜地做一些獨立判斷——YES OR NO。

小米,2015年至2017年,集團分別產生虧損人民幣76億元、利潤人民幣4.9億元、及虧損人民幣439億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小米集團凈負債人民幣1272億元、累積虧損人民幣1290億元(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產生大額公允價值虧損)。

小米,不否認他的互聯網業務,但這塊營收還不足10%,來自智能手機行業的收入超過70%。如果孤立地只看眼下的營收大頭,那小米還是一家手機公司、硬件公司。

小米,不否認他的金融布局,但現在畢竟貢獻度佔比更小,至於實際金融牌照成色及金融業務和主業配合度,相比A和T那顯然不是一碼事了。

所以千億美元不應該僅僅是一個掩護別人高位拋盤的概念,他本應是一道嚴肅的計算題。

至於最後談到咱小散們的投資,“愉見財經”還是很想請各位分類討論:

1,賭性投機型。本質上賺的是其他交易者在股市裡未來會因接盤而割下來的肉。那就請判斷後面市場的熱度及接盤者心態好了,頂多再加上最近的偏財運吧。

2,價值投資型。本質上收益來於這家“獨角獸”未來能創造的價值,市場無非是一個交易平台。那請至少看完招股說明書,想清楚其多少估值合理、或屆時的估值已經消耗了未來多少年的利潤空間或成長性。當然,既然是“獨角獸”,那麼它“獨”的那隻角在行業里究竟是不是第一位的、以及業務布局與成長性如何,也是關鍵。

以上內容作為我們公號“愉見財經”的觀點,而本小節僅作為愉記個人觀點(不供參考,風險自負):如果賭中江南嘉捷的能力不是我能有的、如果參與在ABCD輪的眼光和資金實力不是我具備的,那麼對於這一波“獨角獸”上市潮,對於同為散戶的愉記而言,我自認為與其說機遇在上市後的獨角獸本身,不如說在獨角獸們的“股東公司”及“股東的股東公司”那裡。

比如天堂硅谷的股東就在A股,比如深投的股東也在A股,等等……但這些公司的股價變動,不會立竿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