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个星期以来,供民众进行短期民宿租赁的网络平台Airbnb,和寸土寸金的纽约市的主计长斯静格(Scott Stringer),两边打起了嘴仗。有来有往,非常精彩。Airbnb的业务已遍及全球191个国家。然而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之一,Airbnb在闪电式扩张的同时,也遭遇了和Uber一样的危机,一时间几乎得罪了全世界的政府,在不少地方惹上了官司。在Airbnb和这些政府的冲突中,主要焦点就集中在“Airbnb是否推高房价,导致当地人住房短缺”的问题上。

 
海量图丨纽约的Airbnb美食地10个必去蒲点
一场三方参与的争论
 

Airbnb在纽约市这场纠纷的起源是在本月3日,纽约市主计长斯静格办公室突然发布一份报告,称Airbnb在纽约市的兴起,导致了市内房租上涨。报告的主要结论是:在2009到2016年间,全纽约市约9.2%的房租上涨都可以归咎到Airbnb上;2016年,租客们因为Airbnb带来的压力而多付的租金高达6,160万元,其中一半都来自于这7年间Airbnb尤其兴盛的曼哈顿中城到下城一带、布鲁克林的威廉斯堡和Greenpoint等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斯静格办公室表示他们采用的很大一部分数据,来自一个叫作AirDNA的第三方网站。但这个网站在报告发布的第二天就发表声明,和斯静格撇清了关系。

AirDNA除了表示主计长从来没和自己联系过,还罗列出报告的三点错误:1. 报告把AirDNA曾上传的每个Airbnb房源都计算在内,但其实很大一部分已不再是可分享房源;2. 报告囊括了所有类型的Airbnb房源——整套出租(Entire Home)、单间出租(Private Room)、分享房间(Shared Room),但实际上在后两种情况里,被摆上Airbnb的只是闲置空间,不影响房屋租赁市场;3. 数据显示纽约市一半以上的Airbnb房源去年都只出租过1至3个月,表明大多数Airbnb房东只是出于某些原因季节性、短暂性租房,和长期出租的影响明显不同。

至于被斯静格“攻击”的主角Airbnb,更是很快就全盘否定了他的结论,还在这周一(7日)放了大招,在网站上登出一封公开信,简单来说可以总结为《五问斯静格》。

 

信的一开头就质疑斯静格的动机有问题,“民主的责任包括确保政府官员提供客观的事实,而不滥用权力去误用信息,特别是为了推动自身政治生涯为目的而这么做的时候”。

接着,Airbnb提出了5个问题,紧扣AirDNA表示没有给主计长提供过数据这一点,咄咄逼人地问道:是谁给你的数据,还是如此错误的数据?你又是怎么得出错误结论的,咨询过中立立场的专家吗?为了炮制这么一份有问题的报告,你花了纳税人多少钱?

对于这些质问,斯静格第二天的回应是:Airbnb是在转移重点,请你们公布数据。

 
为何杠上Airbnb?
 

公布什么数据?在斯静格的声明中,提到了上个月纽约市府控告Airbnb的一起案子——一名住在曼哈顿稳租房中的居民,违规将住房挂上了Airbnb(纽约州法规定房东不能在Airbnb上将整套住房出租少于30天),被勒令停止并罚款。这本来不关Airbnb公司什么事,但问题是,纽约市长办公室案发后给Airbnb发了一张传票,要求他们提交这栋楼内的短租记录,Airbnb拒绝了,于是被市府告上了法庭。

在声明中,斯静格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Airbnb真的关心纽约客,就应该和市府合作,公布所有Airbnb房东的原始数据。”

为什么Airbnb不向市府提供他们要求的数据呢?在我们发信联系Airbnb后,他们很快回复,并安排了一次远程采访。

 

Airbnb被纽约市责怪抬高房租 这笔帐我们该怎么算?_图1-3

Airbnb公共政策主管Andrew Kalloch:首先我要说,Airbnb每个月都会公布更新的数据,而且我们公布的有关纽约市的数据,比其他任何城市的都要多。2016年我们还公布过一套非常详尽的数据,划分单位细到比一个社区(neighborhood)还要小,欢迎各方来研究,但主记长也没有使用这些数据。我不清楚一些具体的案例,但我可以说的是,我们一直在公开尽可能多的数据,但同时我们也非常重视Airbnb使用者的个人隐私信息。这就像消费者在上任何社交媒体网站时一样,他们的信息应当得到保护。

言下之意也就是,政府要求的数据,是并没有被证实违法的Airbnb房东的个人信息,这是他们不能遵守的。我们也联系了主计长办公室,对方很快回复会安排,但截至发稿止,我们还没有收到采访通知。

房租真的被影响了吗?

Andrew Kalloch:主计长觉得,每一个Airbnb房源都意味着长期租赁市场上少了一个房源。但实际上,纽约市的大部分Airbnb房东,都是分享自己房子里一个空间的纽约客,目的只是为了增加收入,以支付开销甚至贷款。因此我们反倒认为,Airbnb对于纽约市可负担居住情况的影响是非常正面的,是在帮助人们,让他们还能继续住下去。额外收入不仅提高了他们自己的生活质量,也可以让社区更加活跃,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Airbnb给纽约客们带来的是更好的机遇。

为了避免被认为是房租上涨的始作俑者,Airbnb始终努力将自己存在的原因解释为帮助人们“赚些外快”,随着共享经济逐渐渗入生活各个方面,民众只是利用自己的闲置资源增加家庭收入。

Airbnb今年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纽约市曼哈顿、皇后区和布鲁克林的华裔聚居地,在2017年共有1590名Airbnb房主接待了67,000名来自全球的旅行者,总计收入超过2000万元。而这种情况的背景是,尽管纽约华裔人口数量庞大,但华裔社区也因文化、语言障碍导致平均收入偏下。Airbnb甚至认为,随着全球游客入住Airbnb房主家中,深入社区,也带动了社区当地的商业发展。

 

与此同时,根据Airbnb最新发布的纽约市地区月度报告,在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4月1日这一年中,出租整套住房的Airbnb房主里,95%也都只挂出了这一套房子。同时,92%的Airbnb房东出租的是自己的永久住房,自己就住在里面。而从时间上说,客人入住天数的中位数是62,也就是每周仅有一晚有客人,房东们并没有把住房变成一个长期的专业酒店。

不过,此前也有一些研究指出,Airbnb可能或多或少和房租上涨有些对应关系。比如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报告都曾分别表示,Airbnb房源上涨与波士顿市内房租的上涨有着轻微的关联。不过专家对此的措辞都很谨慎,仅仅说“有关系(possible relationship)”,而不一定是“引起上涨(causation)”,因为推动房租上涨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比如市场供求关系、就业率、通胀情况、犯罪率、空气污染、交通变化、城市规划等等。

当然同理可推,要证明Airbnb对房租上涨没有影响也很困难。纽约大学商学院的教授Arun Sundararajan,去年和同事一起发布了一份“Airbnb或许对房租上涨没有重要影响”的报告,但他也表示,要考虑的变量因素实在太多了,目前也还没有一个合适的转换工具,可以完美地比较短租和长租两种情况。

海量图丨纽约的Airbnb美食地10个必去蒲点
Airbnb如何看待乱象和管制?
 

尽管对租房市场的影响尚无定论,但如纽约一样的大城市规定众多,像前文中提到的将稳租房挂上Airbnb的违法案例也确实存在。此前在旧金山还发生过一起案件,房东被控用计逼迫原本居住的房客迁出,好把房子放上Airbnb赚钱。对于这些乱象,Airbnb持什么态度呢?

 

Andrew Kalloch:我们绝对不支持这些房东的做法,他们应当受到法律惩处。实际上,对于这类行为,Airbnb已经着手进行两项措施来管控:1. 我们在纽约市已经实施了“每个房东只能出租一套房”的规定,也就是说一个房东只可以在Airbnb上挂出一个“整套住房”;2. 虽然这只占了很小一部分,但我们支持纽约州立法打击那些不法Airbnb房东,我们也希望包括主计长在内的民选官员能支持我们,推动这项立法。

Airbnb已经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落地,但各地政府始终对这种新型经济模式抱着怀疑的态度。除了上文中提到过的个别官司,政府对Airbnb的限制也不少。全球最大的Airbnb市场巴黎、以及伦敦、阿姆斯特丹、还有美国的不少城市,都已经或计划对Airbnb在房源、出租时长等方面设限。

不过,尽管有这些阻力,Kalloch在采访时却显得很乐观:对于短期出租的未来我们是看好的,Airbnb正在被更多人所接受。我们已和全球超过400个城市达成协议,这也包括美国的许多大城市,比如芝加哥、西雅图、费城、新奥尔良,这些城市的政府也看到,达成协议后他们向Airbnb房东征收的税款,可以用来改进城市的方方面面。我们正在纽约州推动的一项立法也正是如此,如果通过,预计在实行的第一年,Airbnb房东缴纳的税款就可以达到1亿美元。

的确,近两年来,Airbnb一边和一些政府打官司,一边也在一些城市做出了让步。2016年与新奥尔良达成的协议就是一个例子,在答应市政府共享房东数据、禁止在最流行的旅游区出租、出租上限为90天等条件后,新奥尔良正式将短租合法化,给Airbnb开了绿灯。这个模式被视为一个Airbnb与各城市合作的可借鉴先例,而一面还在和纽约、旧金山等城市打着“要不要分享房东信息”官司的Airbnb也似乎在通过这个模式表明:某些数据不是不能给,但我们需要有个互利协议。

 
孰是孰非?
 

说回纽约市主计长和Airbnb的这场争论。纽约市房租上涨是真的,但其中是不是有Airbnb的过错,要看斯静格能够拿出多少“实锤”。单从3日的这份报告来看,斯静格的结论还有些“粗暴”,没有列出更清晰的推算过程,还有两个看似模糊不清、界限不明朗的逻辑点:1. Airbnb房源是否真正造成了租房市场分流,增加了租客寻找房源的困难性,即导致租房市场供小于求?2. 如果没有Airbnb,现在这些Airbnb房东是否就会将他们的住房放在“真正”意义上的租房市场里出租,而这部分人群的比例又有多少?

Airbnb一直在努力将其性质与租房市场分别开来。不管是报告里还是采访中,他们一直坚持将提供房子的人称为“host(房主)”而非“landlord(房东)”,将入住的人称为“guest(客人)”而非“renter(租客)”。当然,单单几个措辞并不能证明Airbnb和租房市场就的确截然不同,它对房价的影响到底是好是坏,作为租房一族,我们也希望看到更多证据。

目前,Airbnb和AirDNA都要求主计长办公室撤回这份报告,斯静格方面没有撤回,但也还没有做进一步声明或解释。他是不是真的攻错了对象?还是像Airbnb质疑的一样,利用部分民众对共享经济概念的反对来抬升自己的支持率?选民们也需要一个答案。除此之外,对于他们如何获得数据的问题,在近几年政府监听侵犯民众隐私、数据泄露等事件后,这或许也会触到一个人们的“敏感处”,如果斯静格迟迟不回应,Airbnb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