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经济已经获二十余年连续增长,但令人不解的是,经济专家们却对该国的经济表示出了莫大的担忧,特别是在近期以来,美元暴涨“凶猛”澳元暴跌的背景下,FXStreet首席分析师Valeria Bednarik更是做出大胆预测,澳元恐面临暴跌600点的行情。

不仅与此,澳大利亚在一周前公布的零售销售数据亦未达预期,数据显示,澳大利亚3月季调后零售销售月率录得0%较前值下滑0.6个点,更是不及预期,而第一季度零售销售季率也表现不佳,较前值相比也出现大幅下滑。

要知道,澳大利亚经济是一个严重依赖出口的国家,但在美元走强及美国经济优先保护政策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其出口经济肯定会受到制约 ,同时,逆全球化也意味着资本流动、劳动力、技术流动的门槛筑高了,这就意味着一些最受益于经济全球化的城市,未来的经济增长将受到的冲击最大,而其高房价为代表的资产价格很可能将最先开始遭遇长期的低迷或泡沫的破裂,《经济学人》此前更是将澳大利亚列为世界上房价被高估最严重的经济体。

图片来源buffalonews

而目前澳大利亚就对高房价无比头痛,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这些高房价城市也正在通过用更多的税收来打击海外买家,限制或叫停,而这又会减少财政税收收入。

澳大利亚知名经济学家克里斯·理查森在近期警告说,房地产泡沫令澳大利亚经济极度脆弱,可以预见的是房地产泡沫破裂将沉重打击澳大利亚经济。

对此,美银美林的经济学家指出,近年来,澳大利亚经济连年增长依靠的完全是房地产投资和出口经济的惯性,如此不思进取也就造成了整个经济社会缺乏创新,科技人才出现了巨大缺口。Manpower 集团澳洲总经理Richard Fischer表示,这一现状也越来越成为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瓶颈,并加剧了该国经济结构的不均衡和脆弱性。

图片来源Seeking Alpha

而以上分析,也无不在说明澳大利亚由富变穷或在所难免,前澳大利亚经济和政策顾问约翰-亚当斯称,澳大利亚已经难以避免潜在的“经济灾难”,此前他就曾发出警告称,发现太晚了,澳大利亚已经出现了躲不掉经济危机的迹像,比如其中一个迹象就是,声名狼藉的澳大利亚财政和货币政策,澳央行在有缺陷的货币政策框架下制定了超低利率,但是在疲弱的工资增长背景下,澳大利亚家庭负债总额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仍攀升至纪录新高,达到了190.4%,然而澳大利亚当局并没有采取有效行动。所以,亚当斯现在认为澳大利亚由富变穷已不可避免,一切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