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储行行长洛威(Philip Lowe)呼吁对中澳两国日益紧张的政治关系保持冷静,同时警告称,中国不断膨胀的巨额债务和不透明的金融体系对澳洲繁荣构成了威胁。

关于中国在澳大利亚所扮演的角色争议不断,洛威表示,建立理解、联系和多方面沟通至关重要。

他说,虽然每段关系都有起伏,但“我确实认为,当问题出现时,我们必须避免不断升级的问题。”

在周三晚间的讲话中,洛威详细阐述了他对中国银行体系的担忧,而该银行体系是最可能引发经济冲击的源头。

他说:“毫不奇怪,这种风险已经成为中国当局的首要任务,我们对他们努力取得成功表示强烈关注。”

澳储行具有庞大的人员网络对中国进行研究—人数比研究其他任何海外国家都要更多。洛威表示,北京当局正在努力解决债务威胁问题。

“从严重依赖债务累积转变到信贷不那么重要的发展模式,现在就判断中国当局是否会成功还为时过早。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要谨慎,同时其他国家的经验表明长此以往会发生严重的后果。”

在悉尼的澳中关系研究所举办的一场活动中,洛威提到了上世纪70年代银行体系最初放松管制时,澳大利亚人所面临的金融灾难。

“当时这里放松了一些管制,开放了更多许可,我们也看到一些新机构–就像中国现在的情况一样,他们规避了仍然存在的监管规定。就我们自身而言,结果并不是很好!这也说明我们为什么要对中国密切关注。”

但洛威也表示,他对中国解决金融体系薄弱环节的能力感到“乐观”,“中国当局已经完成了在相当长时间内保持经济在合理增长轨道上的任务,我相信他们能继续保持。”

“许多其他国家是危机期间才着手解决金融体系中的问题,而中国人是预先就开始做的。”

洛威也表达出希望中国领导人能吸取澳大利亚的教训,并在演讲中反复强调改善两国关系的必要性。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两国关系就一直绷着弦,他呼吁在商业、金融、政治、学术界和社区之间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当然,我们会时不时有一些差异,但如果我们相互理解,双方肯定能够更好地处理这些问题。”

在被问及美国特朗普政府采取越来越多的保护主义措施是否会促使中国加快改革步伐时,洛威表示,中国政府发出更多的声音“是基于规则为基础的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

他说,这是双方“团结在一起”的共同利益之一,可以帮助澳中两国度过这段关系的动荡期。

央行行长对中国债务和两国关系状况的双重担忧,是央行5月董事会会议上的特别讨论的主题,会上也强调了这两个问题相互交织的程度。

央行员工的分析显示,所谓的影子银行账户占中国总债务的45%左右(10年前为25%),这一比例已升至GDP的260%。

与此同时,现在有超过3500家机构通过信托等不透明方式向经济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