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巨鳄索罗斯(George Soros)指出,美元飙升与资本逃离新兴市场,可能引发另一场“重大”金融危机,并警告欧盟正面临迫在眉睫的存续威胁。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伊尔艾朗(Mohamed A. El-Erian)也说,意大利政局动荡正引发新一波欧洲危机。

索罗斯29日在巴黎一场活动发表演说时表示,伊朗核子协议“终止”及欧美跨大西洋联盟“瓦解”,必将对欧洲经济产生不利影响,并将导致其他负面冲击,包括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我们可能正走向另一场重大金融危机”。

索罗斯说,欧盟正处于“存亡危机”,而英国退出欧盟是“重大冲击”。他说,欧洲所有可能出问题的环节都已经出问题,其中他提到难民危机、导致民粹主义势力崛起的财政紧缩政策、以及被英国脱欧放大了的“领土分裂”;欧洲面临生死存亡不再是一种修辞说法,而是残酷事实。索罗斯对欧洲当前病症提出的补救办法,是由欧盟出资,设立一个年开支规模约300亿欧元的非洲马歇尔计画, 以帮助缓解欧陆面临的移民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