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6月17日报道,美国税改法案的通过消除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提高了许多公司的收益。美国和中国发布的经济数据一直很强劲,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说,全球经济增速今年预计将达到3.9%。根据瑞信集团发布的数据,相比去年,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资本支出今年第一季度增长约24%,达1660亿美元。

富国银行首席财务官约翰·施鲁斯伯里说:“这是非常有利于商业运营的环境,比不久前更好。”

报道称,更长期的预测则不那么乐观。IMF告诫说,美国税收减免政策带来的经济提振在2019年初将变得微弱。《华尔街日报》调查的经济学家们担心,随着美联储提高利率,2020年可能开始出现经济衰退。

有些首席财务官表示,在信贷和劳动力市场紧缩的情况下,经济衰退似乎早该出现了。而且,从墨西哥到伦敦和华盛顿,贸易关系紧张和政治动乱的幽灵挥之不去,即便是前景最乐观的公司也受到影响。

尽管资本支出激增,但被广泛引用的全球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在1月到5月间上升了64%。

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尼克·布卢姆将该指数上升归咎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变得强硬的立场。

报道称,白宫宣布自7月1日起对价值数百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此举很可能引发中国方面的报复举措。特朗普政府还寻求修改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说,贸易冲突已使企业踌躇不前。他表示,虽然一些公司正在增加资本支出,但他认为,如果没有贸易争端,投资增幅会更大。

赞迪说:“我认为,它对投资和雇用决策造成影响。企业没有减少开支,但它们也未全力投入。投资支出增长是好事,但我认为,如果没有贸易争端造成的这种阴霾,那么投资支出增长会更强劲。”

报道称,美国及全球范围内的关税和贸易领域的不确定性,已迫使工具制造商史丹利百得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唐纳德·艾伦花双倍的时间研究应急方案。他说:“现在我把至少40%的时间都花在这种事情上。”

他还说,为了听取各种不同的观点,他经常咨询各种外部专家,从投资银行家、说客到行业协会等,以确保“我们可有效管控各种风险且不反应过度”。

威瑞森电信公司首席财务官马修·埃利斯说,他的公司担心贸易摩擦可能会对供应链产生影响。由于该公司的重点放在美国国内,所以供应链中断的程度可能有限,但它也从国外进口一些网络设备。他说,“你要尽力确保有应急方案”,要仔细想想自己“是不是只依赖一个特定的供应商”。

其他一些公司也在为经济情绪可能下降做准备。于今年3月完成收购斯克里普斯网络互动公司的探索传播公司打算把现金拿在手上。首席财务官冈纳·威登费尔斯预测,该公司年内运营存留的现金将达23亿美元。他说:“在这种不确定的时候,握有自由现金流使我们具有很大的灵活性。”

报道称,特朗普与金正恩备受瞩目的首脑会谈、英国脱欧的影响以及中东和委内瑞拉的局势都给地缘政治增添了压力,这就要求公司财务高管格外关注。

富国银行首席财务官施鲁斯伯里说:“在尘埃落定前,人们不得不退后等待。”

资料图: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港口集装箱码头(新华社)
资料图: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港口集装箱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