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6月21日),人民币再次下挫,上演端午假期归来后和惊魂第三日。

午后,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穿6.50整数关口,为1月11日以来首次,较昨日官方收盘价跌去近300点;

离岸人民币早盘已下穿6.5关口,午后汇价进一步下行,跌幅扩大至逾300点,跌破6.51元关口,创1月11日以来新低。

也即是,在岸及离岸人民币双双逼近今年以来的最低点,即将回吐今年所有涨幅。

01

4月2日:转折点

与贸易战一样,4月2日,也是一个重要汇率价格转折点。

从4月2日,中美拉开贸易战序幕之后,离岸人民币已经从当天开盘价6.2627,一路贬值到今天的最高价6.5168,在不足3个月时间里,人民币已经贬值了超2500个基点。

端午节后第一天,人民币对美元大幅更是大幅贬值575个基点,这是4月中旬人民币踏上对美元贬值之路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随着人民币频频出现剧烈变动,人民币中间价也在一路下调。昨日人民币中间价大幅下调351点,降幅创2月9日来最大;今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再次下调120点,报6.4706。

与4月2日的6.2764相比,人民币中间价也贬值了1942基点,是过去一年半来对美元持续最久、幅度最大的一轮贬值。

02

为什么贬值?

这一轮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依旧发生在美元走强的背景下,最近人民币贬值提速,对应着美元指数加速上涨,创下11个月新高。

统计显示,4月17日到6月21日,美元指数已累计上涨超过6%,是过去一年半来持续最久、幅度最大的一轮涨势。

对于人民币近期下跌走势,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表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挫,主要是受市场的短期负面情绪扰动。

外汇分析人士韩会师表示,从微观来看,境内外较大的价差可能刺激了跨境套利,这也是人民币近期贬值的一大因素。

例如,周一(18日)境内市场假期休市,离岸人民币则继续下跌,6.45被跌穿,这就与在岸市场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汇差。这可能是19日境内市场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的原因之一。

他还指出,中美贸易战可能升级、境内A股市场近期下挫等负面因素也可能是近日人民币大幅下跌的背后原因。

路透社本周一位中资行交易员称:“一季度人民币涨得厉害,二季度以来市场也不相信人民币会快速贬值,还是有支撑。这几天有点相信,是因为中美贸易形势恶化……如果贸易战深入,贬值也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03

破7是大概率?

管涛进一步解释称,从4月和5月的情况来看,尽管美元走强,但在中国市场上并未形成人民币贬值恐慌。

原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邓海清则认为,贬值破7是大概率事件。

在中美经济走势分化、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美元升值周期下,中国政策层绝不应重演2014-2016年的“弃外储、保汇率”悲剧,而是应当效仿欧洲、日本(2014-2015年欧元、日元汇率大幅贬值20%,反而促进了欧洲、日本的经济),避免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允许人民币汇率在合理水平上进行贬值。

在特朗普失信的背景下,中美贸易问题愈演愈烈,人民币贬值反而可以大大改善中国在贸易战中的被动局面,让中国获得更大的回旋空间。

不过,在韩会师看来,受端午节假期影响而出现的境内外人民币较大的汇差不可能长期持续,除非美元指数能够持续飙升,否则人民币对美元继续下跌的空间可能有限,可能本周人民币就会触及阶段性的低位。

不少分析人士也指出,只要国内经济不出现大的波动,年内人民币对美元虽然可能难现年初强势,但不至于出现大幅贬值。

04

贬值导致危机?

虽然邓海清认为贬值破7是大概率事件,但他强调,中国的舆论中有一个严重的误区,就是“谈贬值色变”,相当多的群众、投资者,乃至学界、政界人士认为,人民币汇率贬值比天塌了还要严重。

从国内情况看,2015年8月-2016月12月,人民币前所未有的贬值14%,这一时期,中国工业增加值由2015年三季度的5.9%上升至2016年四季度的6.1%,第二产业GDP增速由6%上升至6.3%,所谓的人民币汇率贬值引发的危机在哪里呢?

从国外经验看,日元在2012年9月-2015年6月贬值60%,欧元在2014年4月-2015年2月贬值25%,结果并没有导致什么危机,反而日本、欧洲在2016年之后都出现了经济回暖。

邓海清指出,所谓“汇率贬值导致危机”的国家(东南亚、拉美等),其问题从来不是出在汇率贬值上,而是出在本国经济衰退或者恶性通胀上,基本面问题导致了严重的资本外逃,汇率贬值只是副产品。解决不了基本面的问题,再怎么保汇率都是无用功。

汇率,从来没有中国很多人认为的那么重要。为了保汇率,丢了外储,或者为了维持所谓“中美利差”而硬把中国无风险利率维持在不合理的水平,其实都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05

one more thing

中国央行最快本周六降准?

昨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措施。其中提到:

支持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加快已签约债转股项目落地。鼓励未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的银行增设社区、小微支行。

此后有多家券商认为,国常会定向降准的政策信号确认了政策曲线已到达顶部,未来边际放宽的政策有望继续推出。

野村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表示,在强劲的内外部逆风下,内地政策立场已转为宽松,预期中国央行将在1-2周内宣布定向降准,时间点最可能落在本周六,且可能覆蓋大多数银行,实际上等同于全面降准。

陆挺表示,此次降准的幅度对不同的银行而言,可能从50到150个基点不等,降准后,料今年还会至少再降准一次,幅度达100个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