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上周虽相对平静,但许多分析师预测,新兴市场未来几个月还将面临更多麻烦,「新兴市场虽然已经很痛苦,但苦日子还在后头」,原因包括美元流动性撤离市场,美国升息与美元升值,以及全球贸易争端的威胁。

新兴市场面临的第一个困境是美元流动性不足。去年10月起,先后有九个信评偏低的边境市场发行30年期外币公债;富达国际集团债市经理人葛瑞尔表示,「这是从未见过的事,市场一年也难以消化完」。

东方汇理集团新兴市场主管雪地科夫指出,本国货币债券情况相同,「比三、四年前难消化得多」。

新兴货币也承受压力,因投资人的积极进行汇率避险。

摩根大通新兴货币汇率指数已从今年1月时的高点下跌近10%,距离历史低点只差2.5%。

不过,新兴汇市的卖压大多集中在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及南非等逆差偏高的国家,亚洲新兴市场仍表现良好,因基本面支撑强劲,成为投资人停放资金的场所。

但亚洲的风险也显然升高,原因有二。一是美国联准会持续升息,二是美、中贸易紧张升高。分析师警告,美国一再扩大关税课征范围,不仅将伤害中国的成长,也会透过供应链效应影响亚洲其他国家。

东方汇理集团估计,美国加微关税将使中国经济成长率受损0.3个百分点,「风险将会波及所有新兴市场」。

但许多投资人对全球经济成长依然乐观,认为卖压不会过深、也不会持续太久,预料买盘将重返新兴市场,目前美元回升只是「修正」。

分析师认为,新兴市场有两项优势。首先是部分新兴央行已开始升息,有助减轻货币贬值压力;其次为市场假定保护贸易有利美元,但长期而言将不利美国。

投资经理人还没投降;由于之前操作审慎,现在也不会被迫卖出资产;但若利空不断,流动性恶化,且资金持续流出,新兴资产风险势必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