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与中国的海产品出口贸易正遭到官僚主义拖延和来自香港、越南的黑市贸易的阻碍。

澳洲对中国的直接海产品贸易额在2017年飙升至3.58亿元,而在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生效的前一年,贸易额仅为8,500万元。

但周四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澳洲政府能继续高层干预,消除一些障碍,这个数字可能会高得多。

澳中关系研究所委托悉尼科技大学撰写的报告呼吁澳洲政府能进行更多的“高层干预”,来解决这些问题。

这份名为《中国海鲜市场:澳洲出口商的机遇与挑战》的报告,将在贸易部长乔博(Steve Ciobo)主持的一个活动上发布。乔博将介绍中澳自贸协定给澳洲经济带来的好处。

2013年澳洲海产品出口总额略高于10亿元,到了2017年,增长至14亿元,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华贸易飙升。

Chinese people just under 35 kilograms of seafood per household a year.

食品安全问题

澳洲的岩龙虾是目前增长最快的海鲜出口产品,2015-16年出口额为6.93亿元,鲍鱼是出口额第二高的海鲜产品,价值1.82亿元。报告表示,三文鱼、海参、活珊瑚鳟鱼、螃蟹和大虾也很受欢迎。

出于对食品安全的担忧,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喜欢购买进口海鲜。据预计,到2030年,中国消费者将占全球鱼类消费量的38%。

悉尼科技大学传媒学院高级研究员迈克-法比尼(Mike Fabinyi)表示,香港和越南的商人运输海产品到中国进行灰色交易,这对澳洲来说是一种声誉风险,因为这些产品有时被当做澳洲产品进行营销。

阻碍澳洲海产品出口的另一个问题是,一些产品难以进入中国获批海产品物种名录。报告发现,在上榜的126个物种中,有51个在澳洲没被发现或已经灭绝。

报告称,审批过程非常缓慢,需要两国政府之间进行高层谈判才能解决这一问题。

阻碍出口

该公司还表示,检疫时间限制和标签规定经常变化(通常不事先通知)也阻碍了澳洲对中国的出口,葡萄酒行业也曾抱怨过这一点。

法比尼写道:“这实际上意味着,尽管关税有所降低,但在法律上,许多出口产品仍不被允许直接销往中国。”

中国监管部门还禁止进口任何含有二氧化硫的海产品,而澳洲监管部门允许一些海产品有一定的二氧化硫含量。

报告称:“综合来看,这些显著的非关税壁垒,对希望直接向中国出口的贸易商构成了重大挑战。因此,它们也就成为了促使灰色交易长期盛行的有力推手。”

“除了给澳洲出口商带来重大风险外,中国普遍存在的灰色交易说明,澳洲产品在中国的可追溯性很能核实。这意味着,来自其他国家的产品可能被作为澳洲产品来销售。”

“因此,澳洲优质海鲜的名声很容易被利用,而无法给澳洲的生产商带来好处。”

出口商仍处于有利地位

报告称,尽管存在障碍,但澳洲高质量、安全、管理良好的产品声誉意味着,澳洲出口商在应对中国对环境可持续海产品的需求方面处于有利地位。

现在,中国人的海鲜食用量是1978年的7倍,平均每户每年35公斤。相比之下,澳洲的人均海鲜消费是26公斤,美国和日本分别是21.5公斤和48.6公斤。

根据中澳贸易协定,从2019年1月1日起,中国对澳洲岩龙虾、鲍鱼、海参和三文鱼将免征关税,但是,中国政府的反腐行动打击了龙虾等高价海产品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