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全球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浪潮不断来袭,韩国这个国土面积仅为10万平方公里的国家刮起了一股“炒币”的旋风。不断上升的失业率、局部地区的不稳定让“泡菜民族”将注意力转向了数字货币,币民不分男女老少都加入到一夜暴富的幻梦中。

两年前,崔昌民(化名)来到上海的一所知名大学学习平面设计。作为一名韩国留学生,他在这座充满魅力的城市度过了一年多的平静生活,但在去年底这份平静却掀起了波澜。

2017年,比特币价格全年涨幅最高达到1700%。

“我是在去年初购买的十个比特币,当时是在朋友那儿听说了这个数字货币,也没有想到后来会涨这么多。”崔昌民笑着告诉懂懂笔记。

和很多关注数字货币并加入炒币大军的中国币民一样,崔昌民也逐渐被那些币圈的“暴富神话”所吸引,并在韩国同学的帮助下买入了人生中第一笔数字货币。

过去一年中断断续续听朋友提起比特币的涨跌,但是崔昌民一开始没有太在意,无论是市场在6~7月份的大幅下挫,还是到10月份开始的稳步拉升。

然而当今年1月中旬崔昌民在寒假期间回到韩国,准备调整一下自己的生活节奏时,他却发现韩国的币圈比中国更疯狂。

那一个多月里的所闻所见,将这位大二学生的价值观颠覆了不少。

“说实话,我目前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我闲暇的时候会去咖啡馆坐一下午或者去上海周边的城镇去旅行。现在我经常是每隔几分钟就打开手机看看行情,半夜也会爬起来看。” 崔昌民对不能回到之前悠闲的生活状态,也颇为苦恼。

疯狂的韩国币民

当寒假期间崔昌民同乡的好友向他推荐各种数字货币的时候,他开始感受到韩国兴起的这股炒币狂潮。

“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有数字货币钱包,每天要花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看行情上面,甚至有亲友从大企业辞职后专门炒币。我的生活和他们比起来真算是正常的。” 崔昌民两手一摊。

他发现跳出了中国币圈的疯狂后,又到另一个更为疯狂的圈子。

或许崔昌民周围的朋友只是一个极小的样本,然而下面的几组数据则直观表现出“泡菜民族”对数字货币的狂热。

韩国就业网站Saramin曾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在941名韩国受访者中,有295人投资数字货币,比例高达 31.3%,其中有80%的受访者年龄处于20岁到30岁之间。

这些韩国币民在资金投入方面毫不手软:报告显示参与数字货币的投资者平均每人投资金额为566万韩元(约5300 美元)。另外,有54.2%受访者表示把数字货币视为快速暴富的首选捷径,有47.8%的人把虚拟货币当成小额投资的工具。

在收益方面,有21.1%的受访者表示收益率约为10%,19.4%的人声称利润已经超过100%。

这种炒币狂热和乐观直接导致的后果,是韩国相关市场里的一些数字货币价格比其他国家高出近51%,多出来的这部分价格也被称作“泡菜溢价”。

有消息人士透露,某些国外交易者看到这个商机,便在国外交易市场购买比特币后转而在韩国市场里卖出,形成套利。

值得一提的是,或许担忧这种狂热的炒币氛围会带来隐患,今年1月11日韩国司法部长朴相基曾表示,政府部门正筹备禁止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相关法案。

但是消息一出立刻就引发了韩国炒币人士的强烈不满,他们上街游行反对数字货币交易被禁,并在网上请愿要求罢免金融监督委员会主席。最终,这次请愿人数竟然超过20万,而韩国总人口则是5145万。

爆炒背后的焦虑

疯狂的市场情绪下,韩国政府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据韩国媒体报道,一位20岁左右的韩国大学生购买了1.85万美元的数字货币后,于今年2月1日自杀;3月初,一位30岁韩国的互联网技术人员自杀,其朋友告诉媒体他是在数字货币上投资损失了将近1万美元后选择走上绝路。

对财富捷径的渴望,对一夜暴富的奢望,构成了这个国家年轻群体的躁动。

为什么韩国年轻人对数字货币如此狂热?这或许来源于韩国焦虑的一代以及当下社会氛围。

据韩国统计局6月23日发布的一则最新数据显示,韩国大学毕业生失业人数在今年5月达到40.2万人,创下2000年以来的月度数据新高。

数据同时显示,韩国今年5月失业率为4%,比去年同期增加0.4个百分点,这是韩国最近18年来失业率最高的5月份。其中,年龄在15至29岁的年轻人失业率为10.5%,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个百分点。

韩国企划财政部长官金东兖对此表示:失业状况“令人震惊”。

事实上,这种失业浪潮的背后成因,是韩国社会极高的教育普及率:年龄在25岁到34岁的韩国人当中,有70%受过高等教育,高中教育基本已经实现完全普及。

与之相比,目前我国高等教育入学率为42.7%,高中教育入学率为87%。

社会体系中的岗位都是按照市场的需要进行合理地分配。韩国教育普及率高,导致韩国年轻人对于一些体力劳动及其他基础岗位心存抵触,这必然会引起相当一部分人的失业,从而引发更多的焦虑。

崔昌民告诉懂懂笔记,目前韩国年轻人的压力非常大,阶级上升通道变窄让年轻人普遍存在严重焦虑感。从2015年的一份调查表示,有50%的韩国人认为自己的成就不能超过自己的父母,再2006年时这个比例还只有29%。

而从去年12月以来比特币疯狂的涨跌,加上一些舆论和媒体对币圈一夜暴富的宣传,让很多人片面认为这一轮机会稍纵即逝。崔昌民坦言,周围绝大多数亲友都是急切地期盼通过数字货币的暴涨来完成阶级的上升。

站在国家层次来看,朝鲜半岛过去这半年来的跌宕起伏,也令焦虑的韩国人将注意力从黄金逐渐转移到数字货币。

2017年7月,安理会对朝鲜实施制裁到川普对朝发表强硬言论,对韩国金融和证券市场的影响都非常巨大。

这其中耐人寻味的一个现象就是:韩国国内数字货币以太币在川普对朝讲话后的两周内暴涨了67%,而黄金涨幅却不到8%。

黄金,长期以来都被当做重要避险资产,而这次涨幅竟然没有跑赢数字货币。

事实上,对于数字货币这种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方式,韩国已经孕育了一片肥沃的土壤,并敞开怀抱迎接它的落地。

韩国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李泰奇曾对此做过分析: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韩国投资者对高杠杆的金融投资情有独钟,尤其是年轻人。而政府允许投资者进行杠杆化进行投资,是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

根据美国期货行业协会的数据,在2011年韩国政府出台一系列政策打击高杠杆的投机行为之前,韩国的股票指数期权市场活跃度一直位居全球榜首。

韩国政府的无奈

尽管韩国民间对数字货币异常狂热,韩国政府却对数字货币“忽冷忽热”。

1月22日,韩国政府规定收入超过200亿韩元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将被征收22%的企业所得税和2.2%的本地所得税,两项税收共计24.2%。

有韩国币圈资深人士对媒体表示:“韩国政府这次对数字货币交易所开刀——制定的税率接近四分之一,也许是政府将开始正式对这块新兴市场进行监管的信号。”

但是在一周后的2月1日,韩国财政部长金东兖对韩国政府将禁止数字货币交易的新闻进行了回应,他表示政府没有要禁止或打压数字货币市场的意图,并称政府马上要做的是“使数字货币交易走向正规化”。

3月17日,针对韩版微信KakaoTalk(目前韩国互联网业界巨头之一)将进行ICO的传闻,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Choi Jong-ku宣称韩国法律并不禁止海外ICO,然而该行为很有可能会违反现存针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条例。“出于对高风险的评估,保护投资者等目的,韩国政府对ICO持反对立场。”

而在最近的6月27日,现任韩国区块链协会(KBCA)主席Daeje Chin又在公开场合表示,韩国政府正准备通过政策来促进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包括培养区块链人才、扶植区块链创业公司。

韩国数字货币市场在政府一紧一松、一冷一热中缓慢前行。

当全球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浪潮不断来袭,这个国土面积仅为10万平方公里的国家刮起了一股“炒币”的旋风。不断上升的失业率、局部地区的不稳定让“泡菜民族”将注意力转向了数字货币,币民不分男女老少都加入到一夜暴富的幻梦中。

面对目前的疯狂局面,韩国政府开始逐步采取冷静与克制的态度。区块链这一新兴技术不仅仅让韩国,也让世界各国政府都在探索如何摸着石头过河,而出台完善的监管制度将其纳入正常轨道,或许才是促使它良性发展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