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人类第一次登月已过去49年,而定居月球的想法迟迟未现。

  7月4日,据外媒报道,由亚马逊创始人、全球首富杰夫·贝索斯创办的太空冒险公司蓝色起源,已制定一项“蓝月亮”新计划,将在月球上建立永久性人类定居点,预计2023年前登陆月球。该公司目前有超过1500名员工,并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共同实施长期商业解决方案。

  在大众看来,这种另类投资显得异想天开,不少互联网大佬们却乐此不疲。除了贝索斯外,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了一家太空挖矿公司,做游戏的网易创始人丁磊放下身段去养猪,活跃于社交平台的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也曾在老家包地种水稻。然而,看似不务正业的背后,也隐藏着大佬们的小算盘。

  每年卖10亿美元投资

  在贝索斯的筹划里,登月只是第一步,终极目标是帮助人类实现“月球定居”。

  早在2000年,贝索斯创建的亚马逊上市不久,商业太空公司蓝色起源就已成立。当时亚马逊还在第一次互联网泡沫里挣扎,即便后来高速发展,但依旧长期巨额亏损,因此贝索斯一直低调进行太空探索的研究。

  直到2015年12月成功实现火箭发射并回收,蓝色起源才逐渐走到镁光灯下。2016年,“新格伦”系列火箭陆续登台,客户蜂拥而至,其中包括法国卫星运营商Eutelsat Communications和风头正热的卫星创业公司OneWeb。

  根据蓝色起源计划,他们准备2018年底开展太空旅行业务。乘客可乘火箭到距离地球62公里的高空,在失重环境下体验翻筋斗,还可以透过巨大的观景窗户看流星与夜空。当然票价不菲,据外媒预测每人每次得花费10万美元-20万美元。

  贝索斯为此付出巨大代价。2017年4月,他甚至公开宣布将会每年出售10亿美元公司股票,目的就是为了资助蓝色起源项目。

  有外媒趁机问贝索斯:“太空探索是否比亚马逊业务更重要?”他不假思索地说:“是,将人类送入外太空对我非常非常重要,从长远看,蓝色起源这家公司都是我最重要的工作。”在他看来,“成功的公司常常是那些愿意开拓未知领域的企业,亦步亦趋的公司通常做得并不好”。

  而支撑贝索斯冒险的原动力,则是童年的梦想——让人类成为星际种族。

  许多年后,贝索斯依然记得外祖父的德克萨斯农场,暑假太阳火辣辣,他躲在车库里捣鼓各种工程实验。外祖父曾就职于美国前原子能委员会,在他的鼓舞下,14时贝索斯就立志做一名宇航员或物理学家。即便日后成为世界首富,他的梦想余温长留。

  除了贝索斯,在航空航天技术领先的美国,各类投资比比皆是。比如,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曾投资了一家太空挖矿公司。

  这家行星资源公司成立于2012年,可谓含着金汤勺出身。创始人是航天领域有多年经验的亿万富翁埃里克·安德森、奇点大学联合创始人彼得·戴曼迪斯,顾问是大导演詹姆斯·卡梅隆,投资人里包括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公司计划在2020年前,在太空建立一个氢能源补给基地,给太空飞行的航天器提供燃料补给。

  然而,探索背后的成本令人生疑。据科学家估算,NASA从一颗陨石上带回2000克物质,大概需要花费10亿美元。这还仅仅是运输成本,如果算上前期成分勘探和技术研发,烧钱更是难以估量。

  7年打磨一头猪拍26万

  如果说外国人忙着“上天”,中国人则是“刨地”一族的典型,尤其网易创始人丁磊对土地用情颇深。

  2003年当选中国首富的丁磊,拉开了互联网企业坐镇中国商业的时代。以轻资产游戏业务为支柱的网易,与养猪这类苦脏累生意毫不沾边。2009年初,广东省两会期间,当丁磊宣布养猪时,没人相信。三年后不见猪影,人们怀疑他在作秀,或是借机套补贴、搞房地产。

  哪怕是2013年,网易终于有了400头猪,依然被百般质疑,网易“三人组”散伙,养猪项目组的两个负责人也离开,时局陷入迷雾。

  丁磊开始造势。2015年12月,乌镇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丁磊用“味央猪”宴请大佬们,马化腾夸奖“肥而不腻”,张朝阳称赞“秀色可餐”,雷军觉得“入口即化”。

  2016年底,沉淀七年的网易猪一炮打响。趁着网易考拉“黑色星期五”大促,三头网易味央黑猪开展了为期三天的1元起拍活动。25日,第一头猪10万元成交;26日,外婆家餐饮集团创始人吴国平以16万元拿下第二头;27日,一个土豪网友撒下27万揽下最后一头。有网友调侃“二师兄的肉都赶上师傅的了”。

  线上渠道试验后,2017年9月,网易味央宣布全国的首家超市猪肉专柜,在杭州一家世纪联华店开业,这也是网易猪第一次试水线下超市渠道,与全国各地的猪肉们同台竞争。

  为什么丁磊对养猪这么执着?前网易养猪项目负责人曾对媒体透露,这源于丁磊2008年4月在重庆的一次吃火锅经历。吃喝正酣间,服务员将一盘猪血倒入锅内,丁磊觉得颜色不对劲,坚持让店家倒掉锅底,然后放下筷子,与同行人大谈食品安全问题,由此萌生了自办养猪场的想法。

  丁磊是怎么养猪的呢?2017年3月,有媒体探访了网易养猪场。坐落于浙江安吉的网易养猪场,总面积1200亩,约有120亩用于养猪,其他都被原始竹林、板栗林、茶园覆盖。净化空气、隔绝污染的同时,也可以消解养殖的有机肥料。

  猪舍更是豪华,双层屋顶和气楼配合,即使不开空调,也能保持冬暖夏凉,春秋自然通风。为了保持猪舍干净,会引导猪们自觉蹲马桶、排队上厕所,实现进食、休息、排泄三点分离。

  此外,猪场全场wifi覆盖,内外装音响,分时段播放网易云音乐《网易味央黑猪宇宙大碟》的不同乐曲,比如“起床旋律”、“吃饭进行曲”、“哺育之歌”、“睡觉摇篮曲”,而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猪们放松心情,保持天性。有人参观完感慨:“没有一点传统猪场的气味,猪的幸福指数比我高。”

  万亿经济在招手

  看似大佬们不务正业,凭着爱好想当然投资,而作为精明的生意人,他们早打好了小算盘。

  网易农业事业部负责人曾透露,网易做农业追求盈利,是要卖东西的,“民以食为天,13亿中国人总要吃东西,农业永远有市场”。

  事实上,养猪并非网易农业的首选。2017年3月,丁磊在直播中透露,选择养猪之前,也想过种植类、养殖类,比如种蓝莓,或者养鸡养鸭,但是养猪的市场空间最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我国猪肉产量5340万吨,生猪出栏6.8亿头,进口121万吨,出口5万吨,可见内需市场极大。另外,从猪的育种到屠宰、加工、配送、销售,产业链很长,但基本不透明,消费者对猪肉安全问题知之甚少,后入局者的改造空间很大。

  相比地面的生意,外太空的生意也藏着金矿。

  贝索斯即将探索的太空旅行,已经有多家公司捷足先登。美国山猫二号太空飞船在2015年投入运营,把游客带到海拔103公里的太空体验一下,费用就需要10万美元-22美元不等。而全球第一个太空游客,美国富豪丹尼斯-蒂托,在2001年游览时花费了2000万美元。

  这项生意客单价高,但太低频,有钱人多,只是有钱并且热爱太空旅行的人并不多。在太空生意里,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的太空采矿被寄予厚望。

  从本质上来说,小行星是太阳轨道上的大量岩石集合体,主要成分有铂、黄金、铁等。根据麻省理工的研究,单个500米宽小行星的铂矿蕴藏量,几乎是地球每年铂矿开采量的近175倍。

  美国一家专门做小行星矿产价值评估的网站Asterank,可以结合小行星光谱分析测算其体积和矿物种类,并根据市场价估算行星矿物价值。一个位于火星与木星轨道间的小行星带,主要矿物为铁,估值近100万亿美元,相当于2017年美国GDP的5倍,而这样的土豪行星比比皆是。

  2017年4月,高盛发布报告,称太空经济将成为下一个风口,未来20年间规模可达数万亿美元。据CB Insight统计,2000年以来,太空相关的初创和巨头公司已吸引超过130亿美元投资,仅2015年就有超过50家风投公司涌入太空领域,一年投资规模超过过去15年累计额。

  不过,巨额成本也意味着更多不确定性风险,目前除了太空旅行外,其他太空类探索项目多在研究阶段,大佬们能否收获高回报,为另类投资正名,还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