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7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要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额外加征10%的关税,中美贸易战刚刚打响就面临战火升级。

在美国国内,自经济危机之后,美国货币政策十分宽松,很长一段时间联储利率都是0。最近,美联储加息的消息显示美国决定将经济泡沫挤一挤,这项决策,对澳洲也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澳洲的前央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经济学家数十年来首次公开对澳洲公共货币政策提出警告

“ 

尽管整个加息过程应该是

在数年内循序渐进,

但是澳大利亚不得不面临的风险是,

目前1.5%的央行现金利率太低。

——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

杰弗里•卡迈克尔(Jeffrey Carmichael)作为APRA的第一任主席、全球货币专家,他表示,澳大利亚央行 (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 早就应该调高官方利率,并且至少加息8次

 

那么我们不得不考量一下,一个国家的央行加息,对整个国家来说的意义是什么。

以美联储为例:

美联储加息,使得在美国存钱的利息变高,美元变得更加抢手,这样一来,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借贷的成本也随之变高,进而使市场的利息也增加

加息的目的包括减少货币供应、压抑消费、压抑通货膨胀、鼓励存款、减缓市场投机等等。

 

在美国经济出现复苏以后,美联储的加息,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刺激那些投资在外的美元回流,赶紧还债,否则后期成本将增高。

来自美国的两位货币专家认为:澳洲市场有足够的能力适应利率上涨(包括房地产市场),但是澳洲央行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使得澳大利亚在资本出现外逃的时候将会很脆弱。

Part

2

和央行的担心一样,卡迈克尔担心的是,继续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会鼓励过度借贷房产泡沫的出现。 
“ 

就经济增长和就业而言,

目前的经济相当强劲。

——Jeffrey Carmichael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高级经济学家马修•哈桑(Matthew Hassan)认为,人们对经济越来越乐观,推动了市场人气上升。预计到今年下半年,就业率将继续以高于人口的速度增长,这表明失业率将进一步下降,工资增长将逐渐加快

卡迈克尔还表示,央行对家庭是否能承受较高利率的担忧可能有些过头了。随着抵押贷款债务和房价在过去五年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加息是保障金融稳定的重要手段

Part

3

澳洲统计局公布,今年五月份,自住房的贷款总额增加了1.1%,全国房贷总额为319.06亿澳元

目前,澳洲银行业普遍面临融资成本上升、皇家委员会调查导致监管成本上升、房价下跌导致贷款业务增速放缓,这些问题即将成为压垮小型银行的最后几根稻草。

澳洲第五大银行,麦考瑞银行也顶不住压力,加入了由AMP银行、昆士兰银行、IMB银行、Suncorp银行等组成的提高利率小分队,为了确保利润率而提高了浮动贷款利率

 

麦考瑞银行占抵押贷款市场的2%左右,它决定将本息同还的自住房贷款浮动利息上调6个基点,而只还利息的自住房贷款、投资房贷款以及自营养老金等浮动利率将上涨10个基点

 

同时,麦考瑞银行下调了三年固定贷款利率,下调幅度为10个基点

 

Part

4

卡迈克尔博士认为,如果目前澳洲央行的现金利率不是现在的1.5%,而是在3%-3.5%左右,他将会对澳洲经济“更有信心”。

卡迈克尔博士说,他相信加息也将有助于澳大利亚重新恢复经济繁荣。

 

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RPA)于五月宣布,其将对风险较高的房屋贷款进行第三轮宏观审慎监管,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澳洲央行会在2019年第一季度加息。

然而,前段时间的银行业丑闻以及皇家委员会的调查使四大银行的声誉大大受损;银行也并不想在现在这样的敏感时期被政客们抓住小辫子,因此,澳大利亚四大银行目前还在想办法保住现有的低利率。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经济学家认为,今年8月和11月将加息0.25个百分点,根据经济数据的强弱再决定是否在2019年再次提高0.5个百分点。

瑞银(UBS)的分析师乔纳森·莫特(Jonathan Mott)也表示,大银行可能在下个月重新调整贷款利率,把上涨的融资成本转嫁给客户。

就现在的经济形势来看,央行的加息可能会提早在2018下半年到来。

似乎“早涨晚涨,早晚得涨”是澳洲经济学家信奉的真理,四大银行的挣扎终将被经济形势镇压,有房贷的朋友们,你们做好准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