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光:中国经济能以5-6%的高速增长很长时间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 著名经济学家黄有光

近日中国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陆续公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于7月16日发表了世界经济前景的七月份更新报告。根据这些最新数据,我们对中国的经济与股汇市能够有哪些看法呢?这些数据是否支持中国股市这一两个月来超过百分之十的下跌呢?

根据已经公布的数据看,大体可以说,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大体而言都是正面的。例如,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16日公布,今年上半年中国GDP总量418961亿元(人民币),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8%。二季度同比增长6.7%,增速比一季度放缓0.1个百分点,连续12个季度保持在6.7%-6.9%的高速增长区间。更加可以圈点的是,最近的高速稳健增长是在内进行去库存与去 杠杆,在外面对特朗普的贸易战威吓下取得的。其次,这些高速增长是在物价上涨率很低的条件下取得的。

根据IMF的报告,对2018与2019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全世界这两年的预测都是3.9%;美国的是2.9%(2018)与2.7%(2019);中国的是6.6%(2018)与6.4%(2019)。这些预测与其四月份报告的预测没有改变,而这些预测数字都是很高的增长率。

IMF四月份与七月份的上述预测虽然没有改变,但对世界经济前景的讨论是有区别的。四月份的报告虽然也有提到贸易纠纷的挑战,但在七月份的报告时,贸易战已经是事实,因此,七月份的报告的前景看法比较悲观。

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价值中,有很大部分是由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提供附加值的中间产品组成的。考虑这点,以出入口毛价值计算的美国对中国的入超,是夸大了实际的情形。短期变化比较难预测,但中长期而言,理性的因素应该会起比较大的作用,中美能够比较理性解决贸易争端的可能性应该是很大的。

另外一个短期正面而中期负面的是特朗普的减税。这是在美国已经处于经济周期的上升期,应该增加而不是减少税负的时候进行的。有如美国前联邦储备局(中央银行)委员会主席伯南克所说,这违反经济学的政策,虽然短期有刺激经济的作用,但中长期是不利的。

中国国内的问题,尤其是人们关心的债务问题,应该会随着减低杠杆率等改进而减少。何况中国债务问题的严重性并没有人们所担心的那么大。有如笔者以前在本栏所述,有许多原因使中国更加能够处理债务问题,包括:

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很高,只要债务不高速增加,可以用增长与时间来解决问题。

中国的储蓄率很高,即使债务与GDP的比例相当高,问题也比较小。你是否能够还债,不只是看你的收入,更要看你的储蓄量。

中国的债务主要是内债,是本国人欠本国人的,不是欠外国人的。

中国的债务主要是私人债务,不是政府债务。

政府的资产比其欠债大很多。

现在的债务一方面是以前的一些必要政策,例如2009年应付全球金融危机的四万亿所造成的。

中国政府有强大的处理危机的能力。

综合国内外各种因素,笔者对中国经济的前景依然是乐观的。绝大部分以前使中国高速发展的因素依然部分存在, 因此,中国应该能够以5-6%的高速增长好长的一段时间。例如以前的人口红利已经不再适用了,但多年来的基础设施投资的红利还会维持很长的时间。中国现在能够依靠引进外国技术的空间比以前小了,现在更加需要靠自己的创新。但笔者信任中国人在这方面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