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澳洲审慎监管局主席Wayne Byres

随着银行上调自住业主和投资者的贷款利率,持有多达2400亿元房贷债务的借款人受到更高利息的打击。

除此之外,更高的融资成本正开始渗透到不受监管的影子银行业。在影子银行领域,数百亿元的贷款——通常由风险较高的“不合格”借款人持有——也面临着大幅加息。

由于仓储融资成本飙升,在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监管范围外的非银行贷款机构正被迫上调贷款利率。

从Yellow Brick Road、Pepper Group、State Custodians、Homeloans&Loans.com、Resi Mortgage Corporation、Vow Financial和其他不受监管的贷款机构借贷的借款人,如今正面临上涨的按揭还款。

影子银行是澳洲增长最快的抵押贷款行业,它们利用主要银行提供的短期过渡性融资(即仓储式融资)来发放住房贷款,然后将这些贷款打包成抵押债券,卖给投资者。这些非银行金融机构通常为风险较高或者不符合主流银行正常放贷标准的客户提供服务。

但是,随着澳洲银行融资成本飙升至7年来最高水平,仓储融资提供商现在把成本转嫁给了影子银行,后者可能对借款人施压,使更多高风险借款人陷入房贷压力和欠款。

“如果利息上涨,抵押贷款利率上升,所有人都会受到影响,”ADCM Services信贷市场分析师Philip Bayley说道。“如果你是一个风险较高的借款人,那么你受到的影响可能会大一些,因为你需要偿还更高的利息。如果要预计贷款拖欠率上升的话,我将首先想到非银行部门,因为这是我认为会率先出现压力迹象的地方,”Bayley表示。

“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出现任何真正迹象,但你不得不认为,如果利率继续上升的话,这只是时间问题。”

最近,除了麦格理外,其他受监管的贷款机构也上调了利率,包括AMP Bank、本迪戈银行、昆士兰银行、ING Direct、ME Bank、Suncorp和花旗银行以及Beyond Bank、Auswide Bank、MyState和Qbank等小银行。

根据行业跟踪机构RateCity的数据,各个机构的加息幅度各异,低至Beyond Bank的约6个基点,高至非银行贷款机构Pepper的55个基点,或者某些AMP产品的加息幅度高达57个基点。对于一笔50万元的贷款,平均利率每增加10个基点,每年的按揭还款就会增加358元。对于100万元的贷款,每年要多还715元。

已上调利率的受监管银行总计持有约2400亿元未偿贷款。在1.6万亿元的抵押贷款债务中,约有75%由大型银行持有,这些大银行尚未上调利率。

包括花旗在内的分析者认为,各大银行可能会抑制加息,直到它们在9月进行财年年终决算。四大银行持有总共1.35万亿元的房贷。

严格的政治审视和正展开调查的皇家委员会使得银行不愿采取行动。近年来,所有大型银行都把握了获取廉价长期资金的机会。

近期美国官方利率的上调,一直在推高全球资金成本,但监管机构要求澳洲银行持有更多流动性资金,这也给融资成本带来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