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澳洲審慎監管局主席Wayne Byres

隨着銀行上調自住業主和投資者的貸款利率,持有多達2400億元房貸債務的借款人受到更高利息的打擊。

除此之外,更高的融資成本正開始滲透到不受監管的影子銀行業。在影子銀行領域,數百億元的貸款——通常由風險較高的“不合格”借款人持有——也面臨著大幅加息。

由於倉儲融資成本飆升,在澳洲審慎監管局(APRA)監管範圍外的非銀行貸款機構正被迫上調貸款利率。

從Yellow Brick Road、Pepper Group、State Custodians、Homeloans&Loans.com、Resi Mortgage Corporation、Vow Financial和其他不受監管的貸款機構借貸的借款人,如今正面臨上漲的按揭還款。

影子銀行是澳洲增長最快的抵押貸款行業,它們利用主要銀行提供的短期過渡性融資(即倉儲式融資)來發放住房貸款,然後將這些貸款打包成抵押債券,賣給投資者。這些非銀行金融機構通常為風險較高或者不符合主流銀行正常放貸標準的客戶提供服務。

但是,隨着澳洲銀行融資成本飆升至7年來最高水平,倉儲融資提供商現在把成本轉嫁給了影子銀行,後者可能對借款人施壓,使更多高風險借款人陷入房貸壓力和欠款。

“如果利息上漲,抵押貸款利率上升,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ADCM Services信貸市場分析師Philip Bayley說道。“如果你是一個風險較高的借款人,那麼你受到的影響可能會大一些,因為你需要償還更高的利息。如果要預計貸款拖欠率上升的話,我將首先想到非銀行部門,因為這是我認為會率先出現壓力跡象的地方,”Bayley表示。

“目前,我們還沒有看到出現任何真正跡象,但你不得不認為,如果利率繼續上升的話,這只是時間問題。”

最近,除了麥格理外,其他受監管的貸款機構也上調了利率,包括AMP Bank、本迪戈銀行、昆士蘭銀行、ING Direct、ME Bank、Suncorp和花旗銀行以及Beyond Bank、Auswide Bank、MyState和Qbank等小銀行。

根據行業跟蹤機構RateCity的數據,各個機構的加息幅度各異,低至Beyond Bank的約6個基點,高至非銀行貸款機構Pepper的55個基點,或者某些AMP產品的加息幅度高達57個基點。對於一筆50萬元的貸款,平均利率每增加10個基點,每年的按揭還款就會增加358元。對於100萬元的貸款,每年要多還715元。

已上調利率的受監管銀行總計持有約2400億元未償貸款。在1.6萬億元的抵押貸款債務中,約有75%由大型銀行持有,這些大銀行尚未上調利率。

包括花旗在內的分析者認為,各大銀行可能會抑制加息,直到它們在9月進行財年年終決算。四大銀行持有總共1.35萬億元的房貸。

嚴格的政治審視和正展開調查的皇家委員會使得銀行不願採取行動。近年來,所有大型銀行都把握了獲取廉價長期資金的機會。

近期美國官方利率的上調,一直在推高全球資金成本,但監管機構要求澳洲銀行持有更多流動性資金,這也給融資成本帶來了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