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IMF)日前预测,委内瑞拉通膨率在今年底前将达1万倍,纸钞甚至沦为圣诞节装饰品,有难民甚至用纸钞编织提袋赚美元。

逃离国家经济危机的委内瑞拉人,有人将一文不值的委内瑞拉玻利瓦(bolivares,委内瑞拉通膨率极高的钞票货币)编织成皮包、提袋及钱包。他们通常使用两到三种面额的钞票来编织一个袋子—面额25,000至50,000玻利瓦的500张钞票,但它们的实际价值仅10到20分美元,如此编织作法,可让有些人去赚取足够的钱来喂饱自己。

委内瑞拉恶性通膨的情况将跟1923年的德国及本世纪头十年末期的津巴布韦类似,且该数字远高于数月前预估的128.75倍,而委国通膨情况最终可能像IMF预测的那样,更加恶化吗?

落到这地步 归咎前总统查维兹

华盛顿邮报分析,历史虽告诉我们事情总往更坏方向发展,但委国可能不会出现如此情形,而该国之所以落入现在这番田地要归咎其前总统查维兹。

前总统查维兹奢侈的支出计划,以及对国营石油公司的管理无能,导致即便油价处在每桶100美元时,委国仍无足够的石油美元来支付帐款,更何况是在页岩油革命导致油价下跌许多的现在,而这也让该国政府必须狂印钞票来填补财政赤字,结果造成经济螺旋式下降,物价上涨速度加快,导致委国货币玻利瓦过去6年半在黑市的汇率已贬值99.9997%。以2012年为例,当年的33万3333玻利瓦如今仅价值1美元。

自我毁灭 并不一定会带来毁灭

目前没人知道委国情况会变得多遭。全球恶性通膨顶尖专家之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史帝夫.汉克说,「你无法预测恶性通膨的过程和持续时间」,并称IMF甚至尝试预测都是「不负责任的」,因恶性通膨更像是种政治现象而非经济现象,且即便委国政府已将玻利瓦面额砍掉5个0,但只要选择继续印钞,持续时间将比你想象的还长。

报导指出,委国政府的这种自我毁灭行为,最终并不一定会带来毁灭,因为处在恶性通膨的政权,往往尝试透过设定官方汇率的方式,否认恶性通膨正在发生,而这项手段意味着他们仍能换得美元,即便本国货币价值大贬。汉克估计,这样做能在一天内获利2092%,并指这是政权能将他们所选择的人留在身边的一种方式。

两大撇步 能终止恶性通膨

此外,恶性通膨就像所有事情一样终将结束,而在政府不拖延情况下,有两种方法能终止恶性通膨。第一个是汉克所说的「重订货币单位的物理约束」,亦即印钞速度不够快,就像已故南斯拉夫强人米洛塞维奇在1990年代所做的那样,试图透过滥印钞票引爆恶性通膨来支付战争费用,直至所有印钞厂满载,让他别无选择只能停下来,而委国已出现类似情形。不同之处在于它不印钞,而是从专业经销商处进口货币。

第二个终止恶性通膨的方法就是人们停止接受货币。当这种情况发生,政府就没理由继续印钞。

人类史58次恶性通膨 委国只排第23名

虽然委国恶性通膨终将结束,但恐得经过很长一段时间,而当时让南斯拉夫政府停止印钞的通膨率为每月313万倍,津巴布韦则为7.96亿倍,但汉克估计委国月度通膨率只有几百,以年来计算的话则为400多倍,算是相当温和的恶性通膨,在人类史上58次恶性通膨中只排在第23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