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講一位鐵娘子的故事。

她沒事就愛給大佬開天價罰單,還喊話要把谷歌拆了。

這事要從去年開始發力的歐盟說起,歐盟相繼盯上了蘋果、谷歌等美國科技巨頭,接連開火要錢。

而首當其衝的便是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瑪格麗特·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

這位鐵娘子全程參與一系列叫囂科技大佬的事務,有着“歐盟最強勢女人”美譽。

江湖流傳着關於鐵娘子的傳言:沒有瑪格麗特開不了的罰單,只有她懶得盯上的公司。

2014年10月被提名為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的瑪格麗特在出席歐盟議會聽證會曾這樣說,“不會把歐盟的罰款僅僅體現在會計賬目上”。

而後,她也確實是這樣身體力行的。

2015年4月,剛剛上任一年的瑪格麗特就瞄上了谷歌,提出要對谷歌進行反壟斷調查。

谷歌起初也是一副大佬姿態,心想:就憑你也想扳倒我??

然後還冠冕堂皇來了申明:不管是網頁搜索還是安卓軟件,谷歌始終如一秉承着絕對公平。

谷歌這麼有底氣也是不無道理的,因為在與政府打交道上,它們一套一套的。

瑪格麗特並不是始作俑者,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也曾對谷歌發起反壟斷調查,但後來就沒下文了。

並且瑪格麗特的前任歐盟競爭專員喬奎恩·阿爾穆尼亞(Joaquin Almunia)也跟谷歌打了5年的拉鋸戰。

但無奈這位仁兄一次次敗下陣來,期間曾三度與谷歌達成協議。

但瑪格麗特只相信市場規律和公平競爭的原則,放話第四次協議免談!

她指出:谷歌收集的數據,給社會帶來了一系列問題。主導市場的公司有責任管控自己的能力,無論是自身所在的行業,還是對鄰近行業。

還不等谷歌解釋,她直接開罰單了:準備好60億歐元吧!

這個數字你可能還沒有概念,這對於2015年的谷歌來說,是其全年營收的10%,赤裸裸天價罰單咯。

谷歌自是不服氣的,難道搜索引擎做得無敵好,反是一種過錯?

對此,瑪格麗特如此回應:安卓手機上都得用谷歌瀏覽器和谷歌搜索引擎,競爭對手沒有展示的舞台,這不是反創新是什麼?谷歌你不是製造市場紊亂,是什麼?

2017年,歐盟終於成功撬開谷歌的嘴,以其壟斷購物服務為由罰款24億歐元。真鐵娘子,瑪格麗特是也!

不過鐵娘子的野心還遠不止於此。

在她看來,24億歐元的罰款對於谷歌來說太小兒科。面對谷歌的市場壟斷,她覺得到必要時,把其拆掉也是OK的。

當然,倒霉的可不止谷歌一家,患難兄弟還有蘋果、星巴克等。

2016年,蘋果在愛爾蘭享受了稅收優惠後,瑪格麗特立即指出這是違反法律的政策優惠。

蘋果CEO蒂姆·庫克隨即表示,瑪格麗特是含有政治意圖的胡說八道。

但瑪格麗特不玩虛的,向蘋果開出了145億美元的罰單。

舉兩個例子,給大伙兒看看鐵娘子口才那叫一個絕。

蘋果遭殃後,瑪格麗特表態自己其實是蘋果的忠實用戶。但她表示,哪怕是給人類帶來翻天覆地變化的技術創新公司,也要有同等的法律約束。

大寫的服氣!

後來特朗普在G7峰會上直呼瑪格麗特為“稅女人”(Tax lady),甚至扯皮她不喜歡美國。

瑪格麗特對此回應,“按照事實關係,我確實是女人,我的工作也確實和稅有關。但說我不喜歡美國的觀點是錯誤的。”(哈哈哈,回得漂亮!)

那麼,令科技大佬聞風喪膽的鐵娘子究竟是怎樣煉成的呢?

1993年,瑪格麗特從哥本哈根大學經濟學畢業。

21歲時,她已經是丹麥社會自由黨的執行委員。33歲時,瑪格麗特當選為丹麥國會議員。

2007年當選為社會自由黨代表。到了43歲那年,瑪格麗特又成為了相當於副總理級別的丹麥經濟內務部長。

2011年,當選為丹麥副總理兼經濟內務部長的瑪格麗特,通過減免各類企業費用,把就任之初5.9%的失業率降低至4.1%。

丹麥前首相赫勒·托寧·施密特大為讚賞,稱“只要瑪格麗特願意干,沒有事情能難倒他。”

2014年,瑪格麗特當選歐盟競爭專員。上任後,開啟了她的“罰單女王”之路。

如今,影響力與日俱增的瑪格麗特是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熱門人選。

法國總統馬克龍公開為其站台,聲稱在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人選上會支持瑪格麗特。

但是,你能想象這樣一個雷厲風行的鐵娘子,私底下其實很小女生的。

瑪格麗特非常喜歡手織小東西,最擅長的是織大象。

在前往歐盟就職之前,她給自己的繼任者丹麥經濟部長送過自己織的大象作為禮物,她還說道:

“大象是一種社會性、有遠見的動物,他們群居生活,雖然記性很好,但從不記仇。”

而瑪格麗特的家庭也是溫馨幸福。老公是一名教師,婚後育有三個女兒。

因為工作,瑪格麗特在歐盟總部所在地布魯塞爾工作生活,而她的家人都是在丹麥哥本哈根的。於是每個周末,瑪格麗特都會回丹麥與家人團聚。

“當市場成為一切後,你發現有些公司一直在欺騙用戶,用戶無法自我掌控,而我們有能力改變這一切。”瑪格麗特說。

忘了說,瑪格麗特在丹麥被稱為“推特女王”,她在推特上粉絲高達24萬。

看來被這位兼容並蓄的鐵娘子迷住的人,可不在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