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每日經濟新聞》8月2日報道,曾做空港股上市公司新秀麗的空頭,又盯上了一家在美上市中概股。

中國數據中心基礎設施和服務提供商萬國數據(GDS Holdings Ltd)股價在美股市場周二的盤中一度暴跌40.5%,最終收跌37.2%,市值在一個交易日內蒸發16.2億美元(約111億元)。沽空公司Blue Orca當地時間7月31日發布沽空報告,稱萬國數據的估值為每股ADR 4.32美元。

 

就在Blue Orca沽空報告發布後的當天,美國知名律所Block & Leviton LLP就宣布,正式介入對萬國數據及公司某些高管、董事是否違反美國聯邦證券法的調查。

北京時間8月1日晚間(美股盤前),萬國數據官方回應Blue Orca的沽空報告,稱報告中的指控是錯誤的,結論是不準確的,並且是基於對公司業務的誤解。美股周三開盤後萬國數據跳空高開逾25%,但隨後回落至22.64美元。

Blue Orca:萬國數據將其數據中心的利用率誇大20%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萬國數據官網了解到,公司成立於2006年,總部位於上海浦東區楊高南路428號由由世紀廣場2號樓2樓。公司的T3+等級數據中心位於北京、上海、深圳、香港(專題)、成都、廣州,佔地面積和電力密度均是是國內數據中心平均標準的2倍。萬國數據還是內地第一家為銀行、基金、保險和政府機構提供災難恢復外包與諮詢的公司,彭博終端機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萬國數據總員工數為740人。

Blue Orca在其網站發布報告稱,萬國數據誇大了營收和EBITDA數據,並稱其對萬國數據股票的估值僅為4.32美元。Blue Orca還總結道,該機構認為萬國數據的股價可能會輕鬆歸零。

 

 

萬國數據美股周二盤中暴跌(圖片來源:雅虎財經)

Blue Orca首席投資官索倫·安達爾也承認,他正在做空萬國數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年初至本周一Blue Orca的沽空報告發布之前,萬國數據的股價已經累計上漲超過50%,自2016年11月IPO以來更是累計上漲近350%。

在當地時間本周二發布的一份長達53頁的沽空報告中,Blue Orca稱目前萬國數據的EV/TTM EBITDA達到了令人感到荒謬的80倍——哪怕其利息支出現在已經超過了公司上報的毛利潤。

投資者一直都坐視不理萬國數據驚人的債務負擔,原因是對該公司未來增長抱有信心。Blue Orca認為,自從IPO以來,萬國數據一直都在不顧一切地借債,通過抬高未披露相關方收購交易的收購價的方式,給公司內部人士帶來了至少6.96億元人民幣(專題)的收入。

報告還補充稱,萬國數據正在誇大其服務區域的規模和利用率,從而誇大了上報營收和EBITDA(即未計入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的盈利)數據。從Blue Orca的建模分析來看,其推測萬國數據將其數據中心的利用率誇大了20%。

 

 

圖片來源:萬國數據官網

在Blue Orca的報告發布後,萬國數據在美股周二午休之前就下挫近20%,午後擴大跌幅,收盤報21.83美元。但Blue Orca對萬國數據的股票估值僅為4.32美元。Blue Orca還指出,即便是這一估值也很可能是保守的。

萬國數據回應:報告指控是基於對公司業務的誤解

北京時間8月1日,萬國數據通過官網發布對Blue Orca的回應,稱該沽空公司報告中的指控是錯誤的,結論是不準確的,並且是基於對公司業務的誤解。

萬國數據董事長兼CEO黃偉也表示:

我們希望我們的投資者意識到,這份沽空報告里的觀點僅僅是賣空者的觀點。沽空公司發布這份報告的唯一目的就是從公司股價的下跌中獲利。我對公司管理團隊充滿信心,也相信他們將繼續為客戶服務,而不被這些毫無根據的指控所分心。

以下是萬國數據回應原文:

1. 數據中心的服務和使用區域:

萬國數據將廣州GZ1數據中心容量進行了100%的利用,並供兩個客戶使用。公司目前正在收取來自這兩個客戶的收入,佔到GZ1數據中心總承諾容量的94%,這與公司對“使用區域”的定義一致。Blue Orca報告中提到的兩家運營商正在租賃上述一家客戶所使用的數據中心容量。

2. 採購價格和某些收購的關聯方性質:

萬國數據提交給美國證交會(SEC)的文件中披露的支付金額是準確的。中國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的相關文件只反映了上述內容的一部分。沽空報告中列出的被收購的數據中心的員工、懂事或股東,在任何時候都不是萬國數據的員工、董事或關聯方。

3. 融資和債務:

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的萬國數據,是公司在海外籌集長期資本的實體。根據包括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SAFE)在內的相關規定,萬國數據只能通過外管局的批准將資金從境外匯入境內。因此,萬國數據是將公司現金存放在海外,直到有特定需求的時候才匯入國內,並且公司在中國內地已完成資本注入。

 

 

圖片來源:Capital Watch

4. 應收賬款餘額的增加:

萬國數據的應收賬款周期(包括未結算的應收賬款)約為70天。未結算應收款出現在業務過程中也屬於正常現象。較高的未結算應收賬款反映了萬國數據客戶 向大型雲客戶(主要是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的轉變。萬國數據的應收賬款日在市場實踐中很正常,而且公司已經有三年沒有壞賬了。

5. 延長應付賬款周轉天數:

萬國數據計算應付賬款周轉天數的方式是,平均的應付賬款除以運營和資本支出方面的總購買量,再乘以360。根據公司定義,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應付賬款周轉天數分別為119天、106天和122天。

總而言之,萬國數據駁斥了Blue Orca沽空報告中的指控,並保留對Blue Orca Capital和/或負責該報告的人採取適當法律措施的所有權利。同時公司也保留在未來數天或數周內提供更多細節以進一步反駁該沽空報告的權利。

那些年被阻擊的中概股們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除了最新的萬國數據外,近段時間以來也有兩家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被美國的沽空公司做空:今年6月,因阻擊輝山乳業一戰成名的渾水創始人卡森·布洛克表示他正在做空中國的課後輔導公司好未來,當天好未來收跌近10%。Spruce Point今年6月份也表示正在做空中國的互聯網社交平台陌陌。

其實港股和美股上市的中國公司被美國沽空機構做空已有數年的歷史。近年來,在對中概股和內資股的沽空中,渾水、格勞克斯研究、匿名分析等境外機構頻繁活躍於一線。

2016年的12月16日和19日, 渾水接連發布了兩篇做空輝山乳業的報告。然而,之後輝山乳業的走勢一直平穩,直到2017年3月24日, 輝山乳業臨近午盤結束突然暴跌,跌幅最高擴大至超過90%,截至當天中午收盤暴跌85%,午後停牌。至今也一直處於停牌當中。

 

 

渾水針對輝山乳業的沽空報告

除了輝山乳業,近5年來被渾水盯上的知名中概股和內資股包括新東方、網秦(現已改名凌動智行)、東方紙業和奇峰國際。其中, 奇峰國際目前仍處於停牌中,網秦股價至今累計暴跌95.9%。新東方被做空以來則累計上漲577%。

另一家知名沽空機構格勞克斯研究,最著名的一役非沽空德普科技莫屬——格勞克斯報告發布後德普科技股價一天內一度暴跌9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