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最近依然风声鹤唳。

8月3日下午,离岸人民币跌破6.91后,又迅速反弹到6.83,很明显,在这个时刻,“央妈”出手了。

同日晚上,“央妈”决定,自2018年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

这就好比你每跟银行兑换100元人民币,银行就要拿出20元准备金给“央妈”。

大家可以简单理解为兑换美元的成本高了,而成本最终转嫁到你身上,成本高了,换汇的阻碍就大了。

可以说,这是“央妈”稳定汇率的一种手段。

“央妈”开始出手,是不是意味着“央妈”要选择保汇率呢?而这人民币贬值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中国经济会走向何方?

01

趋势已定,年底站上7.5

自从2014年,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是选择保资产还是保汇率。

如果要保汇率,“央妈”就要跟着实施紧缩货币政策,但在国内债务高企的状况下,资产价格(主要指房地产)泡沫就会被刺破,这会引发一系列的经济危机直接造成经济硬着陆。

如果要保资产,“央妈”就只能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在汇率贬值预期得到充分释放之后,通常会在半年之内稳定下来,产生的负面面影响就是通胀走高,老百姓财富被稀释。

但从2014年-2018年4月,我们都看到这样的结果: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保持坚挺,同时资产价格一直高涨。

很明显,我们国家的想法是既要……又要……。

但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在放任资产泡沫一路膨胀的同时,汇率却可以一直保持坚挺,国家只能干预汇率,也就是在离岸市场大量抛售美元,买入人民币。

所以,我们看到,我们的外汇储备从4万亿美元左右,狂掉到现在的3.1万亿美元左右,在外储常规支出没有大的变化的同时,我们可以推断“央妈”其实利用了将近1万亿美元来干预汇率。

但时至今日,外汇储备已经接近3万亿美元的关口;在逼近这个关口的同时,我们看到“央妈”对外汇的管制,从原来的某个节点扩大到全面性质的管制,这说明3万亿美元就是国家的外汇底线。

细心的人会发现,早在去年元旦开始,“央妈”率先对居民换汇开始限制。这种限制当时表面上没有减少每个居民一年5万美元的换汇额度,但是增加了换汇难度,需要提供类似使用用途的证明,比如机票等证明。

再后来,对居民换汇的限制开始从某几个银行扩大到所有银行,并且对每次换汇的额度开始调低。直到最近,这种管制,现在已经蔓延到航空公司。

我们知道,航空公司是消耗外储(美元)最厉害的行业之一,其中的大头是航油和航材。最近,中国南方航空连发给乘务员每次飞往国外的过夜补助,都从原来的直接发放美元现钞改为发放人民币了。

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央行是在捍卫3万亿美元的底线关口,既然外汇储备落到这个地步,自然没有能力继续在离岸市场继续强硬地干预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所以我们才看到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今年一路狂跌。

拖到现在,人民币汇率已经无法再保了。

如果汇率保不了,按道理资金会因为贬值预期更加恐慌,流出会更快,这会直接造成国内各个资金市场被严重抽血,最终结果连资产价格都无法保全。

但我们知道,楼市或者房价绑定国家经济,在政府“稳定压倒一切”的认知框架下,必然会力保资产价格,稳定楼市。

那我们为什么会看到8月3日人民币兑美元触及6.91的低点时,“央妈”再次出手呢?

出手只是怕人民币贬值速度太快,严重强化市场对贬值的预期,急剧加速资本的恐慌及资金外流,才不得不暂时出手稳住。

所以,虽然央行知道汇率也无法稳下去了,但必要的时候还是要稳,比如“央妈”调整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是为了预防资本外流,守住外汇储备的一种手段。

但我认为,在人民币今年开始走上贬值通道的过程中,途中任何的拉高回升,都属于“央妈”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管理,说白了就是烟雾弹,是无法持续的,是间歇性的,是带有安抚市场情绪性质的。

我的判断是:在美联储步入新的加息周期的当下,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深化,又叠加国内实体经济的凋敝和金融系统的债务风险骤升,人民币贬值已成趋势。

同时我判断,如果按照上半年这样的趋势,美元兑人民币离岸汇率不仅仅重回7字头,并且会在今年年底站上7.5的高位。

02

资本外逃,唱响挽歌

我上面讲到,如果人民币贬值预期强烈,资本会外流。

这种外流,哪怕“央妈”如何干涉,也是阻止不了的,“央妈”其实只能缓解这种外流的速度,但无法改变这种趋势。

况且,资本外流会使人民币贬值预期叠加,形成恶性循环,现在的结果就是最好的明证。

可能有人会问,什么是资本外流?

说白了,就是大家都觉得美元比较值钱,而资本都是有趋利性的,就会把中国的资产换成人民币,再抛售人民币换成美元,汇到外国的银行或者投资到国外的资产。

我们都知道,市场一旦恐慌性地抛售一件东西,价格就会下降。同理,抛售人民币会使人民币变得更便宜,也就是贬值。

数据显示,在2008-2017年这10年期间,中国的资本流出规模约为1.9万亿美元,光是2014-2017年这4年期间,资本流出达到1.7万亿美元,占比90%。

很明显,从2014年开始,中国的资本外逃在加速进行,典型的例子就是李嘉诚,从2014年开始抛售在中国大陆的资产,现在连在香港的核心资产都卖光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实体经济恶化的信号开始出现,那一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启动了所谓的牛市,希望引导资金进入股市为实体融资,但最终演变成一场泡沫狂欢,很快在2015年6月后开始被刺破。

股市泡沫被刺破前,大量游资其实是套现狠赚一笔,泡沫被刺破之后大部分大游资马上冲出国门,有些则继续留在国内。因为,国家马上启动了新一轮的房价上涨周期。

所以,那些留在国内的大游资开始在2015年下半年进入楼市,炒高房价,并且在2017年套现离场,也有一些根本逃不了,比如海航和万达这种,最后还被国家K一顿。

而老百姓在舆论鼓吹下顺手接盘。至此,中国楼价,达到历史顶峰!资本的较量和角逐,最终以韭菜接盘画上句号。

2014年,资本外流规模是2600亿美元;2015年,达到惊人的7100亿美元(这与2015年的811汇改有关),2016年为5900亿美元,2017年为1400亿美元。

从上面的数据,大家可能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2017年的资本流出减少了?

这主要是因为从2017年开始,国家实施外汇管制新规,采用了严厉的外汇管制。要求个人购汇不得用于境外买房和证券投资,不能”蚂蚁搬家”,同时增加换汇难度,禁止国内资金外出投资。

滑稽的是,尽管国家采取了严厉的外汇管制,但来自中国的现金洪流推高悉尼、纽约、温哥华的房价。

可想而知,资本流出的非正规途径实在太多,不是政府目前捉襟见肘的监管可以管得住的。

这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近几年,我们还能看到富豪们纷纷抛售资产套现:潘石屹边卖资产套现,万达也将600亿资产卖给融创套现,当然李嘉诚这种早就变卖大陆地产了。

这里有一个令人惊讶的数据,胡润排行榜调查显示,从2008年-2017年间,富人中考虑移民的人数一直保持在60%左右。这个数据是全世界上最高,远远超过其他国家,而其中印度只有5%。

从资金流出的形式来看,国际热钱、国内富豪们都是看空中国经济的;讽刺的是,高喊”厉害了我的国”的,都是那些普通百姓。民智,民智,民智!

目前中国外汇储备有3.1万亿美元,虽然从总量上看,仍然是全球最多的,但我们应该有一个认知,外汇储备是否充足,一要看总量,二要看变化。

目前接近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中还有1.8万亿美元的外债,至于到底有没有这么多外汇储备还是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总之,能够真正动用的外汇储备不多了。

如果人民币贬值预期难以逆转,不管我们拥有多少子弹,很快就会耗尽的。

03

热钱流出会带来什么后果

热钱流出会使人民币贬值,那么对中国经济又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要知道影响有多大,我们得看看这些热钱都是干嘛的。

美国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之后,大量热钱进入中国,长期游走在中国各个城市的房地产行业。

有一个巧合的现象就是,从2008年-2017年,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同时,中国房地产价格也在持续上涨。

在这10年期间,“央妈”经过3次放水,一步步推高房地产的价格,成就了魔幻般的楼市神话。这批热钱(国内和国外都有,统称为国际热钱)就获得了资本升值、人民币升值的双重收益,再兑换成美元逃离中国。

可以说,这些投机性质的热钱在中国投资赚翻了天。

但从本质上讲,热钱的盈利就是我们的负债。很明显,热钱出逃带走了我们的财富。表面是外汇储备减少,其实经过这么一折腾,就可以洗劫我们几十年积聚的财富。

热钱出逃一方面会掏空国内财富,另一方面会使经济增长缺乏资金动力,这在靠信贷扩张拉动经济发展的国家,会引发金融危机。

国际热钱是吹大中国楼市泡沫的最重要外部推手,如今国际热钱要撤出中国,必然大量抛售房产,那中国楼市泡沫将会被戳破。

当然,政府是不会让楼市泡沫被戳破,首先就要把这些热钱锁死在房地产中,所以我们能看到最近政府开始实施各种楼市”冻结”措施。

如今人民币贬值趋势在加快,所以,在我看来,国内楼市”冻结”措施将会进一步加严,北京和上海我认为迟早也要实施”限售”政策的(深圳和广州已经实施)。

另外,中国有大量的影子银行,目前正规金融信贷以外的社会融资比例接近60%。一旦热钱撤离造成流动性紧缺,马上会造成国内流动性趋紧。

但中国经济宏观杠杆率已经高上天了,政府、企业、居民的杠杆率处于顶峰,一旦流动性趋紧,引发社会融资包括民间借贷、高利贷、融资性担保以及信托融资等金融风险,进而很快波及银行等金融机构。

大家都知道,今年以来,民间借贷(P2P)、股市、债市等哀鸿遍野,正是流动性紧张而导致的,一旦热钱大量流出,将会加剧这种状况。

当然,政府一定会用尽全力避免系统性风险,毕竟这既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无论最后能不能保,但至少政府的意图是这样的。

既然要用尽全力避免系统性风险,就要缓解因为热钱逃离带来的流动性风险和中国经济本身带来的流动性风险。

今年两会国家提出三大关键任务,其中排在首位的是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既然热钱外逃的趋势不变,又要稳定这些风险,国家将会开启印钞阀门,进行大放水。

一旦大放水,各类信贷将以更大的规模增长,通货膨胀已经是完全可以预知的,老百姓的财富会一步步被稀释,。

中国经济发展至今就是骑虎难下,无论如何都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能采用拖字诀,拖着死,也比一下子死好。

目前来看,就算国家加强资本管制来防止资本加速外流,但在实体经济回报率低的情况下,资金依然只能在资本市场空转。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信心缺失!

没多少人认为实体经济还可以投资,钱是逐利的,只能继续在资本市场空转,这必然继续将泡沫吹大,而这种泡沫一旦破灭带来的风险将会更加具备毁灭性。

现在,能理解什么叫”信心比黄金贵”吗?

中国的经济问题说到底就是债务问题,而天量的债务,并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只要泡沫存在,终会破灭,如果不是破灭那就是变相破灭,比如通过通胀的形式解决。

这就是中国经济的真相,可惜很多人还岁月静好,无知又无畏,坐井观天。

我只看到,这样下去,国进民退更加严重,百姓财富被进一步洗劫。我能做的,就是让你到时不会在局势恶化到那一步的时候,因为巨大的反差而绝望。

要不然,想想今年以来那些因为投资了网贷而目前面临倾家荡产的中产阶级,他们何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像电视上那些维权的投资人一样,顶着烈日,走上街头,高喊”还我血汗钱”?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要不然天理难容。

新时代,已经拉开序幕,做好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