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阿根廷之后,土耳其也走到了金融危机的边缘。8月10日特朗普宣布提高对土耳其钢铝关税提高一倍分别达到20%,50%,而土耳其是全球第八大钢铁生产国,美国进口钢铁的第六大来源国。随后土耳其里拉兑美元闪崩22%最低至1美元兑6.8里拉,恐慌指数VIX上升16.77%达到13.16。

年初至今,伊斯坦堡ISE100指数年初至今下跌接近20%,MSCI土耳其指数由424.85下跌到202.73,跌幅超过50%,而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已经贬值超过1/3。

不仅如此,土耳其危机不仅对新兴市场经济产生冲击,还带动全球股市下跌。而且根据相关报道,当前西班牙BBVA银行,意大利裕信银行与法国巴黎银行将有可能面对最高1387亿美元信贷损失。

为什么会爆发危机?

直接原因:一是货币贬值,里拉兑美元持续贬值,因此特朗普提高土耳其部分商品关税。二是美国制裁。土耳其以支持2016年土耳其政变为理由将美籍牧师布伦森软禁,因此事件土美关系逐渐恶化,美方甚至制裁土耳其司法与内政部长,并冻结二人在美国境内的资产,禁止美国企业与二人进行交易。

根本原因:从外部来看,第一,全球货币大宽松时代结束,美联储进入加息进程,美元升值,全球资本流出新兴经济体,回流美国市场,2018年5月仅一个月新兴市场资金流出超过123亿美元,而同期美国市场流入573亿美元。第二,新兴市场经济增速放缓,尤其是中国今年二季度GDP同比增速下降到6.7%。

从内部来看,第一,外债负担过重。一方面外债总额已达土耳其GDP的53%,外债规模高达外汇储备规模4倍,短期外债超过外汇储备1.7倍,偿债压力巨大。另一方面,私人部门信贷占GDP 80%左右,内部杠杆率高。第二,贸易长期逆差。土耳其经常账户2002年至2017年间连续16年逆差。2017年贸易逆差高达770亿美元,接近贸易总额的20%,超过GDP总额的9%。

第三,国内通胀失控。7月份高达15.85%,10年期国债收益率超过20%。第四,政治局势动荡。经历了2016年针对埃尔多安的政变、2017年修宪公投和2018年的大选之后,国际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已经将土耳其的信用评级调为垃圾级。第五,资本大幅流出,全球转向紧缩,土耳其资本市场自2月以来净流出超过47亿美元。

危机接下来的走势?

从目前情况看,应对乏力,不容乐观。早在5、6月份土耳其央行已经将基准利率上调至17.75%,但是收效甚微。8月初,针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土耳其特惠免税待遇的评估,土耳其采取冻结美国司法部长和内政部长在土耳其资产并加征关税的强硬回应,使土美关系进一步恶化。

8月3日埃尔多安宣布的“百天行动计划”,涉及超过400个项目,90亿美元,并表示土耳其计划发行人民币债券。8月6日时土耳其央行将外汇缴存比例上限由45%降至40%,以向市场释放外汇流动性。但土耳其里拉依然没有停止贬值。

在特朗普发推特之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不会屈服于“经济战争”并号召土耳其人民将美元及黄金换成土耳其里拉。据土耳其财长表示,未来将会首先解决通胀和预算规则的问题,最后实现公平分配。由于埃尔多安本人的执政理念主要是通过大规模的项目建设创造就业并且认为高利率会导致通胀,除非未来问题进一步恶化,土耳其政府不太可能通过加息或者请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来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案。

对全球影响?

降低全球市场风险偏好,加剧新兴市场危机。土耳其作为G20的一员,2017年GDP 8511亿美元,世界排名第17位。土耳其危机是典型的新兴市场危机。全球政策转向紧缩,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土耳其外债高企、对外贸易长期逆差和国内疲软的经济以及动荡不安的局势共同促成了本次危机的爆发。

如果将土耳其与阿根廷作为对比,2017年阿根廷GDP 6376亿美元,全球排名第21位,外债总额占GDP约40%,外汇储备约占GDP 10%。短期外债超过外汇储备2.7倍。阿根廷比索今年以来累计贬值接近60%,2017年阿根廷贸易逆差为153.92亿美元,占贸易总额的12%,国内通胀超过25%。

从基本面来看,土耳其与阿根廷已经处于同一水平,整体经济恶化。而且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都或多或少的面临上面的这些问题。从外债来看,外债超过GDP 50%的国家除了土耳其还有马来西亚等国。短期外债超过外汇储备1倍以上的还有乌克兰等国。从外贸来看,韩国、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今年出口增速高位滑落,韩国甚至出现了低于0的增速。从杠杆率来看,新兴经济体目前杠杆率已经高达192%。

从资本流动来看,彭博新兴市场资金流入指数自1月起从165.8下跌超20点,资本外流倾向严重。一方面,土耳其危机会引发资金对新兴市场的担忧,将会加剧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外流程度。另一方面,如果当前局势并没有明显改变,未来新兴市场国家将会被动转向紧缩政策,引发新兴市场中风险较高的国家例如南非、乌克兰、印尼、墨西哥等国经济危机,但目前来看危机扩大化的概率很小。

对中国影响?

对中国直接冲击不大。从整体来说,2017年中土双边贸易额为263.5亿美元,土耳其与中国贸易逆差为204.7亿美元,占土耳其贸易逆差的26.6%。中国是土耳其第一大进口国,本次危机预计将会缩减中土贸易逆差。根据商务部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国在土耳其直接投资存量仅10亿美元。

从个体来说,实体行业方面除了已经通车的安卡拉伊斯坦布尔高铁项目外,中远海运港口、招商局港口和中投海外并购的土耳其第三大集装箱码头伊斯坦布尔昆波码头正在运营当中,已经成为中国在土耳其投资的标志性项目。阿里巴巴也于2018年7月投资土耳其电商Trendyol。

金融行业方面自2015年以来工商银行在土耳其已经发放超过50亿美元贷款,并在2018年7月与土耳其签订了总金额超过38亿美元的合作协议。这次危机反映了目前新兴市场面临的内外压力,中国感同身受,必须警惕由此带来的新兴市场连锁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