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土耳其里拉而起的新兴市场货币跌势于十四日收敛,里拉强力反弹,南非兰德、俄罗斯卢布也回升,土耳其货币危机似乎是仅限于自身的麻烦,但也有不少投资人担心,这场危机可能预告着央行货币宽松(QE)退场时代的危机。

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昨天盘中上涨百分之零点二,里拉兑美元劲升逾百分之五,兰德升百分之二点二,俄罗斯卢布也升百分之一点五。

土耳其里拉重贬引爆金融危机,经济学家点名哥伦比亚与南非将是新兴市场下一个头号未爆弹,原因是经常帐赤字与外债规模容易沦为致命伤。

以达乌德(Ziad Daoud)为首的彭博经济研究经济学家群指出,八月是金融危机风险定期被唤醒的时间点,今年由土耳其揭开序幕,迅速落入全面爆发的货币危机。土耳其的问题在于庞大的经常帐赤字,积累巨额外债,政策失误又让情势恶化,未让经济降温以减少出口,反而保持热转使通膨失控。

经济学家检视主要新兴市场的弱点,并点出有庞大经常帐赤字、巨额外债、疲弱治理与高通膨情况的国家,发现阿根廷、哥伦比亚、南非与墨西哥都显现类似土耳其的病灶,堪称「新脆弱五国」。

以投资人观点来看,一个国家或许充满风险,但若报酬丰厚,仍能带来投资价值;但土耳其在这方面也不吸引人,名目利率虽达百分之十七点七五,报酬却会被高达百分之十五点九的通膨率侵蚀殆尽,又何况里拉是全球波动最大的货币之一。

其他新脆弱五国方面, 阿根廷经风险调整后的报酬高于平均值,因为央行在历经危机后已将利率调升至百分之四十,十三日更升至百分之四十五。墨西哥的报酬率则与平均值相当。

这让哥伦比亚与南非身处弱势,除体质脆弱外,还无法提供投资人足够报酬来吸引资金流入,若想避免被土耳其拖累,决策者势必得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