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约翰逊先生我要说,谢谢你的勇气。这个判决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你人格的一个肯定。陪审员告诉我,你的力量和在死亡面前的幽默感使他们动容。”

世界最大的农化公司拜耳-孟山都可能未曾想到,一个即将死去的学校管理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当地时间周一(8月13日),德国拜耳公司(Bayer AG)因受到其收购的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草甘膦致癌一案影响股价大幅下跌,市值在一天之内蒸发了120亿欧元。

德国制药巨头拜耳公司是在今年6月7日以660亿美元完成对美国农化巨头孟山都的收购的。在收购成功以后,拜耳和孟山都占全球种子市场份额的40%,占全球农药市场份额的23%,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大农化集团。未曾想,这起收购给德国拜耳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2012-2015年期间,46岁的德维恩·约翰逊(DeWayne Johnson)曾在旧金山北部贝尼西亚(Benicia)地区的学校工作。作为学校的场地管理员,他的职责包括经常性喷洒孟山都农达牌(Roundup)除草剂。在2014年8月,约翰逊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全身80%的皮肤严重感染。

为了给自己三个年幼的孩子留下足够的经济保障,也为了给自己讨个说法,约翰逊将生产农达牌除草剂的孟山都公司告到了旧金山地区法院。

约翰逊一案首席律师威斯纳,年仅34岁

美国时间8月11日,旧金山地区法院的陪审团做出一致裁定,认定农达牌除草剂没有达到消费者合理期望的安全要求,在产品成分的设计上给约翰逊造成了伤害。 同时,农达牌除草剂在生产销售时已知其产品有科学风险,并且可能会对使用者有重大危险。

在严格赔偿责任和过失方面,陪审团裁定孟山都在已知农达牌除草剂可能存在危险的情况下没有对消费者进行风险预警,这个重大疏失导致了约翰逊所遭受的身体伤害。陪审团还认为,在理性原则下,一个负责任的生产商应该对消费者做出预警。​综上,陪审团判处孟山都赔偿约翰逊2.89亿美元。

在法庭宣判后,约翰逊和律师们召开了一个朴素的记者会。其中非常引人注目的是约翰逊的律师之一,小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

小罗伯特·肯尼迪

​小罗伯特·肯尼迪是前美国司法部部长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 “Bobby” Kennedy )之子,也是前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侄子。

在小罗伯特9岁时,他的叔叔肯尼迪总统被暗杀。在他14岁时,父亲罗伯特在竞选时也惨遭暗杀。成年之后的小罗伯特变成了美国著名环保律师,建立了“护水者联盟”(Waterkeeper Alliance)等全国性的非盈利环保组织。这次作为约翰逊的律师之一,小罗伯特全程参与了约翰逊的诉讼,誓言要帮约翰逊打赢这场官司。

在庭审之后的记者会上,约翰逊表现谦逊而冷静。他感谢了两个律师团队,尤其是年仅34岁的首席律师威斯纳(Brent Wisner)。

约翰逊说:“ 我很荣幸在得知了农达牌除草剂的真相以后能在这里帮助大家。这件事的意义远比我本人要重要的多。希望我的案件可以引起注意,让人们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最后我要感谢我的妻子和我的儿子,谢谢大家。”

约翰逊在发布会上

小罗伯特·肯尼迪在记者发布会上非常激动,在他讲话时旁边的几位律师数度抹去眼泪。“在这个案子中你不仅可以看到受害者的面孔,还可以看到官员的腐败,看到本应保护我们的机构因行业的特殊利益而沦陷。你还可以看到科学界的腐败和虚伪。所有的这一切都在这个案子里得以体现。”他说。

“孟山都的策略是几十年前烟草公司的经典策略。他们雇佣写手撰写科学论文,威胁真正的科学家。如今他们的产品在我们的食物链、水和自然环境中无处不在。但是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使孟山都不能再抵赖,”他说,“这个案件的核心就是将科学证据呈现在8个普通美国人的面前。”

“我对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和司法制度有着完全的信心。对于约翰逊我要说,谢谢你的勇气。这个判决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你人格的一个肯定。陪审员告诉我,你的力量和在死亡面前的幽默感使他们动容。”他说。

在之后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孟山都副总裁帕特里奇(Scott Partridge)对判决表达了不满:

“我们对约翰逊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是今天的决定不仅改变了800项科学研究结果,也改变了美国环保局、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和世界上其他机构做出的草甘膦不会导致癌症的结论。我们将提起上诉并坚定地为这个已经被安全使用了40年的产品进行辩护。农达牌除草剂对农民和其他人来说是有效、安全且非常重要的一个工具。”

对此,威斯纳和小罗伯特·肯尼迪表示,在全美还有4000多同样的案件在等待审理,这个案件只是开始而已。同时,孟山都在上诉期间需要向约翰逊支付每年2500万美元的赔偿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