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新兴国家来说,美元是一个他们既爱又恨的东西。
最近,阿根廷、土耳其、南非等新兴国家的货币,对美元汇率先后断崖式大跌。
这几个国家已经站在了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边缘。

众所周知,一国的货币汇率变化,反映了资金流入和流出该国的状况。
货币断崖式大跌,表明该国的资产被抛售,有大量资金正在流出该国。
这往往是经济危机的序幕。

美元是事实上的世界货币,是所有其它货币的一个基准价值参考。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利率降低并维持在0.25%的水平上长达七年之久。
这期间大量的美元从美国源源不断地流向了全世界,特别是流入了新兴国家。
超低的美元利率,让美元成为新兴国家的主要资金来源。

有了大量的美元投资,新兴国家的资产开始升值,经济开始繁荣。
比如,2010年后,6年间伊斯坦布尔的房价涨了80%。
“土耳其数据处理中心(Turkey’s Data Processing Center)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在伊斯坦布尔,一个拿平均工资的人要想在这座城市买100平米的住宅,必须工作12.5年,且没有任何开销。在伊斯坦布尔,人均年工资可以买8平米的住宅。伊斯坦布尔的平均房价是1580美元/平米,伊兹密尔是901美元/平米,安卡拉是534美元/平米。”


(土耳其房地产)

比如阿根廷首都的房价:
2017年的报道:“阿根廷周刊4月24日讯 阿根廷大布宜诺斯艾利斯地区及省会拉普拉塔市公寓房价达到10年来最高水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两居室至三居室的二手公寓平均价格达到每平方米2095美元。二手公寓价格较高的区域为大布市北部地区,所有二手房的价格均超过2000美元/平方米。”

房价不断涨,财富也不断增加。
然而,这种繁荣其实是借来的繁荣,是建立在债务之上的繁荣。
美元投资早晚会退出。等美元退出时,这种繁荣会顷刻坍塌。

美元离开新兴国家的原因主要是两条:第一,美国已经在16年开始升息,并且进入连续升息通道。美元利息看涨的期望导致买入美元的人越来越多。对美元的需求越来越大,美元对各国货币也开始上涨; 第二,新兴国家的资产价格涨得太高,而热衷于维持资产高价又导致这些国家过度印钞、过度负债。两相对比,资本大量抛弃新兴国家货币而回归美元。

美元对全球货币走入升值周期。同时美国经济增长率也在特朗普的新政下大幅提高。
2016年美国GDP增长率仅为1.49%,到2018年第二季度,其年化增长率已经达到5.3%。

美国和新兴国家同时上演了两个循环,美国GDP增长率加速提高,导致其利息前景看涨,引发美元更多回流美国,促进美国的经济进一步繁荣。这是一个支撑强势美元的良性循环。
而在新兴国家,美元的流出导致本国货币贬值,为了稳定货币同时压制可能因贬值导致的通胀,该国一般会大幅提升利率。然而高利率会刺破该国的资产泡沫,导致更多的资金外流,加剧其货币进一步贬值。这是一个坠入经济危机的恶性循环。

对那些本身就有高额外债的新兴国家,自己本币的断崖式贬值,导致它们立刻还不起自己的美元债务,直接触发债务违约、债务危机。

比如,2018年第一季度,土耳其外债总额达到4667亿美元,占到了土耳其GDP的55%左右。而土耳其外储备外汇储备只有1350亿美元,连偿付外债和经常账户赤字的一半都不够,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美元,即能让这些新兴国家繁荣,也能刺破它们的泡沫经济,让它们陷入债务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泥潭。

从本质上说,这些新兴国家的繁荣是低质量的、是不可持续的,没有内在的自身动力,仅仅是资本涌入时带来的昙花一现。

比如:
据阿根廷国家统计局的报告显示,今年前三个月内,其外债增加了191.92亿美元,共计达到了2537.41亿美元。
在12个月内,外债共增加了548.73亿美元,这主要是由于国家政府发行债券以便为财政赤字、到期债务的本金和利息融资。
最近三年来,阿根廷负债显著增加。2014年12月为1587.42亿美元,2015年底为1674.12亿美元,2016年底为1811.70亿美元,2017年则达到了2345.49亿美元;三年间增加了758.07亿美元,加上今年第一季度,总计增加了949.99亿美元外债。

根据土耳其央行的数据,土耳其居民的消费债务(包括信用卡账单,汽车信贷,放贷等)已经占个人年收入的90%还多,是美国的4倍多。基于土耳其的高利率政策,这意味着一个土耳其人每个月拿到工资,有15%需要拿去先还利息。


(阿根廷多次债务违约)

所以,他们的繁荣是靠负债建立起来的,本身没有真正形成强大的自我造血功能。
一旦美国经济繁荣、美元利息升高,这些国家的“血液”将快速流走。

和阿根廷、土耳其相比,中国的情况又有很多相似和不同的地方。

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中国有非常强大的制造业和外贸顺差。所以,流入中国的美元,不仅仅有以负债的形式流入的,还有中国自己挣到的美元。
中国在外债这个问题上,比阿根廷、土耳其这一类国家好很多。
同时人民币也是非自由兑换货币,受到高度管控。因此美元流出比较困难。

然而,中国的泡沫经济和债务问题,相比之下则更加危险。
在房地产泡沫上,土耳其、阿根廷相比中国来说完全不值一提。
据新浪财经2018年7月文章:在最新7月份全球核心城市中心城区的房价收入比数据中,香港以47.36排名第一,北京、上海、深圳的房价收入比分别以44.35、43.96、40.14位居第二、第三、第四,遥遥领先其他城市。
房地产泡沫伴生了世界第一的货币量M2和债务。

中国会不会步土耳其、阿根廷的后尘?
中国的巨额贸易顺差面临美国贸易制裁的枯竭状况。可以预见,中国的外储水平将会大幅降低。
而国内房地产业的极大的泡沫如果快速破灭,会直接把中国拖入大萧条当中。
所以,只能通过继续扩大债务来维持泡沫。

中国和其他很多新兴国家一样,享受了过去十年廉价的外来资本。
遗憾的是,只是用这些廉价资本建立了一个很大的泡沫经济。可以说是完全浪费了这十年的黄金时间和机会。
现在,美元资本不再廉价,而且正在流向经济泡沫低、经济增长质量更高的地方。

美元如同一根针,已经刺破了一个个比较小、更为脆弱的新兴国家泡沫。

美元钢针对中国泡沫的终极大对决即将开始。
也许,中国的确很不一样,外表看似泡沫,其实是一个很结实的大皮球。
所以,本文先不把话说死。我们拭目以待这场世纪之战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