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将于22日登场,但外界预期协议达成机率不大,而值此之际,分析师正赶紧评估全面贸易战对中国大陆经济的潜在影响,包括各种关税方案对中国国内生产毛额(GDP)造成的影响程度大小。目前,外界估计中国经济成长减幅将介于0.1%或0.2%的实质性影响到2%之间。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19日在彭博撰文指出,中国GDP将不会受到与美国贸易战的影响,无论有多严重,中国政府都将尽一切努力实现经济成长目标,但这并不代表关税愈高也不会损害中国经济。相反地,贸易战的痛苦主要表现在债务增加方面,为实现经济成长目标,所需的债务就愈多。

佩蒂斯认为,中国经济成长目标内的政治性质改变了标准的经济限制,鼓励地方政府跟私人及房地产部门产生所需的额外经济活动来达成目标,而有两个原因对此制度的运作至关重要;首先,地方政府迄今未受到严格的预算限制。此外,地方政府控制银行体系中的大部分信贷创造,而这对第一项原因是很必要的。只要中国拥有债务能力且政府愿意使用,中国就可以实现任何经济成长目标。不过,中国领导人似乎下定决心控制债务。

佩蒂斯在文末并说,中国领导人可在政治上利用贸易战来当作经济成长放缓的借口,并以此来克服内部阻力,而痛苦是不可避免的,唯一的问题则在于中国是想隐藏它,还是利用它来获取长期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