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新经济翘楚的互联网标志性事物:共享单车、手机支付及线上商店交易和金融等,最近在内地遭遇空前尴尬。在上海、杭州等地,共享单车堆起的狰狞坟场,如同震撼人心的行为艺术展。线上商店夹杂的假冒伪劣品,直令人叹息。而由手机支付衍生的互联网手机金融产品P2P(网贷和理财),最近遭遇坍塌式崩盘,仅上个月(7月)就有2百多个平台崩盘,几乎与去年出问题的平台总数相当。P2P 平台的法人卷款跑路、崩盘平台涉案金额数万亿,万千投资人(多为平民及中产阶级)终身积蓄泡汤,报案投诉无门,于是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全国性上访运动,同时也成就了当局紧张激烈的维稳弹压战役操练。

从大型的P2P 平台“E租宝”及法人跑路的“玺奢金融”自己的网页介绍,他们有大型国企的股份介入、有正规的工商注册、及国家银行的背书和地方政府的获奖认可(E租宝的钰诚集团更曾在人民大会堂开年会,国家电视台转播,有高级政要出席、名主持人主持、名学者站台演讲、以及名艺人助兴)。全国约6千多家P2P平台企业,其金钱转账支付当离不开银行,本质上也应在国家银监会的监督管辖之下。既然发生了大面积的崩盘,投资人或称金融难民上访国家银监会寻求解决乃理所当然,因为访民反映地方政府及公安经侦对报案无反响,亦或不作为。出动万千警察在街上盘查围堵、在地铁口及火车站和车上盘查揪逮,以及半夜在旅馆破门查拘,仅仅是不让金融难民行使旅行和上访的公民权利,还是为求政治内斗台面上的暂时平静?万千各阶层的金融苦主和数万亿的血汗钱引起的社会问题,岂是警察就能弹压得下去的?与其说清王朝的覆亡是革命党微不足道的武力所致,毋宁说四川保路运动动摇了清政府的广泛社会基础和几乎不够兑现的政府信用。

政府数百亿成千亿地往海外接济他国,却难以解决国内民众看病、上学、以及住房难的老问题。面对美中贸易战的压力,一些民众理解或也愿意响应政府共克时艰的号召。分配不公,造成了千万卡车司机全国罢工抗议,也促成了千万退伍军人维权示威。问题疫苗对千百万儿童及其家庭的伤害,如今又有万千的金融苦主上访争公道,光这些人就超过了全国共产党员数,再加上家属亲友,全国约1/3或一半以上的人群将自动成为当局的维稳对象。P2P受害人有退休者和在职者等社会各阶层,更有体制内的众多人员。有这么树对立面的么?对于这种内政背景形势,很难想象贸易战还能撑多久,军舰开往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以及在南海和黄海的演习,还能有多少底气。
年中有报,地方政府债约达40万亿,连还息都困难还在不断发债券,而货币发行量有增无减,有说人民币广义供应量M 2 达至相当27.67万亿美元,差不多是美元加欧元之M2的总量。在这种背景下,政府不仅不能秉公处理金融弊端,反而打压访民苦主,真有点把剥夺民财的嫌疑直往自己身上揽的楞劲,虽说有点不智,但这倒与执政党自私的惯常特质颇为吻合。朱镕基任总理时,虽曾使千万人下岗失业,但他却划定了不容传销活动的红线,使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秩序不至于太乱。如今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社会道德和国家哲学混乱,缺失严谨的法规制度,更无心无力秉公执法;一味异想天开爆冷致富,或寄望新技术天上掉馅饼,阿诈里当是最轻松的选择;中国梦或将更渺茫,而社会弊端和灾害却接踵而至。
全国有25个省市的财政处于入不敷出,仅广东、江苏、浙江、福建、上海和深圳在挣钱,国家的负债总额达209万亿,约相当整个国家GDP 的250%。近年来,随着股市的震荡,出口经济也必定随着贸易战而受挫,如今金融危机起(但愿不要触碰3万亿的居民存款),接下去将轮到最后的支柱房地产经受考验。眼看着国家的各条经济支柱受摧残动摇,一旦失业爆增,必将触动政治和社会危机。而仅仅靠强力维稳又能延续几多时日?难解或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