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和必拓(BHP)报告称,基础利润增长33%,但资产减值和费用远超于预期。

该矿商录得89.3亿美元(合122亿澳元)的基础利润,低于分析师预期的91.8亿美元。

在计入价值52亿美元的减值和费用后,必和必拓的最终利润或可归属利润降至37亿美元,其中一半以上的减值和费用与必和必拓剥离美国页岩资产有关。

此前,分析师预计减值和费用在20-30亿美元之间,瑞银和加拿大皇家银行预计其最终利润分别为70亿美元和67亿美元。

与美国税收改革相关的特殊项目比预期的23.3亿美元多出了5亿美元,同时还有与Samarco大坝矿难相关的费用支出。

这些减值和费用使得最终利润较上年下降37%。

必和必拓宣布末期股息为63美分/股(完全扣税),因此2018财年的总股息是1.18美元/股,这超过了接受彭博社调查的分析师普遍预期的1.168美元/股,也比去年的总股息高42%。

但它低于必和必拓之前创下的全年股息记录1.24美元/股,一些分析师此前预计全年股息将高达每股1.30美元。

不过,必和必拓仍可以声称自己创造了某种程度上的记录——每股63美分的末期股息是该公司有史以来派发的最高半年股息。

在必和必拓出售其美国页岩资产后,股东们将不得不再等一段时间,看看他们将如何获得必和必拓承诺的100亿美元回报。

必和必拓表示,一旦资金到位,他们就会确定回报股东的形式。

与此同时,BHP首席财务官Peter Beaven表示,该公司将征求股东对红利分发形式的反馈,他表示,这将是“极其重要的反馈”。

接受《澳洲金融评论报》(AFR)采访的股东们透露,页岩资产出售产生的回报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减少必和必拓的信贷余额,大多数澳洲股东希望以场外股票回购或特别股息的形式获得回报。

强劲的基础利润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产量增加,必和必拓的总产量自2015财年以来首次出现增长。

过去一年,铜、热能煤和石油的价格均上涨了约25%。

但对于以在Andrew Mackenzie担任首席执行长期间提高了生产率为傲的必和必拓来说,还有一个打击。该公司在2018财年没有提高任何生产率,实际上损失了9600万美元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