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90年代的中国,金融行业的最顶端,只有两个圈子。

一个是“农口”派,这个“农口”指的是中国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里的年轻人在大学毕业之前,都有过插队或者从军经历,比如陈锡文、林毅夫、戴小京等人。

从“农口”这群人里,又衍生出了北京青年经济学会这个组织,里面有马凯 、周小川、楼继伟等人。而“农口”的第一任所长,后来成了王行长,又一步步的变为王省长、王市长,最后成了现在的王书记。

另一个就是“海归”派,这个圈子里的不是华侨精英,就是奉旨留学的青年才俊,清一水儿的常青藤高校毕业,大半的华尔街精英出身。在“海归”派里最有名的组织是中国旅美商学会,简称CBA,学会里的年轻人有高西庆、李青原、刘二飞等人。

在CBA这群人里面,还有一对亲哥俩,哥哥王东明读的是美国乔治城大学,弟弟王波明读的哥伦比亚大学。而这哥俩在出国前,在国内混的实在是不怎么样。

虽然两人的父亲是一位老外交官,甚至早在“西安事变”中就作为牵线人,穿梭于杨、张、周之间,后来也官至外交部副部长,但在70年代受到了诬陷迫害,家庭成员也受了牵连。

哥俩的青少年时期,基本上都是在北京的街头上瞎混度过的,甚至弟弟的第一份工作,也只是在烧碱车间里当工人。直到父亲被平反之后,两人这才有了出国留学的机会。

当时的出国镀金,可比现在要值钱多了。哥哥王东明回国后,就去了北京华远经济建设公司当副总,而当时的任志强,也不过是华远公司建设部的一个小经理。弟弟王波明就更厉害了,得益于回国前在纽约交易所的工作经历,回国后就参与了“联办”的创始工作。

这个“联办”,全称是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主要贡献就是出了一份报告,干了四件大事。

所出的这份报告名为《关于中国证券市场创办与管理的设想》,是由张晓彬、高西庆、王波明等人共同编写的,该报告直接为中国证券市场的建立搭建了基本框架。而这四件大事分别是,主持参与了深圳证券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全国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设计、创办和组建。

回国几年之后,从事资本市场工作的弟弟,转去了财讯传媒集团。而从事房地产开发的哥哥,却来到了中信证券。

01

在中国的投行领域里,敢称王称霸的券商,其实也就两家而已。

除了被业内戏称为“国贸大摩”的中金公司,另外的一家便是中信证券。中信证券喜欢把高盛作为自己的对标公司,甚至在2010年,中信出版社特意翻译并出版了《高盛帝国》,时任中信证券的董事长王东明还特意为此书作了序。所以除了“大平台”这个称号,业内人士也爱戏称其为“麦子店高盛”。

至于其他的券商,也许在投行市场上也风生水起过,但多不过三四年,便泯然众人矣。

如果说中金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话,那中信证券出生时,就只有一嘴羊水。中金含的那把金钥匙,是公司的管理层。而中信嘴里的羊水,则来自于母公司中信集团。就像现实中的家庭一样,有时候父母太有名了,谁还能记得孩子叫什么。

在1995年成立的中信证券,跟同年成立的中金公司相比,在刚成立的那几年里,一个是所有券商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一个则是众人口中的“这谁啊?噢,###家的孩子啊”。而这一局面,是作为成立时担任总经理的王东明,所不愿意看到的。

直到2003年,王东明升任了董事长,中信证券也成功A股上市成功,中信证券的这口羊水才终于吐了出来。而中金的那把金钥匙,随着政府换届,也在同年隐藏起了光芒。

中信同中金一样,在投行业务上,也是依靠的大项目战略。但比中金更出色的是,中信不只是单单只靠个人,而是在公司内部,将此战略打造成了更体系化的“大平台”业务模式,用集团军的形式对大型项目集火。最终,此模式才能同平安的“工厂模式”、国信的“人海战术”一起,并称为国内投行界的三大战略典型。

现在想一想,如果当年王东明不从南方证券副总裁的位置上,来到中信证券担任总经理,也许南方证券,就不会在2005年被重组为中投证券,也不会沦落到如今要被中金并入的底部。

而中金证券,可能就不会在当年被中信和中小券商联手夹击,也不会沦落到如今要靠吸收中投来阻挡下滑的趋势。

02

除了帮助企业融资来赚取投行业务收入外,中信证券自己也是当年市场上的并购重组“大魔王”。而被他盯上的金融机构,也鲜有能逃出魔爪的。

中信先从零食开始吃起,比如在2003年,就从青岛财政局的手里收了万通证券。之后才逐渐吃起了大餐,比如在2005年,联手建银投资重组了华夏证券,重组后把双方的简称这么一拼,名字就变为了现在的中信建投。

2006年,中信用了一年时间和四轮收购,实现了对华夏基金100%的控股。然而,华夏基金毕竟是国内综合实力最强的基金,不仅在2008年中信旗下两大基金公司合并的时候,将中信基金吃的一干二净,也让耗费了中信将近十年时间,才完全控制住华夏基金的人事任免权。

甚至在2007年美国开始发生次贷危机的时候,王东明治下的中信,想把贝尔斯登都给吃了。只是在最后的时刻功亏一篑,被摩根大通抢了去。如果你是个读书仔细的人,在《高盛帝国》这本书中,会发现王总在序言里的第一句,就提到了贝尔斯登的破产。不知王总在写序时,心情究竟又如何。

当然,不是所有的猎物都会乖乖投降的,其中就有一家金融机构,愣是靠着自己的力量逃了出来。那就是当时的南天王:广发证券。

有意思的是,广发证券正是当年辅导中信证券上市的主承销商。而这次中信的下山摘桃子,也被看山的猴子—当年广发投行业务的大当家董正清,狠狠的挠了一把。

这场股权收购战,只用了43天就结束了。强者不示弱,中信在这43天之内,连发四次收购公告,每一次收购意向和进程都直接进行了披露。

弱者也没缴枪,广发则接连进行了五次股权转让,让辽宁成大最终成为第一大股东,而第二大股东为吉林敖东。这一次的强龙,最终也没有压过盘在东北虎头上的地头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