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公司连续第六年全年税后亏损,因为资产减记导致其亏损6.53亿元,而一年前亏损1.85亿元。

但从根本上来说,该公司消除了损害的影响以及维珍三年业务重组和周转计划的成本,报告了1.09亿元的利润——扭转了2017年370万元的亏损。

维珍首席执行官博尔盖蒂(John Borghetti)表示,这是该集团十年来最强劲的基本业绩,并受其核心国内业务创纪录的收益推动。

“今天的财务业绩表明,我司在未来实现可持续盈利能力方面处于有利地位。”博尔盖蒂周三说。

净损失是由对资产价值的审查造成的,导致公司不再承认约4.52亿元的递延税项资产。

该公司还将其国际业务的价值减记了1.2亿元。

博尔盖蒂表示,会计调整是非现金的,并未影响维珍基础业务的基本面。

他说:“我们对集团基础业务的表现充满信心,我们的增长计划将带来长期利益。”

博尔盖蒂还表示,该公司预计在当前半年的基础和法定水平都有盈利,即使燃料成本高达8500万元。

维珍航空的机队简化和其他业务重组成本在2018年达到了1.485亿元,这意味着该公司即使没有会计损失也会出现净亏损。

国内增长

维珍表示,其国内业务报告了有史以来最佳的盈利和盈利率,每座位的收入增加6.4%,票价提高(上涨3.8%),乘客总增长率为2.3%。

装载系数——或其飞机的满载程度——从77.6%增长到79.4%,该航空公司表示它已经在企业和休闲市场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同时取消了无利可图的航线。

国际问题

但维珍国际业务的基础税前息前折旧摊销前获利(EBITDA)下跌51%,即1900万元,降至3900万元,该航空公司表示,由于燃料成本上涨导致1300万元的损失,而巴厘岛的火山爆发导致1000万元的损失。

国际航班的载客率从81%下降到77%。

博尔盖蒂先生表示,该公司的现金和资产负债表正在改善,其6月30日的现金余额最高为14亿元。在经历了几年的负现金流之后,自由现金流增加了3900万元至7300万元,财务杠杆从4.5倍下降至3.9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