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男人也是如此。

2018年是一个神奇的年份,它见证了楼市的疯狂,也见证了P2P的灭亡,更把把三个不同命运的男人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故事的男一号是贾跃亭,人称贾布斯或者贾会计。

本来这个舞台只属于他一个人。

想当初,他从偏远的山西襄汾,一路挥师北上,几年时间就把将名不经传的乐视网弄成创业板第一股。

想当初,在经历海外风波和肿瘤手术后,2015年4月20日,他站在了乐视新品的发布会上,亲自介绍三款乐视“超级手机”以及宣布乐视无人驾驶“超级汽车”,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从此,他要七剑齐发,他要搞乐视电视,乐视手机、乐视影业……,那段时间,机构扎堆,富商云集,乐视网市值一路攀升至1500亿。贾跃亭也从贾会计变成了贾布斯。

不过,世事难料啊,短短1年时间就物是人非,讨薪、追债、股东骂娘,1400亿财富就此灰飞烟灭,贾跃亭沦落到有家不能回。

尽管贾跃亭托老婆带话,“欠的钱一定要还,留下的债务一定要解决,只是需要时间。”

尽管贾跃亭也在反思,“之前太冒进,做电视,做影业,做乐视视频,方向是对的,生态战略是对的,但是节奏上完全错误,应该循序渐进。”

但是,自从出走美国以后,老贾的人设就崩掉了,他已经彻底沦落为“戏精”、“骗子”、“老赖”。不信?只要在金融街喊一声“贾会计来了,”估计立马围过来100个股民喊打。

好在这个时候,男二号孙宏斌出现了。

本来,孙宏斌是可以闷声发大财的。

最近几年,融创地产高歌猛进,市值一年暴涨1300亿,孙老板的个人身价也飙升到700亿。作为三起三落,尝遍人间冷暖的企业家,他已经非常知足。

偏偏,孙宏斌讲义气的本性不改。

2012年,绿城扩张太快,走到了破产边缘。孙宏斌看不过眼,“绿城倒了是行业的悲哀,就它把房子盖那么好,真的不公平。”于是,当年6月22日,孙宏斌花50多亿当了一把“宋员外”的脑残粉。

后来宋员外反悔这桩生意。孙宏斌二话没说,当晚就给回短信,“你是永远的大哥。”

2015年,佳兆业因为卷入腐败大案,引发债务危机,孙宏斌再次出手,拿下49.25%的股权。此后佳兆业老总从腐败案中脱身,转而抱怨收购价太低,要拼个鱼死网破。那一次,孙宏斌又忍了。

再后来,万达资金告急,孙宏斌扮演白衣骑士,以高达631亿的价格买下万达几乎所有的地产,包括13个万达文旅城,76个万达酒店项目。双方还约定“四个不变”,核心就是融创只出钱,不管事。

2018年3月12日,孙宏斌又掏出19亿真金白银收购海航旗下的高和房地产公司,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海航伸出援手。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孙宏斌连尽调都没做就掏出168亿真金白银。

所以,也不难理解孙宏斌这么一个老江湖,竟然连乐视系到底欠了多少外债都搞不清楚。

哎,只是天真地给老乡搭一把手,人家却把直接把男一号的位置让了出来。

都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谁能想到贾跃亭专门挑老乡忽悠、挑老乡下手呢?

当然,如果乐视真的是一个香饽饽,倒也无所谓,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

乐视到底是什么?

是版权分销、乐视盒子、超级电视、乐视手机……..?

是乐视生态圈,涵括15万集电视剧集,5000部电影,8万集动漫,还有310项顶级赛事、超过1万场赛事的版权…..?

都不是!乐视说到底就是一个卖电视机的。所以,涨到1500亿市值是它,跌倒100亿市值也是它。

所以,孙宏斌只能在乐视网董事长的位置上接受煎熬。在今年1月份的乐视网投资者说明会上,老孙数次落泪,“在投资乐视时,对上市公司关联方债务偿存在错判。”

而此时的男一号,却正在美国加州享受阳光、海浪、沙滩,管它外面洪水滔天,管它讨债条幅挂满街。

最后,悲情的男二号很无奈地把戏份全部让给了男3号,走了。

6月25日,恒大突然宣布以67.46亿港元的价格收购时颖公司100%股权,传闻了半年多的FF融资终于落了地,也宣布男三号闪亮登场。

但是,当时的乐视网已经是一地鸡毛,光2018年上半年就预计亏损十多个亿,并多次提示存在股票暂停上市的风险。

 

难道男三号也是意气用事?

错!大错特错!许家印是谁?人家做事的最大特点就是在商言商。

想当初,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前夕,许家印则在香港待了三个月,每个星期都到彤叔家锄大地,斗地主。一句粤语不会的许家印,愣是和80多岁的郑裕彤成了忘年交。最后,靠着彤叔援助的5.06亿美元,愣是让恒大地产起死回生。

要知道,许家印的眼光一向很毒,他的特点永远是快人一步。

20年前,中央号令启动内需,许家印就大力发展房地产,而且创造了当年征地、当年动工、当年竣工,当年售罄的地产奇迹。

别人掀起价格战,许家印就改打小户型,而且一个小区几百套全是如此。

当同业纷纷改做小户型时,他的目标已经投向了标准化,就连板房的装修标准都是恒定的,“每平米3000元。”

5年前,中央提倡扶贫,许家印就大力做慈善,为公益事业捐款,连续三年位居福布斯中国慈善榜榜首。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许家印在贵州乌蒙山区投了110个亿。在2017年恒大扶贫大军出征壮行大会上,许家印泪洒会场,“对于贫困,我是有非常深刻体会的,我出生在河南豫东一个最穷的地方……。”

也是,恒大的扶贫不是作秀,而是实实在在帮扶,“不是简单的资金投入,而是出思路、出管理、出办法、出技术、促进当地群众内生动力,决战乌蒙山扶贫前线。”

1年前,中央提出转型升级,许家印立马花1500万的年薪请来青年经济学家担纲恒大研究院,并与中科院签署全面合作协议,宣布在未来10年内投入1000亿打造三大科研基地,“覆盖领域包括生命科学、航空航天、集成电路等10多个高科技产业。”

所以,与其说许家印拉了贾跃亭一把,倒不如说FF法拉第正中许家印的下怀,“如果真的实现了量产,分分钟就可以再造一个1500亿的乐视。”

要知道,FF法拉第可是代表电动汽车的未来,人家对标的可是特斯拉,光专利就接近1500件。而且目前,那款搭载783千瓦、1050匹马力,续驶里程超过700公里的FF91可实实在在生产下线了!

事实上,搭载783千瓦、1050匹马力的FF91绝对秒杀一切豪车,“一次充电的续驶里程超过700公里,0到60英里加速仅需2.39秒。”

而且,找到了这么一位金主,老贾在资金方面可以不用担心了。

8月17日,乐视网发布告,称与乐视非上市体系达成认定债务规模约67亿。目前,乐视控股已偿还了2.63亿的债务,并与乐视网达成了40多亿元的偿债方案,“剩余的十几亿元本不应该由贾跃亭承担的公司债务,贾总承诺由他个人承担。”

舞台还是那个舞台,乐视还是那个乐视,贾跃亭已经不是当年的贾跃亭。

人家许家印的投资是有条件的,不是贾跃亭想到哪里做到哪里。据说如果FF91在2019年不能实现量产的话,老贾就彻底出局了。所以,老贾必须玩命。

现在来看,效果还挺明显。

就在日前,FF 91首台预量产车正式下线完成,贾跃亭在美国汉福德工厂举行了首台预量产车的庆祝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