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制改革,改一次,税就增加一次。

2006年提高个税起征点,结果2006年的税收为3.48万亿元,比2005年同比增长了20.94%;2008年再次提高起征点,虽然只提高了400块,但当年税收增加了8600多亿元;2011年再税改的时候,税收增速达到22.58%,是GDP增速的2倍多。

去年,中国税收增速再次超过GDP增速,“可喜可贺”的是,新个税政策在2019年1月1日就可能要全面实行了。

根据草案,拟自2018年10月1日起,先将工资、薪金所得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至5000元每月,并使用新的综合所得税。

看来,那些在人大网留言起征点提高到七八千乃至一万的“民意”,做出的努力还是不够。

 

 

这套路说实话,不是大家看不透,而是布局太超前。还记得2017年的税务局大规模招人吗?国税局招人占国考总人数的65%,这些人就是未来个税、房产税排查的主力军。

据称,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对存量个人低净值账户和全部存量机构账户的尽职调查。朋友,手里多少钱,将来国税局可能比你自己还要清楚。

 

富人永远优惠

除了5000元的起征点,中国的税率也是一个争论点。香港(专题)最高的税率只有17%,即便是美国,最高也只到39.6%,只有我们这个发展中国家,特别突出地到了45%。

不过,是对富人征税嘛,从调节公平的角度看,我们应该鼓掌欢迎。但问题是,按照个税政策,这一批被收45%的人大多是刚被P2P收割过的中产,而真正的富人却享受着低税率甚至免税的优惠。

拿死工资的人的确就是那群最好欺负的人,反而做微商、网红的那批人逃税逃成千万富翁。

 

 

个人所得,包含的是居民个人的工资、薪金所得,加上新增的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

像冰冰们一般都是用劳务报酬所得来计算片酬等的税款,最高税率不过40%,比个税优惠不少,再用几个企业“避税”一圈,实际税率就很低了。这次把劳务报酬加进个税计算范围,也不枉小崔这一番折腾。

好笑的是稿酬这一块,我国本身对稿酬的起征点就是800元,38年没变,现在加进个税里头,也不知道靠写字的人是该哭还是该笑。

 

重点来了。围观过黄晓明事件的各位都应该明白,无论是明星还是富人,真正赚钱的都不是他们明面上的业务,而是参与资本活动之后的利得。说白了,一个是炒股,一个是房地产。

但草案中,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和其它所得是按差别化征税。具体来看,只说股息红利,持股超过一年的,税负为5%;一年以下一个月以上的,税负为10%;持股一个月以内的,税负为20%。而对于股票转让产生的溢价所得,我们国家更是大方到免征所得税。

也就是说,ST长生的大股东套现3.5个亿,但是税却不需要一分一厘。

这让老老实实工作拿工资,被扣税45%还被骂收入畸高的那群人情何以堪?人家大股东以亿为单位收割韭菜还能得到庇护,反倒是这群不该成为矛盾爆发点的中产成了枪口所向。

另一个就是房地产,税率为20%,远远低于个税上限的45%。想要控制房价,我国的做法是把买卖掐死在摇篮里,而不是对交易加限制。个税出台地飞快,房地产却一直没得到税收上的控制,通过行政手段,最后我们的房价不仅没跌,反而带着整个市场冰冻,连刚需都买不了房。

最后,股市和楼市变成韭菜的屠宰场,中产被外围的职工骂得死去活来,富人却稳坐云端。长此以往,人人都只向往股市和楼市的一夜暴富,做实业的反而是最傻的那一批人,有苦难言。

 

社保杀死小微企业

除了税改,还有一件事我们需要重新审视,就是将个人社保划归到税务局,由税务部门进行征收。

当然,税务局高效,人也多,把社保移交到他们手里,不交,少交的事件会大大减少。

但是,社保不是我们职工的福利来着吗?怎么感觉移交给税务局之后就变成了我们的义务?这是顺理成章地把社保实质上变成税了吗?

 

这种实际意义的转变,背后无奈的现实是,“社保”账户里看来真的是没什么余粮了,不然也用不着大动干戈地让税务局来做恶人。

这样的现实下,企业生存更加困难,税务局办事从来没有什么心慈手软。

以往,企业不给员工交社保或是按最低标准交社保的话,企业收到的处罚通常就是罚款,数额在一倍到三倍之间,当然还有可能取消企业获得荣誉的资格。

但是落在税务局手里,参考逃税漏税,只要偷税数额占应缴数额10%以上或在1万元以上的,或是两次因偷税被行政处罚后再次偷税的,企业负责人就会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更严重的,最高要坐7年牢。

在各项成本飞涨的大背景下,税务局要是按照这个标准来执行对社保的监督,中小企业可能会死一片。

对企业主来说,与其坐牢,还不如破产,不是吗?

 

消费救不起来 企业再无中小

最新个税政策只是对职工的象征性减负,其实并没有从深层次为职工腾出更多消费空间。

仅仅1500元的起征点提高,说实话,被通胀和工资涨幅冲一下都没剩下多少了。而按着国人安居(电视剧)乐业的传统思想,买房又是人生的目标,这么一点减下来的税估计连还房贷的利息都不够。消费从哪里来?

 

经济体没有消费,谈什么都是空想。

至于企业,同样的障眼法,看似把小型企业的增值税率降低,从17%降到16%,但事实上,封锁企业的避税管道加上社保的严格监管之后,中小企业的成本大幅提高。

我们坚决支持企业合法经营,同时也呼吁相关部门为中小企业减负!没有中小企业,没有他们贡献的50%税收,60%GDP,80%城镇就业,中国经济朝哪里走,就业怎么办? 以前我们的担忧是中国经济如何实现软着陆,现在我们得开始担忧如何在中国街头安全地行走。

个税只是一方面,但是折射的却是整个社会的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