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土耳其和巴西货币上周五同步反弹,使新兴市场卖压减缓,但分析师认为,如果贸易战战火延烧不止、美元继续走高,很可能使阿根廷、土耳其为主的货币危机延续到明年。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上周意外向国际货币基金(IMF)请求加快拨放500亿美元后续的贷款额度,以缓解金融危机;央行也把基准利率一口气调升至全球最高的60%,但仍止不住披索狂泻。IMF于31日宣布「全力支持」阿根廷政府后,披索终于应声反弹,收涨2%,公债也抹去跌幅,不过一周来仍跌逾16%。

土耳其当局也加码祭出稳定汇市的最新措施。当局表示将减少里拉存款的扣缴税,调高美元存款的扣缴税额;里拉周五一样收红,但8月月线收跌25%,写下17年前经济危机至今最大单月跌幅。

至于因贪污入狱的巴西前总统鲁拉,31日确定遭最高选举法院禁止参加10月总统大选,让政治变量少一桩,里尔也应声上扬。不过,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8月仍收跌近2%,且写下2015年来最长的连五跌跌势。

CNBC报导指出,上周因阿根廷和土耳其的危机让新兴市场几乎全面受创,策略师指出,阿根廷和土耳其的状况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相比更加特殊;这两国对外资的依赖程度极高,也有较多外币债,在美国利率上扬、贸易紧张关系、大宗商品价格下挫、和中国成长放缓等利空环伺的情况下,新兴货币的颓势不太可能在近期内消退,甚至延续到明年。

也有部分分析师认为新兴市场此次的韧性更强,但货币重贬的压力仍让许多投资人保持高度警惕。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学家杰克森指出,中国经济逐渐放缓,商品价格也走软,随着联准会持续升息,可以预见的是连美国经济明年都会开始减缓脚步。他并预测阿根廷与土耳其会陷入衰退,接下来几季许多新兴经济体都会开始减缓,除了中国,还有拉美和东欧,不过亚洲的情况会稍微好一些,有助抵销拉美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