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阿根廷等新兴市场的负面影响正在波及华尔街。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美国债券市场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Franklin Templeton)在过去两周内因阿根廷危机损失了12.3亿美元。基金目前总共持有约46亿美元的阿根廷债券。

其援引彭博的数据显示,旗下368亿美元的全球债券基金在8月份下跌4.2%,而54亿美元的全球总回报基金下跌4.3% ,这是近四年来这两只基金最糟糕的一个月。

目前,阿根廷危机正在不断恶化。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累计贬值97%,成为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远超土耳其里拉。

8月30日,阿根廷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至60%,为全球最高。而一天前,该国总统Mauricio Macri呼吁IMF加快放款。IMF总裁拉加德对此回应表示,将“重新评估金融救助计划的分期安排”。 

虽然提高利率将有助于遏制比索的贬值,但也将进一步削弱阿根廷经济,目前阿根廷经济正在滑向衰退。

9月1日,标普宣布,下调阿根廷评级B+的前景展望至负面观察名单,与土耳其、希腊和斐济持平。

标普警告称,由于担心阿根廷比索暴跌或危及政府的经济计划,引发资本外流,因此很可能还将进一步下调阿根廷评级至垃圾级。

“逆向操作”是否依然可行?

迈克尔哈森斯塔伯(Michael Hasenstab)筹划了此次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的阿根廷赌注,这位明星基金经理偏爱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主权债务和货币进行投资。

哈森斯塔伯将自己称作是一名“逆向投资者”,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几十年时间里我们经常都是逆向投资者,而且我认为未来几十年时间里也将如此。”

他最出名的投资是购买爱尔兰政府债券。

2011年,当全球投资者都在抛售所持爱尔兰政府债券,导致其收益率大幅上升时,哈森斯塔伯义无反顾地进行了反向操作,大笔买入这些债券。至2013年6月,爱尔兰国债的价格上涨了37%。

不过就目前来看,阿根廷经济现状不容乐观,资金出逃的风险持续增加。哈森斯塔伯的“逆向操作”能否再次成功,前景不甚明朗。

大型基金已进场,但新买家难寻

值得注意的是,哈森斯塔伯并不是唯一一个选择重仓阿根廷的人。

据彭博社报道,全球最大债券基金之一的Pimco被列为阿根廷最大的债券持有人,截至3月底,其持仓价值为53亿美元。

除此以外,包括贝莱德、高盛和富达(Fidelity)在内的大型投资公司也是阿根廷主要债权人。

虽然如此多的大型投资基金已重仓阿根廷,但目前的恐慌情绪限制了更多投资者加入。

《金融时报》援引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的新兴市场主权债务负责人Edwin Gutierrez表示,“这么多投资者布局已深, 外国投资者为阿根廷再度提供资金的意愿很小,找到新买家非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