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央行已启动二○一一年来首度持续升息循环周期,原因之一是许多货币正在走贬,进而推升由进口价格上扬引发的通膨,此外,一些央行也不得不采取升息手段来捍卫本国货币汇率。

最惊人的例子就是阿根廷上周将利率调升至全球最高的百分之六十,较年初利率高逾一倍,然而目前尚未收到阻贬披索的成效。为挽救经济危机,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三日宣布多项撙节措施,包括开征新出口税、裁撤一半内阁部门等,力拚明年预算平衡,藉实际行动说服国际货币基金(IMF)加快五百亿美元贷款计划的脚步。

土耳其今年来也将基准政策利率提高十个百分点至百分之十七点七五,然而央行自六月来即维持利率不变,无视里拉今年迄今贬幅扩大至百分之四十三,土国央行因此饱受批评。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与捷克的央行八月都已紧缩货币政策,一项衡量新兴市场央行升息次数减去降息次数的指数,已攀升至二○一一年来最高。

凯投宏观经济学家杰克森说,「货币政策在过去几个月已明显紧缩,新兴市场展开二○一一年来首度持续的紧缩周期。」而新兴市场央行的紧缩潮流,将使其流动性进一步紧缩,市场早已因美元升值,造成外资将资金撤出并回流美国,而感受到流动性降低。

杰克森认为有两大因素引发新兴市场升息。第一,背负庞大经常帐逆差与政府预算赤字的新兴国家货币,正承受外资撤离压力,因此被迫升息以阻贬货币。

第二,东亚、印度与多数东欧国家历长久的经济强劲成长时期,现在达到部分产能限制,且国内通膨压力攀升,央行因此以紧缩环境来因应。杰克森预估印度年底前可望再升息一码,捷克与罗马尼亚可能继续升息,匈牙利与波兰在未来六个月也可望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