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国家的货币倒下了。

9月5日,印尼盾对美元汇率再次下跌,收盘报1美元兑14927印尼盾。

这是自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横扫新兴市场的汇率危机正在冲击印度尼西亚。

印尼人还沉浸在成功举办亚运会的喜悦中,突如其来的货币危机就给他们当头泼了一盆凉水。

 

当天,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下跌3.8%,创下了22个月以来的最大单日降幅;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升至8.49%,为32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汇市、股市、债市遭遇三杀,20年之后,印尼人又面临着一场金融危机。

在印尼被卷入此轮货币危机之前,全球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已经相继中招。

危机已至

特朗普高喊“让美国重新伟大”,采取的手段就是对新兴市场国家进行货币屠杀:

阿根廷比索在8月30日暴跌12%,与今年年相比,比索的贬值幅度已经超过了50%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证券交易所最重要的指数Merval指数从今年1月1日的31084,降至9月5日收盘时的28769,跌幅超7%。

比索暴跌引来了阿根廷国内物价的全面上涨,燃料价格在9月1日就上涨了2%,就连阿根廷足球联赛的平均价格也从320比索,上涨到了400比索,涨幅高达25%。

足球是阿根廷人最喜欢的运动,物价再涨下去,他们很快就连足球赛都看不了了。9月3日,大批民众走上街头示威,抗议总统马克里治国无方。

危机持续发酵,马克里不得不公开表示,希望IMF能够尽早发放今年6月达成的500亿美元贷款。

“金砖国家”南非也深受危机困扰,9月5日,南非兰特跌至两年来新低,报1美元兑15.5663兰特。

兰特下跌重创了南非的经济,今年一季度,南非GDP萎缩了2.6%,第二季度又环比下降了0.7%。

统计长Risenga Maluleke表示,南非经济已处于衰退中,目前还看不到复苏的迹象。

走投无路的南非总统马福萨强推土地改革,授权政府无偿征用白人的土地,白人农场主纷纷站出来抗议,国内顿时出现动荡。

南亚霸主印度的日子也不好过,9月6日,印度卢比兑美元再创历史新低,盘中一度触及了72.11的历史低点。

今年以来,印度卢比的跌幅超过了12%,是亚洲表现最差的货币

印度财长Jaitley倒是很乐观,他表示不需要为此感到恐慌,也不认为要对卢比下跌作出过度反应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可不像三哥这样看得开,土耳其里拉曾在8月初出现崩盘,日内跌幅一度达到20%,而今年以来里拉已经暴跌74%

为了稳住里拉的汇率,埃尔多安要求公民将其美元和黄金持有量转换为里拉,并表示“他们有美元,我们有安拉”,可是依然止不住里拉下跌的趋势。

此次货币危机来势汹汹,几乎所有的新兴市场国家全部中招,危机背后是美国在兴风作浪。

罪魁祸首

印尼盾、南非兰特、印度卢比、阿根廷比索以及土耳其里拉等货币之所以在此轮危机中率先倒下,是因为它们存在着共同的经济问题:

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逆差双双持续扩大,且外债居高不下。

新兴市场国家在货币危机爆发之前,都出现了一定的繁荣,各项经济数据也确实很亮眼。

以印尼为例,2010年的GDP还只有7550亿美元,到了2017年就猛增到了1.02万亿美元,是东南亚地区GDP总量最高的国家。

可是这样的繁荣却有很大的水分,这些国家本身经济结构失衡,工业实力并不强,根本不足以支撑经济腾飞,虽然GDP在增长,但是贸易赤字与财政赤字也增长很快

以印度为例,该国第三产业占据了贡献了50%的GDP,而工业产业仅占GDP的15%,产业结构失衡的结果,就导致印度常年处于贸易逆差的不利形势之下。

2016年,印度政府的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就已经高达8万亿卢比,占到了整个GDP的6%。

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实际上面临着双重压力:一方面要填补双赤字,另一方面还要发展经济。

要缓解这双重压力,只有一个办法,借钱

借钱填补贸易赤字,借钱促进经济发展。

美元作为全球主要结算货币,自然就成为了新兴市场国家的首选。

这些美元都是哪里来的呢?美国实行量化宽松政策之后流出来的。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为了刺激经济增长,美国于2008 年10 月、2010 年11 月和2012年9月先后启动三轮量化宽松政策。

第一轮量化宽松政策(QE1)耗资6000亿美元,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QE2) 的规模也是6000亿美元,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QE3)措施为:每月购买400亿美元抵押支持债券,并且在2013年1月开始增加到850亿美元。

到2014年10月29号美国的QE计划全部停止之时,美联储总共购买了4.5万亿美元的资产。

换一句话说,美联储向市场上投放了4.5万亿美元的真金白银,美国凭空印出来的这4.5万亿美元,大部分都流向了新兴市场国家。

为什么美元不愿意呆在美国?因为无利可图!

当时美国为了刺激经济发展,把基准利率定得很低,这样一来把美元存在银行就几乎没有收益。

美联储的本意是促使人们拿着美元进行投资,刺激经济发展,但是没想到美元却纷纷出走,流向新兴市场国家。

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有利可图!

新兴市场国家为了吸引美元资本前来投资,基准利率当然要定得比美国高,可是这样一来,美元就找到了套利空间。

流入这些国家的美元即使只存在银行,也能获得比在美国更高的收益,这样稳赚不赔的买卖,美元自然是趋之若鹜。

大量流入的美元刺激着这些国家的发展,一切看起来欣欣向荣,可是这些繁荣都是建立在美元的基础之上的,一旦美元外逃,新兴市场将现出原形。

2016年12月15日,美联储近十年来第一次宣布加息,吹响了收割全球的号角。

加息,指央行增加贷款利息和存款利息。简单来说,当贷款利息增加时,还钱的成本增大,很多人就会尽快把钱还给银行。当存款利息增加时,则会使现金在银行的收益增多,那么很多人就会把钱存进银行提高收益。

美联储加息,为了减少还贷成本,那些借来的钱自然要赶快回流美国,还给银行;为了增加收益,那些私人资本的钱,也会选择回流美国,新兴市场的风险毕竟还是比较大。

美元纷纷回流美国,新兴市场上的美元自然就少了,没有充足的美元,这些国家如何偿还外债?如何维持国际贸易?

新兴市场国家不得不动用外汇储备来渡过难关,就在这些国家外汇急剧减少之时,一件雪上加霜的事发生了。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甫一上任的特朗普就高举“美国优先”的大旗,奉行贸易保护主义。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造成全球性恐慌,资金都有避险本能,纷纷从新兴市场国家出逃,从2018年初到现在,从印尼、印度等亚洲新兴股市撤出的资金就高达190亿美元,创下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

特朗普还嫌收割的太慢,他还大打关税战:

3月8日,美国宣布将对进口钢铁征收25%的关税,对进口铝征收10%的关税。

特朗普加征关税的举动,成了压垮新兴市场国家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些国家本来就在国际贸易中处于被动地位,高启的关税必然会重创他们的外汇收入,缺少外汇来源,这些国家的货币在美元屠刀下,自然会出现崩盘。

屠刀之下

美元的屠刀之下,新兴市场国家也不会任人宰割。

尤其是经历了1998年金融危机的亚洲国家,早就“吃一堑,长一智”了。

还是以印尼为例,虽然他的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为34%,为亚洲最高。

便是相比阿根廷、南非或土耳其而言,印尼的情况要好得多。

印尼政府面对此次危机,使出了三招组合拳:

第一招:加紧外汇管制。自9月3日起,除非印尼央行批准,严禁任何企业或个人携带、托运、寄送价值10亿印尼盾(约合50万元人民币)及以上外币现金出入境。

第二招:暂停大型项目。9月5日,印尼政府宣布推迟数个发电站的建设,预计此举可以节省100亿美元左右的资金。

第三招:提高关税。印尼政府提高了1100多种消费品的进口税,就是为了减少进口,以便节省外汇。

印尼最大的底气还是来源于他的外汇储备,虽然只有1100多亿美元,但是比20年要好很多。

更大规模的外汇规模,更强有力的措施,相较于20年前的失败,印尼或许可以渡过这次货币危机。

结束语

特朗普为了确保美国的利益,收割其它国家毫不手软。

新兴市场国家的人民尤其悲惨,他们辛辛苦苦挣来的财富,在货币战争中被美国攫取殆尽。

没有硝烟的货币战,更加杀人诛心!

美国的贪婪永无止境!

全世界发展中国家联合起来,一齐发出响亮的怒吼:

美利坚不倒,世界不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