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调查委员会听说,澳大利亚保险公司承认该行业存在数百起不当行为,披露了一连串的问题,包括错误地驳回理赔,向客户收取过高的费用或销售不当。

随着委员会本周将注意力转向保险业,高级律师奥尔(Rowena Orr QC)的开场致辞概述了保险巨头在向皇家委员会提交的意见书中承认的一系列不当行为。

奥尔表示,人寿保险巨头在大约五年内已经支付了超过60亿元的佣金,这突显出有冲突的薪酬在这个行业仍然发挥着关键作用。

澳大利亚有1690万份人寿保险单,每年从客户那里收取183亿元的直接保费。这些政策中的大部分都包含在人们的退休金中,而其他政策则由财务顾问或呼叫中心出售。

奥尔女士说,Clearview将成为该委员会第一个案例研究的对象,该公司告诉委员会,有225起与人寿保险有关的案件可能构成不当行为或低于社区期望的行为。其中16起涉及不当销售。

据称,该公司刻意把价格更加昂贵、但覆盖范围却比较小的垃圾保险产品圾保险卖给贫困的客户。直到监管部门明确表示将开始打击这个已经变得“过度饱和”的细分市场,该公司才终于放弃了这种针对较贫困客户的策略。

奥尔说,Insurance Australia Group承认了112起不当行为,包括与处理理赔有关的一些“系统性问题”。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承认37起与保险有关的不当行为或行为低于社区标准的事件。一个例子涉及成员被错误地拒绝理赔,或得到的赔款少于应得的份额。

NAB的MLC业务承认与人寿保险有关的不当行为,在过去十年中向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或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报告了40起违法行为。

联邦银行(CBA)承认了60起不当行为,其中30多起涉及人寿保险。例如,它依赖于已经过时的心脏病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医学定义,以及向约65,000名顾客出售不合适的消费者信用保险。

奥尔女士说,TAL是一家人寿保险公司,承认了31起不当行为,例如包括误导性的电视和在线广告。

奥尔女士表示,Suncorp以AAMI,GIO,APIA和Bingle等品牌销售保险,并承认未指明的不当行为或低于社区预期的行为。

安联(Allianz)发现了49起不当行为,其中包括2013年错误地从客户的银行账户中扣款,以及未及时回应6000份旅行保险索赔。

AMP承认“可能”存在不当行为,包括要客户从一种AMP产品转到另一种AMP产品,以便为财务顾问产生佣金。

拥有约100万份政策的Youi承认了12起不当行为案件,其中包括一些与灾难索赔有关的案件。

澳新银行的OnePath业务在过去五年中承认了17起与保险有关的不当保险事件。

西太平洋(Westpac)今年早些时候向委员会提交的文件列出了250多起保险事件,承认存在不当行为或行为低于社区对保险的预期。

奥尔女士说,全球保险业巨头QBE在其提交的文件中没有承认任何不当行为,但指出了“问题”,包括通过汽车经销商销售附加保险,它已经向成千上万的客户退还了约159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