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新银行集团目前正面临民事诉讼,以及卡特尔刑事指控。该指控针对的是澳新银行在 2015 年发行的有争议的 2550 万股股票。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 ASIC )已开始对该行提起民事诉讼,指控该行未能遵守其在向机构投资者提供股票方面的持续披露义务。

就在 ASIC 提出民事诉讼的几个月前,联邦检察官(CDPP)就已经针对同一笔交易中的澳新银行、花旗集团、德意志银行以及 6 名资深银行家,提出了卡特尔刑事指控。

澳新银行已表示,将对这两个指控捍卫自己的权力。

ASIC 称,澳新银行本应告诉市场,参与这笔交易中的联席牵头管理者,花旗、德意志银行和摩根大通,最终占据了该交易的近三分之一。

ASIC称,澳新银行本应告诉投资者,德意志银行、花旗集团和摩根大通在 8080 万股股票中占据了约 2550 万股。

但澳新银行首席风险官 Kevin Corbally 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澳新银行上周五表示,它没有意识到上市实体在股票配售中披露承销商对股票的认购情况的先例。该公司表示,在当时发行的股票中,被质疑的 2550 万股的股票,占发行股票的比例不到 1% 。

澳新银行首席风险官 Kevin Corbally 表示:“澳新银行披露的与配售有关的信息,符合其在澳交所披露的义务和市场惯例,我们正在为此事进行辩护。”

但澳新银行的融资,包括对普通股东的配售和 5 亿元的股票购买计划,令市场感到意外,因为当时的首席执行官 Mike Smith 曾暗示,这是不必要的。

澳新银行股价出现近 7 年来最大单日跌幅,散户投资者对给予机构投资者的优惠待遇感到愤怒。

独立的延付贷款计划行为与参与交易的各大银行对澳新银行股票供应的安排有关。

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调查。

德意志银行和花旗集团誓言要捍卫对他们及其员工的指控。摩根大通被认为有豁免权。

根据刑事卡特尔法,如果被判有罪,个人将面临最高 10 年的监禁或最高达 42 万元的罚款,而企业可能面临最高 10% 的年营业额罚款,或违法所得的 3 倍 的罚款。

这些案件引发了有关配股、包销协议和股票交易行为等某些方面的合法性的质疑,同时,银行正努力应对因其在银行业皇家委员会中对客户的不当行为而产生的名誉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