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2018中國各省利潤最高企業地圖:

地區 利潤最高企業

(排名從高到低)

2017

凈利潤(億)

北京 工商銀行 2860.5
廣東 中國平安 890.9
台灣 台積電 765.6
上海 交通銀行 702.2
浙江 阿里巴巴 640.9
福建 興業銀行 572.0
香港 友邦保險 413.2
貴州 貴州茅台 270.8
新疆 太平洋建設 212.4
吉林 中國一汽 193.0
山東 海爾集團 165.5
江蘇 江蘇銀行 118.8
湖北 東風汽車 94.6
遼寧 錦州銀行 89.8
重慶 重慶農商行 89.4
安徽 徽商銀行 76.1
天津 渤海銀行 67.5
河北 冀南鋼鐵 62.2
內蒙古 伊利集團 60.0
黑龍江 哈爾濱銀行 52.5
寧夏 天元錳業 52.0
河南 鄭州銀行 42.8
廣西 柳鋼集團 40.3
湖南 長沙銀行 39.3
四川 成都銀行 39.1
陝西 隆基綠能 35.6
江西 江西銀行 28.7
山西 太原鋼鐵 26.7
海南 海航集團 26.3
甘肅 蘭州銀行 23.6
雲南 雲南建投 17.3
西藏 西藏珠峰 11.1
青海 青海銀行 7.7
澳門

* 數據說明參見文末

這張利潤地圖上的logo,遠比營收地圖難認。這張利潤地圖中的道理,卻遠比營收地圖易懂。

34個省級行政區的利潤最高企業里,15家銀行,1家保險,1家多元化金融(中國平安)。

果然還是直接跟錢打交道的企業,更容易賺錢。

道理大家一直明白,但看到了現實還是難免忿忿:錢都讓銀行賺了,那實業的利潤空間在哪裡?那誰還去做實業?

對此小巴有兩點要說明:一是,全球皆然;二是,中國尤甚。

先說全球。

每次發布最大企業地圖的時候,都有讀者回復:Too big to fail.(大而不倒)

這句話是不怎麼對的,倒下的巨人太多了,比如最近的一個:本周一申請破產保護的西爾斯百貨,曾是美國零售業的旗幟,15年前世界500強第81名,到去年還在榜單上,今年說破產就破產了。

但是這句Too big to fail,放在金融業,還真沒太大錯。(當然也有巴林銀行、雷曼兄弟倒了,可終究是少數)

你猜在2018世界500強榜單上,最長壽的企業已經創辦了多少年?

英傑華保險,1696年。

巴克萊銀行,1690年。

清康熙二十九年創辦的銀行,如今大清都亡了一百年了,人家還活得瀟瀟洒灑——不是中華老字號那種瀟洒,而是世界500強那種瀟洒。

此等盛況,別的行業哪能得見?你是造汽車的,一百年後人們可能開飛行器;你是採油煉油的,一百年後人們可能用核動力;但是你借錢給造車和買車的人、造飛船和買飛船的人,改朝換代也罷,科技革命也罷,跟你有什麼關係?(最多被收歸國有)

除此之外,還有政府保駕。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20國集團(G20)共同組建了一個金融穩定委員會(FSB),該會幾乎每年都會發布“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G-SIBs)”“全球系統重要性保險(G-SIIs)”列表,意思是說:如果這些金融企業垮了,連鎖傷害過於巨大,政府該伸援手時就出手吧——這才是欽定的“大而不倒”。

30家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里,有中、建、工、農,也有上文提到的巴克萊;9家全球系統重要性保險里,有中國平安,也有上文提到的英傑華。

所以你看世界500強、美國500強,利潤之和最高的行業總是銀行——短期增長或許沒有科技企業那麼轟轟烈烈,但是長期穩如磐石。

說到底,是資本自身要增殖,永遠要增殖,銀行不過是其在人間的代理,順勢為之而已。

再說中國,中國的情況比全球平均更可怕一些。

對比來看,世界500強里共有金融類企業112家,其凈利潤之和,佔據全部500強企業凈利潤之和的31.76%;其中銀行51家,凈利潤佔據全部500強的22.35%。

美國500強里共有金融類企業84家,其凈利潤之和,佔據全部500強企業凈利潤之和的22.28%;其中銀行20家,凈利潤佔據全部500強的10.35%。

而中國企業500強……共有金融類企業41家,其凈利潤之和,佔據全部500強企業凈利潤之和的51.19%;其中銀行17家,凈利潤佔據全部500強的43.41%。

超過一半的利潤被金融行業賺走——這個比例還是近五年來的最健康水平:

如果你覺得橫向、縱向對比還不夠明顯,就再加上行業對比,看看中國銀行業較之其他行業是個什麼利潤水平:

這就是為什麼,利潤最高企業地圖上的一半省份都是銀行,大省就是全國性銀行,小省就是地方性銀行。

不要質問我:“江蘇居然不是蘇寧?”我確認過,不是。

不要質問我:“四川居然不是五糧液/新希望?”我確認過,不是。

不要質問我:“安徽居然不是海螺集團?”我確認過,不是。

……

官方色彩濃厚的中國企業聯合會,在近幾年的《中國500強企業發展報告》里,一直將此形容為“中國金融和非金融企業的矛盾”,甚至說:

在經濟現實活動中,中國非金融企業和金融企業的矛盾的確比較突出。當前和未來一段時間中國實體經濟要發展壯大,就不能不解決好這些關係和矛盾。

很委婉了,也很不委婉了。

我們當然理解,銀行業肩負着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的重任,但在中國,金融更該做的是不是服務實體經濟和國計民生?

根據界面的報道,目前上市公司通過銀行借款,一年期貸款利率在7.5%至8.5%之間;而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中小企業通過銀行貸款,利率在9%-10%左右——如果他們貸得到款的話。

今年中企500強的凈資產利潤率是9.54%,製造業500強的凈資產利潤率是9.23%。利潤空間有多少,實業有多不易,大家自行判斷。

2011年,民生銀行行長洪崎曾說:企業利潤那麼低,銀行利潤那麼高,所以我們有時候利潤太高了,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

2015年,建設銀行前行長張建國說:銀行也是弱勢群體。

2018年7月,英國《銀行家》雜誌發布新一版全球銀行1000強,工、建、中、農首次包攬前四名。

好厲害。

一些較真的說明

1.企業利潤數據(2017年)主要來自2018世界500強、中企500強、中企1000家,為企業自願申報或上市公司公開數據;按照這些榜單的慣例,凈利潤對應歸母凈利潤;

2.企業所屬地區由總部所在地(而非公司註冊地)決定,例如萬達集團、龍湖集團,總部在北京,就算北京企業;

3.集團公司控股上市公司的情況,凈利潤按合併財務報表後的集團利潤為準,例如宜賓五糧液股份有限公司年報凈利潤96.74億,而五糧液集團在中企500強榜單上的凈利潤為23.40億,以後者為準;

4.一個特例是茅台,去年還以茅台酒廠集團申報中企500強,今年卻是以貴州茅台股份;我們無法獲知2017年集團凈利潤,只得依照榜單選用了上市公司數據,不過這對茅台在本省的冠軍地位並無影響;

5.排名不含中國煙草總公司,2014年後沒有該公司的公開利潤數據,所以我們不得而知;此前許多文章的“萬億利潤”之說,其實把煙草行業利稅混淆成了中煙凈利潤,對比來看:2012年煙草行業利稅8649億,同年中煙凈利潤1650億,工商銀行凈利潤2387億;所以今年中煙凈利潤大約多少,是否高於工行,都很難說;

6.西藏、澳門皆無企業登上世界500強、中企1000家;不得已對比了西藏上市公司年報,列入西藏珠峰;而澳門企業財務數據太少,只得空缺;

7.整理利潤地圖遠比營收地圖為難,不足之處還請諒解,歡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