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又一次在欧盟出现——一如过去这些年里一直在发生的那样。不过这一次无关难民或欧元,而是有关数字企业:并非所有成员国都愿意发起一场针对科技巨头的“税务围剿”。

欧盟原本希望在今年年底前通过一项针对互联网巨头的增税计划,将在欧洲全境适用。然而,在11月6日刚刚结束的欧盟财长会议上,数个成员国的财长已经表示,将拒绝这一提议;另有数名财长表示,如欧盟未能如期通过,本国将出台自己的数字税计划。

这显示,在欧盟层面提出的这项数字税计划将暂时搁浅,而欧盟离自己期待建立的单一数字市场仍然遥遥无期。

欧盟以其对科技巨头的严格监管而闻名。今年3月提出的这项数字税计划最初包含两个部分:

第一、长期计划是进行彻底的税制改革,让数字企业在它们与用户通过数字渠道开展“重要互动”(“significant interaction” )的国家付税。这一目标是针对当前欧盟税务系统的漏洞而提出的:目前数字企业只向其总部所在地的政府缴税,尽管它们的实际业务往往发生在多个国家。许多企业因此刻意将全球总部或欧洲总部设在爱尔兰等低税收司法辖区,从而合法避税。

据欧盟委员会估算,数字企业的平均实际税率(effective tax rate)只有传统经济实体的一半。而许多规模较小、扎根本国、无力转移至税收优惠地的企业则遭受损失。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这是数字企业在滥用欧盟当前的税务便利,需要调整。

第二、在进行彻底税制改革之前的过渡时期,开始征收一项临时的数字税(interim digital tax)。数额为营收的3%——在过去,政府通常只对利润征税,而非营收。征税对象为全球年收入超过7.5亿欧元、欧盟区收入超过5千万欧元的数字企业。符合这个条件的企业大约在180家左右,包括谷歌、脸书、优步、推特、亚马逊等科技巨头。若能成功征收,它将为欧盟带来每年超过50亿欧元的收入。

在支持者看来,这项临时税收的合理性在于,现有的税务框架下,数字企业有许多业务是不被纳入缴税范围的,比如出售在线广告位,出售用户数据等。6日召开的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委员会(ECONFIN)会议上,主要商谈的是临时税收的可行性。

这项增税计划由法国总统马克龙最先提出,并得到了欧盟委员会的支持。值得指出的是,对科技巨头增税将有利于迎合那些认为数字新贵们分走了大部分社会财富、导致社会不公的民意。马克龙自今年以来持续遭遇国内的民意滑铁卢,欧盟也面临明年5月议会选举的压力。

但马克龙似乎没能在这一点上得到其他成员国的有力支持。

反对声音来自北欧诸国。在6日的会议上,爱尔兰、瑞典、丹麦三国的财长明确表示无法接受这项计划。但这并不算意外:事实上,自3月起草提案以来,已经不时有国家私下表示过反对。

反对的原因包括:担心美国报复,因为大多数互联网巨头是美国企业,特朗普总统很有可能将其视为是欧盟对美国企业的税务围剿;欧盟数字企业将处于更加劣势地位,由于欧盟的数字企业体量较小,更无法承担增税的后果;只有欧盟自己这样做是不行的,需要寻求一个全球的解决方案。

尽管欧盟已经承诺会跟经合组织(OECD)进行谈判,从而寻求“全球性的解决方案”,但很明显,这对那些自身数字产业发达的国家(如瑞典),或是全球科技巨头青睐的避税天堂(爱尔兰)而言,说服力还不太够。

而更多成员国则表态,如果不能在欧盟或OECD的层面达成覆盖面更广的协议,他们将独立展开本国对数字企业营收征税的计划。即将脱离欧盟的英国此前已经宣布,将在2020年开始征收2%的数字服务税。据估计,这将为英国政府带来4亿英镑的收入。大约有另外十个成员国作出了类似表态。

欧盟第一大经济体德国则态度模糊,这显然让法国感到失望。一年半以前,默克尔政府即已经向马克龙表示了对这项计划的支持,并在今年6月签署的“梅塞保宣言”(Meseberg Declaration)中重新敲定了将推动该计划于年底通过的共识。但在财长会议上,德国反应冷淡,似乎转了风向,无意帮助计划尽早推行。

在欧盟的决策中,税务一直是各成员国政府最敏感的权力之一,一项提案的通过需要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就目前的状况来看,进展并不乐观。

法国对此作出了妥协。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在会议上表示,可以接受到2020年底之后再实施新税法;同时向经合组织施加压力,以加快谈判达成国际解决方案。

法国官方似乎并不信服特朗普会因此而报复欧盟的说辞。如果连美国在欧盟最亲密的盟友——英国——都能理直气壮地执行这项协议,其他欧盟国家似乎没有什么好顾虑的。更何况,硅谷大佬中极少有特朗普的亲密朋友;相反,有不少是特朗普日常抨击的对象。

欧盟成员国间的分裂再次凸显。在6日的会议上,作为主持人的奥地利财长勒格尔(Hartwig Löger)直言不讳道,在下一次讨论之前,各国应该厘清自己国内的状况,阻碍究竟是技术上的、还是政治上的。“我们有理由去为欧洲找出一个和谐的解决方案。”他在会后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