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是一條帶血的主線。

這是我此前反覆提及的。而今,這條帶血的主線,正在深刻左右着趨勢的演變。

最近,股市跌、大宗跌、非美貨幣跌……驀然回首,似乎已經是滿目瘡痍。美聯儲持續不斷的加息與縮表,正在引起全球的流動性空前緊張。

比加息更可怕的是縮表

很多人把目光盯在美聯儲加息上,密切關注美聯儲的下一次加息,實際上,對全球流動性影響更大的是縮表,其殺傷力要比加息大得多。道理非常簡單,美聯儲加息,還只是提高資金的使用成本,而縮表則直接消滅流動性,使得緊縮的威力變得更為可怖。

比如,10月31日這一天,美國有三隻國債到期,金額總計為230億美元,而美聯儲並沒有將這部分釋放出的額度置換為新債,這意味着美聯儲單周縮表的規模創下記錄新高,總共達到338億美元。

縮表,用一句話來解釋,就是縮小資產負債表規模。與通過加息來提高資金成本、抑制貸款活動相比,「縮表」等於直接從市場抽離基礎貨幣,相應地對流動性的影響也就更大了。

即使美聯儲加息的節奏,因為種種原因有所放緩,但縮表的步伐,縮表的強度和力度,並沒有削減的意思。

特朗普希望美聯儲放慢加息節奏,這有利於美國經濟增長。具有高度獨立性的美聯儲,在按照自己的計劃向前推進,但是,在油價持續下跌通脹壓力減輕的情況下,美聯儲也可能會做一些調整,比如,放慢加息步伐,而繼續縮表。

這樣的話,既不傷害美國的經濟增長,又會快速抽干全球的流動性,引爆其他經濟體的債務危機,促使資金加速迴流美國。

特朗普作為一個精明的商人出身的總統,他的行為方式不拘泥於常規,他在利用自己的手腕,間接影響美聯儲,事實上,這種影響的確已經產生了一定的效果。

全球市場陷入恐慌性下跌

在美聯儲持續縮表和特朗普發起的此起彼伏的貿易戰的影響之下,全球恐慌情緒正在蔓延。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全球除中國以外的股市暴跌。

之所以把中國摘出來,是因為中國股市下跌早於這次的美聯儲強勢縮表,在美聯儲沒有開槍的時候,一向獨立自主的A股就已經以近乎自宮的方式不斷演繹壯美的下跌。

美聯儲縮表,在不斷抽走流動性。從10月3日開始,美國股市開始持續下跌,道指從26951.81點的高點,下跌到11月20日,最低跌到了24122.23點,跌去了2千多點,猛一聽跌得跟A股挺像的,很親民,親切之感油然而生。

但是,道指是從2009年3月5日的6470.11點漲起來的,至今,仍然在高達24400點的上方。這樣一比,就令人多少有點心塞了。

有意思的是,即便在全球股市沒有跌的時候,A股都在跌,當全球股市大跌的時候,許多人依然認為,A股可能成為最後的希望,第N次「最後一跌」即將完成。A股之所以歷經這麼多年的苦難而不倒下,這,或許就是最好的答案。

股市跌,非美貨幣跌,大宗商品也在跌——對經濟前景的悲觀乃至恐慌情緒,正像傳染病一樣擴散,引發大宗商品的下跌。甚至,連比特幣也在暴跌。11月19日,比特幣跌破5000美元。11月20日,比特幣一度跌破4300美元。至此,比特幣在年內的跌幅已經超過65%。在巨大的恐慌之下,一切都在破碎……

當前,應該把規避風險放在第一位

恐慌情緒蔓延迅猛。樓市的寒冬也正在飛速到來。樓市在各地怒砸售樓部的狂潮中,正在發生巨變,這是前所未有的巨變。長年累月的透支,已經無法支撐起如此之高的房價。樓市的焦躁與恐慌,一起瀰漫。

最重要的因素是債務。由於家庭財富主要集中在樓市,許多家庭負債沉重。1996年,中國居民槓桿率為3%,2008年為18%,但是,在房地產去庫存拉抬房價之後的2016年,達到了44.4%,2017年更是超過了54%。

當居民的財富被透支殆盡,消費的低迷是順理成章的,而消費不足,又很容易引發連鎖反應。

更重要的是,企業負債。國與國之間的博弈,一國經濟的基礎,最終還必然落在企業身上。當企業被沉重的債務壓着,疲憊不堪地應對債務問題,經營、發展倒位居其次了。企業飽受債務危機的重壓,飽受流動性緊張的困擾,許多企業將因承受不住而倒閉,進而引發失業潮……

美聯儲縮表比加息更快地抽干日益緊張的流動性,讓債務危機最脆弱的那塊短板迅速炸裂消失,從而,使得債務危機飛快地被引爆。在這個階段,美元為核心的資產是相對安全的。而股市、非美貨幣、大宗商品等的下跌,乃是常態。

一個清醒的人,應該正視並適應這種常態,努力與其保持同步,而不是用幻想去構築所謂的「某某底」,從而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

人的一生中所面對的,一邊是風險,一邊是收益,兩者同等重要。在某些時候,應該把收益放在前面,而在另外一些時間,應該把規避風險放在第一位,比如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