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lworths希望新州政府允许其员工在圣诞节那天继续打包货架,这引发了该公司与SDA(商店,分销和联合雇员协会)的争吵。
SDA的新州/首都领地分支机构于12月5日在悉尼中心商业区举行游行,抗议此举。
新州工党领袖Michael Daley参加了这次集会,并重申了ALP的承诺。
Daley先生说:“我认为,圣诞节和节礼日时人们应该与他们朋友和家人一起度过,这就是我们承诺废除联合政府节礼日立法的原因。”
“没有证据表明节礼日的开张对整体经济有任何贡献。”

Woolworths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正寻求劳资关系部(Department of Industrial Relations)的许可,以便让员工在圣诞节早上继续工作五个小时,这样在节礼日那天他们还可以为顾客补充货架。
这位发言人说:“其他所有州和地区均准许在公众假期进行这类补充存货工作。”
“我们在新州有38000多名员工,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告诉我们,他们想要在圣诞节获得这份公共假日工资。”
“我们会充分尊重团队成员与所爱之人共度圣诞节的权利,我们不会强迫任何不愿意加班的员工加班。”

根据2008年的《新州零售贸易法》,非贸易经营活动可于圣诞节午夜至凌晨五时进行。
Woolworths是唯一一家申请在圣诞节运营的公司。
Coles并没有提出类似的申请,近年来,其他申请让员工在圣诞节和澳新军团日工作的公司也遭到了拒绝。
Woolworths称,在其他州的限售日之前,他们会招募一些主动加班的人。
一位发言人说:“一家门店如果无法找到足够的自愿劳动力,Woolworths将不会在该门店进行这些活动。”
SDA的新州/首都领地分支机构秘书长Bernie Smith说:“Woolworths的员工们得在应该和孩子们一起打开圣诞礼物、准备圣诞午餐的时候必须要挪出时间在货架上备货。”
“任何曾在零售业工作过的人都知道,现实情况是,在挑选班次时,工人没有发言权。”

新州财政厅长Dominic Perrottet表示,有些职业不得不在圣诞节期间也要工作。
他说:“但我的观点是,企业应该尽一切可能确保员工至少有一天可以休息。”
除非符合公众利益,而且有例外情况,否则Perrottet先生的部门不得同意申请。
与此同时,全澳各州府的Kmart工人以压倒性优势投票支持一项新的两级工资协议,该协议恢复了全部加班工资,并为现有员工保留了基本工资。
Kmart的3.2万名员工中,有2.3万人参加了这次投票,其中有2.1万人投了赞成票。
公平工作委员会现在将考虑批准与Coles和Woolworths员工类似的协议。
SDA澳大利亚秘书长Gerard Dwyer表示,Kmart员工明确表示,他们“希望保护自己的税后工资,提高周末的加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