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输出国组织与伙伴国(OPEC+)6日起在维也纳召开部长级产量会议,目前所有与会者都同意需要减产,毕竟目前客观环境并不理想,国际油市供给过剩,油价跌到一年来低点附近。若不能达成新的减产协议,2019年油市将再度供给过剩。

OPEC+的确需要减产,才能平衡2019年的油市供需,避免库存再度增加,导致油价疲软。OPEC自己估计,如果维持10月的产量水平,2019年全球油市每天将累积140万桶的库存。

然而,要达成新减产协议并不容易。沙特阿拉伯坚持各国应分担减产数量,且沙国及俄罗斯要求OPEC+依两国增产后的水平作为新的减产基准。但其他伙伴国认为今年5月来两国的日产量已共增加150万桶,因而造成油市供给过剩,因此现在应由沙俄承担减产责任。

沙国的处境相当艰难。从经济角度来看,沙国需要减产抬价,但在政治面却可能无法承担减产的后果。「哈绍吉」事件后,美国总统川普迄今仍表示尚无证据证明此案与沙国王储宾沙尔曼有关,同时又一再要求沙国不得采取拉升油价的行动,这使沙国很难在本周的部长会议上主张大量减产。

如果不做成新的减产协议,而只是将现有的协议延长,同样会有问题,尤其是伊拉克未必会同意;因为伊拉克政府与库德区政府可能在短期内即达成恢复石油出口协议,因此未来几个月产油量将大增。

至于非OPEC伙伴国,俄罗斯虽表示同意延长减产协议,但「魔鬼藏在细节中」,且俄国总统普亭表示60美元左右的油价「绝对理想」。

另外哈萨克11月产量创新高,墨西哥老旧油田的减产期也将结束,因此要说服这些伙伴国连续第三年减产将更困难。

如果这次OPEC+决定将现有减产协议自动延长,将使沙国、大公国及科威特将产量压回到半年前水平,其他国家则无须减产。这虽足以使2019年油市恢复供需平衡,但沙国产量将比目前明显减少,仍可能引发川普不满。

因此彭博信息石油产业专栏作家朱利安.李认为,这次OPEC+会议所能做的最佳决议,就是等到2019年初再开会决定,届时川普可能会决定美国也需要较高的油价,沙国才能进一步减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