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李嘉誠家族的長和系財團宣布終止涉資130億澳元(約合94億美元)的澳大利亞最大天然氣管道公司APA集團收購交易。這筆潛在交易是今年5月長和創始人李嘉誠退休後,繼任者李澤鉅及長和系公司首次試圖收購海外能源資產,曾有望成為該集團有史以來最大一筆海外收購。

  自從次子李澤楷自立門戶之後,長和系的後主會落到誰的頭上眾人早已心知肚明。2018年3月16日,李嘉誠正式將舵盤交予長子李澤鉅,自此,在父親李嘉誠的輝煌業績面前,李澤鉅始終承受着如何將李氏家族產業帶向更高高度的壓力。

  長和系終止收購APA集團,是李嘉誠持續多年不斷擴張的能源帝國的一次少見的受挫。對於繼任者李澤鉅來說,首戰告負,令其備受壓力。

  據不完全統計,李嘉誠在過去的33年間累計進行能源投資超過20筆,投資領域遍布能源生產環節到能源輸配環節、終端用能環節全鏈條。而李澤鉅,則陪伴父親這33年,打下了能源帝國的江山。

  當外界總是偏好以“某某時代結束”宣揚的時候,李澤鉅更希望能證明自己,而非父親光環的庇佑。長和系澳洲受挫,讓李澤鉅證明自己蒙上了陰影,引發了外界對李澤鉅能力的猜疑,以及對長和系下一步動作的種種揣測。

  李澤鉅與李家命運

  與次子李澤楷緋聞頻出、上盡娛樂版面的高調相比,李澤鉅更加成熟穩健,對於一個已經成型的商業帝國而言,“求穩”尤為重要。已經在長和系工作33年的李澤鉅,贏得了父親的認可以及管理層和股東的信任。

  作為家裡的長子,54歲的李澤鉅一開始就把自己和家族的命運,牢牢地維繫在一起。17歲時,他聽從父親的安排,進入斯坦福大學念土木工程系。此後,他又攻讀了結構工程碩士學位。畢業後,李澤鉅順理成章地加入長江實業家族生意,後再次順從父意,入了加拿大籍。

  2018年3月16日,香港,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主席李嘉誠正式宣布退休。圖為李嘉誠與長子李澤鉅(左)。

  外界對於這個名字最大印象,來自於早年驚動香港的綁架案。1996年,李澤鉅在日常上班路上被“世紀賊王”張子強綁架,經歷過自動步槍和手槍指着腦袋的驚魂時刻。當晚,張子強孤身登門李家別墅,開價20億港幣,李嘉誠最終以10.38億港元贖回李澤鉅,這對其造成了巨大的影響。跟李嘉誠外向溫和以及積極樂觀的人格魅力相比,李澤鉅看起來更內斂、冷漠,謹小慎微,隨行總有保鏢貼身全程護送。

  李嘉誠最偉大的兩筆交易中都有李澤鉅的身影,一是投資赫斯基;二是“和記賣橙”。

  投資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是一次完美的抄底,購入時該公司負債纍纍,現在,它是李嘉誠及和黃最賺錢的現金奶牛。李嘉誠投資赫斯基能源至少賺到了300億美元,當初李嘉誠投資赫斯基能源才花了32億港幣。2017年,赫斯基實現凈利潤7.86億加元,較上年同期減少15%,日產原油32.29萬桶。2016年,赫斯基實現息稅前利潤同比增長54%,是長和業績增長的主要原因之一。

  根據加拿大法律,非加拿大籍人士不可持有加航超過25%的股份,這也成為赫斯基項目最大的阻礙。而李澤鉅加拿大國籍的身份,是李嘉誠當年得以由李澤鉅出面收購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52%股權的關鍵,也是李氏家族收購加航的前提條件。

  “和記賣橙”,則是1999年底,在李澤鉅主導下,公司將Orange轉售給德國的電訊集團曼內斯曼,後把收回的曼內斯曼股票高價出售於英國Vodafone。一轉手替集團賺了超過1600億港元。

  有人這樣評價道,三十三年來,李澤鉅像個職業經理人一樣,在父親的光環下兢兢業業,他身上流露出李嘉誠性格中明顯的穩健、職業等特點,但似乎也少了那份能穿透迷霧與阻礙的睿智和膽識。

  李氏“買下”英國

  2010年起,李嘉誠開始靜悄悄甩賣大陸、香港資產,收回的巨額現金的一個重要流向地就是英國。

  2013年以來,據不完全統計,李嘉誠在大陸、香港地產上套現高達1010億港元,下圖就是這些年來,李嘉誠家族套現的大單交易表。

  這些錢究竟去了哪裡?答案是歐洲,特別是英國。在李嘉誠7500億元的歐洲資產中,英國就佔到了3000多億,毫無疑問的“李氏大本營”。

  從2000年開始,李嘉誠旗下的和黃就開始進軍英國,當年花了36億英鎊購買電信運營牌照。

  2010年開始,李嘉誠旗下的另外一個旗艦長江基建牽頭財團以90.3億美元收購英國電網。一年後,長江基建又出手,以38.7億美元收購英國水務業務,之後又以24億美元買下了Northumbrian自來水公司。

  2012年,李嘉誠再次大手筆以30.32億美元收購英國管道燃氣業務,之後又收購了英國曼徹斯特機場集團。2014年,和黃又投資了15.12億美元在倫敦商業區金絲雀碼頭重建ConvoysWharf項目。

  據英國《金融時報》統計,英國約25%電力分銷市場、近30%的天然氣供應市場、近7%的供水市場由李嘉誠及其旗下公司掌控。而且這種投資隨着內地資產的套現只會持續增加。

  不過隨着英國脫歐,英鎊跟歐元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對整個和黃的流動性還是造成了相當的影響。本着其“不賺最後一個銅板”的理念,李嘉誠依然看好英國未來的走向,不過也在為李氏家族尋找着新的突破口,而這,就是澳洲。

  澳洲受挫

  英國為李嘉誠的旗艦公司長和創造了很多利潤,但英國決定退歐造成了英鎊走弱,該國的全球貿易規則面臨的不確定性升高,不利於李嘉誠的業務,為了減輕對英國的依賴,分散長江基建降低其在英國的投資,李嘉誠開始向澳洲進行戰略轉移。

  2016年其旗下長江基建與國家電網公司競購澳大利亞電網公司Ausgrid,也是當時僅剩的兩家競標方,但後被澳大利亞政府阻撓。彼時,還是澳大利亞財長的莫里森(ScottMorrison)表示,“之所以做出這種決定,主要是與國家利益有關,而且與目前提議的交易結構和資產性質有關。”

  不甘止於這片沃土之外的李嘉誠另闢蹊徑,於次年以約424億港元(約合376億元人民幣)收購了澳洲能源公用事業公司——DUETGROUP,該公司在澳大利亞、美國、英國和歐洲擁有並經營能源公用事業資產,由4家獨立法律實體(DUECo、DFL、DIHL及DFT)組成。自此,李氏家族在澳洲這片沃土站穩了腳跟。

  地產是李嘉誠拿手且偏好的領域。目前,長江集團在澳洲坐擁的葡萄園有5800公頃,包括在南澳的QualcoWest,Qualco East, Miamba、Bussorah及SchubertsVineyard等。2010年,李嘉誠斥資4580萬元收購酒品信託基金(ChallengerWineTrust),這一舉動讓他成為全澳第2大葡萄園的主人。此外,李氏在阿德萊德北部DryCreek區購買了當地的齊盛鹽業(CheethamSalt),把全澳最大鹽業生產商的桂冠也戴在了頭上。

  除在南澳的投資外,長江實業的資產遍及全國各地,持有50%Vodafone的股權,以及澳洲最大植物保護產品承造商Accensi 及澳洲水務公司AquaTower,李家還在本地成立了長江生命科技集團(Amgrow),管理本地農產品業務。

  李嘉誠也加入天然氣分銷商Envestra的競標項目,並以23.7億美元的出價,即每股1.32元壓過對手APA。隨後,同樣競逐Envestra的股東APA集團決定將所持的Envestra的33%股權悉數出售予李氏旗下的長建財團,使李家完全獲得Envestra的控制權。

  李嘉誠的胃口遠不止於此,繼任的李澤鉅接過開拓澳洲沃土的使命,對當初的對手APA打起了主意。

  公開資料顯示,2000年上市的APA集團是澳大利亞能源基建行業的領頭羊,旗下有兩家子公司APT及APTIT,擁有和管理着超過200億美元的資產組合,在澳擁有1.5萬公里的天然氣管道,佔據全澳輸送系統56%,覆蓋澳大利亞130萬個家庭和企業用戶。截至2017年12月31日,APA集團未經審計合併資產凈值約為39.39億澳元,其2016財年-2017財年,稅後利潤為1.79億澳元及2.37億澳元。

  如果李嘉誠收購APA成功,長江基建在澳洲天然氣管道市場份額將從現有的15.2%增加到59.8%,這意味着李嘉誠將控制大半個澳洲天然氣管道。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這筆涉資130億澳元(約合650億人民幣)的澳大利亞最大天然氣管道公司APA集團收購交易,同樣也是李氏集團有史以來最大一筆海外收購,又折在了新任財政部長喬希·弗萊登伯格(JoshFrydenberg)手裡。“我已經向長江實業公司為首的財團提出初步意見,認為其收購APA集團的提議不符合國家利益。”

  李家在澳洲的步伐不會因此止步,含金的沃土將直接關係到李氏家族的獲利能力。作為李嘉誠能源版圖的核心,成立於1976年的電能實業,在歐洲、北美、大洋洲以及東南亞等地區都有業務,業務領域涉及傳統的煤炭、發電、配電行業,也涉及可再生能源利用等新能源行業。

  2017年電能實業實現凈利83.19億港元,同比增長29.6%。其中英國地區業務貢獻37.9億港元,受稅收及匯率影響,同比下降14.7%;澳洲業務同比增長42.7%,達到13.88億港元;加拿大業務同比增長38%。

  或許僅是順應大勢而為,又或許是為了給繼任者指明道路,進入21世紀後,李嘉誠利用其擅長的長線投資方式,通過投資清潔能源以應對全球能源轉型挑戰。2012年以來,他陸續收購了以色列凈水技術公司Kinrot、新西蘭廢物管理公司EnvironmentWaste、葡萄牙風電公里Iberwind、日本電動車企業GLM85.5%的股份等。

  業內人士分析稱,在區域布局上,李嘉誠的能源投資決策呈現出高度的穩健性。李嘉誠並未選擇在能源基礎設施尚未完善、經濟發展潛力較大發展中國家實施能源布局,而是選擇能源管制透明、社會環境穩定、利潤回報水平高的發達地區或國家進行能源投資。

  然而,今年李嘉誠已經90歲了,他老了,將偌大的帝國江山託付給了李澤鉅。

  李嘉誠如是說:

  安全比利潤對我來說更重要。我從來就不是大家說的是什麼超人,我可能算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但我其實更是一個普通的人,甚至是一個老人。我希望我的人生能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而不想在晚年再橫生枝節。我也希望我的家人和我的商業在我故去之後,正常運轉,得到良好的繼承。

  房地產創造富豪的時代已經過去,李氏家族在新經濟領域內,尚未有大規模的投資與建樹,且已經“逃離”了中國這顆仍在成長的大樹的庇佑。未來一二十年,李氏家族財富增長面臨更大挑戰,毫無疑問,繼任者李澤鉅將承擔更多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