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首晟教授生前十分关注区块链,他曾说,在四年以前区块链出现时,他就很关注。他认为区块链技术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大趋势的一部分。

对于张首晟教授的辞世,同样看好区块链的天使投资人、教授生前的好友杨宁发文与教授告别,并回忆了丹华资本的发展历程以及困境。

杨宁说,教授生前压力很大,至少有中美经济关系紧张、团队内部争斗、丹华业绩惨淡三方面。

杨宁认为,相比于其他两点,或许丹华的投资业绩最为令人惋惜。

教授更爱的是教书,自然也将更多时间用于学术和研究上,并非全身心投入投资,多进行最后的把关。

教授这样一个丹华最正派、最负责的人,却要为一群没有担当的投资人的行径去负责。作为张首晟的好友,与其说遗憾,或许杨宁对教授更多的是心疼吧。

以下为杨宁发文全文:

利益相关:丹华美元基金LP,教授生前好友。

教授一去,举国一片悼念声。

教授生前压力,至少有三方面:中美经济关系紧张,团队内部明争暗斗,丹华基金业绩惨淡;

年初FBI集中约谈千人计划专家的同时,也曾经与张教授谈话,希望其不要继续投资人工智能等美国尖端技术公司。

11月底,美国再次发布新的301报告,报告中点名通报丹华基金主要LP为中国国企。

https://ustr.gov/sites/default/files/enforcement/301Investigations/301%20Report%20Update.pdf

团队明争暗斗,既包括丹华美国万某,丁某等年轻人借用丹华基金品牌暗谋私利,私自向项目方索要回扣;也有内部矛盾重重,争抢项目送币福利。

几位年轻人头顶“区块链女皇”,“币圈新生代掌门人”等丹华资本赋予的光环,却做着为自己博名利,挖基金和投资人墙角的事情。

一名董事总经理,教授夫人的朋友孩子,更是与合伙人谷安佳直接冲撞;在矛盾愈演愈烈之时,教授也多次表达过为难。

内部斗争,于万卉离开丹华之时暂时告一段落,各方面都买教授的面子,但争夺利益之事仍未停歇。

从一名基金从业者的角度,几位团队成员追求个人名利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基金的利益自己只有小部分,个人的利益却是百分百的;更何况谁也不会在基金工作一辈子。但是几位年轻人做出的有悖投资人利益的行径,着实是令人齿冷的。

投资业绩,比起以上的两点,或许更加令人惋惜。

丹华一向以硅谷华人基金翘楚自居,从融资额和投资总数来看,都领跑硅谷。改变了华人基金只投早期天使的状况,直接参与到A轮 B轮甚至更后期的投资。在短短几年间完成了超过150家项目的投资,获得了空前的声誉。

然而,教授个人相当一部分时间要花在学术和科研上,投资并不能全身心投入。科学上高屋建瓴的成就也帮助不到投资的经验。丹华呈现出相对民主的投资决策机制,多由年轻人参与,教授把关。投资项目时多有失误。

丹华一期成立于2013年,大部分项目获得了足够的成长时间。从这期投资的项目来看,几个重金投资的项目:光场相机LYTRO,机器人公司3D Robotics,无人机Airwave, 室内地图Insidemaps, 机场用车Flightcar等均血本无归。其余大部分项目也面临增长停滞。基金投资的表现最好的明星项目AutoX; META; 也在与Pony.ai; Hololens等项目的竞争中处于下风。基金账面回报仅为约1倍,基本不存在能够返还投资者受益的可能。

丹华基金受到大陆关注主要是在2017年的币圈狂欢,一度成为中国最有名望的区块链基金。然而众人所不知的是,基金受LP Agreement所限,并不能直接投资代币,仅能通过投资项目公司股权的方式投资。而丹华基金在2018年1月,终于与LP达成协定,允许投资项目代币,这才重仓进场,却怎料将大部分资本投资在了历史最高点。基金投资的ZIP, UUU, HSC, IHT, RFR均告惨败,仅有ZIL及时退场收回成本。在交易所中投资的OK和Fcoin也是几乎清零,成为了这一场资本泡沫中,最被看好也最为万众瞩目的失败者。

教授曾经不止一次的讲过,他最爱的还是教书。作为一位声名显赫,学术成就登峰造极的学者,他同样在意自己的名望;我对教授的选择无比遗憾,因为这只基金中,他是最正派,最为投资人利益负责的那一个;但最终,这样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却要为一群没有担当的人的行径而负责。

教授是那么的令人尊敬,硅谷有千百名教授,但教授一词,永远特指张教授。他是每个人心中的 THE PROFESSOR

教授是那么的纯粹,他的名字在他生前,被无数下属消费;而在去世后,又被无数网友消费;有多少人,在教授去世后发合影悼念,只为了炫耀自己曾经与教授相见。

但我想,这个道骨仙风的学者,倘若看见这一幕,也只是会淡然一笑,摆手念到:不碍的

别了 首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