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7日,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金墉(Jim Yong Kim)意外宣布辞职。

2012年,金墉由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担任世行行长,并于2017年连任,其任期本应到2022年。

但还剩三年时间,金墉却辞职了,很多人都在揣测背后的原因。

马云曾说过,员工的离职原因很多,只有两点最真实:

1、钱,没给到位;

2、心,受委屈了。

世界银行行长自然是不差钱,那么他必定是受委屈了。

那又是谁让他受委屈呢?

还能有谁,特朗普呗。

01

金墉是由奥巴马挑选并提名的,他也是为美国利益服务。

如奥巴马提出“重返亚太”战略后,世界银行就加大对太平洋地区发展中国家,湄公河流域国家,南亚国家支持力度,甚至有意向朝鲜提供贷款。

2016年亚投行开张,奥巴马阻止过几个重要盟国加入,但没有成功,他自己也将离任,力度并不大,只是拉住了日本。

金墉对亚投行的态度是温和的,世界银行与亚投行可以是合作对象,并非一定要成为敌对机构。

同时,他的经济理念是支持全球自由贸易,反对贸易保守主义,致力于与中国进行合作,为促进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繁荣。

然而“一朝天子一朝臣”,奥巴马喜欢的人,又主张贸易自由,特朗普肯定不开心,怎么看都不爽。

更让特朗普无法容忍的是,在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金墉还带领世行与中国进行合作,这不是当面打他脸吗?

提名权在总统手里,金墉要当到2022年,又跟不上天才的思路,特朗普可等不了。

提名权得用起来,找个自己中意的行长。不然,谁知道2020能不能连任?

金墉主动辞职,自己也避免了不可预测的险情,尽管有些无奈。

怎么讲呢,就是他一直在背黑锅。

02

据德意志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整个2018年,全世界高达93%的资产累计回报为负值,这是自1901年有统计以来的最惨年份。

耐人寻味的是,之前一年各种资产的表现却截然不同——2017年,只有1%的资产回报为负,是表现最好的年份。

短短一年时间,为什么资产就从顶峰跌入了深渊?

还不是特朗普导致的。

2018年他执意设置关税壁垒,挑起全球性的贸易纠纷,让市场笼罩在恐慌气氛之中。

只有在一个高度开放、顺畅流通的市场中,资产才能实现增值。

可是各国为了反击特朗普的“贸易讹诈”,也纷纷采取了反击措施、坚起了关税壁垒,在这种情况下,资产回报出现负值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金墉作为世界银行的掌门人,除了无奈没有任何能力去扭转这恶化的趋势,这是严重的失职。

另外,上面提到世界银行行长都是为美国经济服务的,久了各国就对美国一家独大的行为不满了。

近年来一直有声音要求改变‘美国内定’这个传统,如果特朗普政府再次列出争议人选,会有国家打破惯例,站出来投出反对票。

这两个压力叠加,金墉所受的指责越来越多,再不辞职,这口黑锅将越来越大。

值得一提的是,金墉在宣布辞职的同时,也透露了下一步的打算——他将加盟一家关注在发展中国家进行基础建设投资的企业。

此处不留爷,爷去投八路。

03

金墉辞职,也是中美经贸磋商的的节点。

可笑的是,特朗普仍然“死鸭子嘴硬”,竟声称是因为我们经济不佳才愿与美方达到协议。

论颠倒黑白的本事,特朗普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昨天后台有人看都没看开始喷,美国是很强,中美确实有差距,但是我还是要说:这次贸易战,美国赢不了。

没有人愿意做赔本的买卖,美国公司也不例外,为了生存下去,他们选择把关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这样一来,美国民众就需要为同样的产品付更多钱,以汽车为例,由于特朗普加征关税,普通汽车的价格已经上涨了1300美元,豪华车的价格更是上涨多达5800美元。

就因为特朗普的关税措施,美国民众就要多花冤枉钱,他们现在都十分后悔把票投给特朗普。

中期选举特朗普的失利就是个教训。

特朗普想笑到最后,还需要各大盟友的支持。

可是特朗普却四处出击,高喊着“美国优先”的口号,连盟友也不放过。

盟友不可能牺牲本国的利益,去满足特朗普的私欲,所以我们才能看到在G7会议上,6国领导人集体”围攻”特朗普的震撼场面。

“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特朗普的倒行逆施让盟友与之分道扬镳,没有了外援,他怎么赢?

美国的民主代表的都是精英阶层的利益,共和党偏保守,民主党偏激进,就像硬币的正反面。指望着美国人民选出一位靠谱的总统,就犹如丢出去的硬币刚好立起来一样。

亚投行成员国从57个,短短两年增加到93个,还有不少人在门口排队。

求美国的国家会越来越少,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世界银行会被重新打入冷宫。

同理,霸权主义也会宣告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