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机场(Sydney Airport)一直是中国旅游业繁荣发展的一大受益者。作为悉尼机场海外游客的最大来源,中国游客帮的到来促使悉尼机场国际旅客数量的增长速度是澳洲本地旅客的3倍以上。
但瑞银(UBS)对中国居民出行意愿的最新研究显示,作为一个旅游目的地,澳大利亚的人气正在下降,这可能会阻碍悉尼机场的发展。
在瑞银(UBS)于2018年10月对1595名中国居民进行的最新调查中,澳大利亚在最受欢迎的旅游国家中排名第四,仅次于日本、韩国和泰国,而就在6个月前,澳大利亚还是第二大最受欢迎的国家。

悉尼曾是仅次于东京的全球第二大旅游城市,但今年排名有所下滑,跌至东京、首尔和普吉岛之后的第四位。
瑞银(UBS)将澳大利亚此次排名下降归因于中国经济放缓以及美中贸易战,中国人现在更愿意在离家近的地方度假。
研究还显示,中国人在机场免税品上的支出减少了,转而把钱花在购物中心、自有品牌商店和折扣店。以往,中国游客在澳大利亚购买免税商品的花费是其他游客的三倍左右。
过去3年,悉尼机场(Sydney Airport)的国际客运量每年增长7%,这为其带来了丰厚的经济回报。该机场逾三分之二的年收入来自国际客运量。

尽管该机场每年接待约2800万澳洲本地旅客,而国际旅客的数量只有1660万,但国际旅客的利润更高,因为机场对国际旅客的入境和出境收取了更高的费用。
悉尼机场拒绝透露过去一年里有多少中国人入境,但预计2月21日该机场的年度业绩将公布一些细节。
澳大利亚旅游研究公司(Tourism Research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在截至9月份的一年里,中国赴澳旅游的总数增长了8%,达130万人。
瑞银(UBS)仍看好悉尼机场(Sydney Airport)的短期前景,预计2018年至2020年期间,由于澳洲本地客流量稳定、航空费用上涨以及酒店开发等新的增长举措,该机场的每股现金流每年将增长7%。
麦格理财富管理公司(Macquarie Wealth Management)的担忧是,飞往悉尼的航空公司正在减少飞机上的座位数。

自2015年以来,随着亚洲和中东航空公司(Asian and Middle Eastern airlines)增加了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线,以及更换更大的飞机,进出悉尼的飞机座位量一直在以6%左右的速度增长。
但麦格理(Macquarie)预测,随着亚洲和中东航空公司减少可用座位,悉尼机场的运力增幅将从2018年第四季度的4%降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0.5%。
它认为,如果维珍航空(Virgin)和新西兰航空(Air New Zealand)没有终止跨塔斯曼(trans-Tasman)联盟,该机场的运力增长将是负的。跨塔斯曼联盟导致这两家航空公司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的航班上增加了更多的座位。澳大利亚本地的航空公司也一直在削减运力,增加小型飞机,节省燃油成本,并上调了机票价格。
除了国际旅客增长放缓,悉尼机场还必须应对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对机场监管的审查所带来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