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19年,中国经济呈现进一步下滑,外国和内部专家及研究机构,纷纷预测,中国经济不仅放缓,而且走向危机。它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
第一,经济增长数字“暴跌”。
中国近年经济增长数字一路下降,前些年提出保7,但2017和2016年的GDP都低于7%。中国把2018调低到6.5%。最近北京当局宣布,去年增长率6.6%。订多少就是多少,只超高一点,有三个权威质疑其真实性:
总部在新加坡的星展金融集团(DBS)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拜格(Taimur Baig)认为,中国2018年GDP低于6.5%。拜格是知名经济学家,研究亚洲经济二十多年,到星展集团之前曾是德国的德意志银行、国际货币基金(IMF)首席经济学家。他的分析比较权威,受到重视。如果他的评估准确,就等于中国官方宣布的6.6%增长率是不实的,有水分。
另一个指出质疑的机构是《美国经济咨商会》(The Conference Board),它被视为世界顶级经济研究机构,更有权威性,它的评估是:2018中国GDP成长只有4.1%,远低于中国官方说的6.6%。
除了外国机构和专家,中国内部的官方经济学者、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不久前演讲披露,根据他看到的中国非常重要的机构的内部报告,中国2018年的经济成长率只有1.67%,即中国实际经济成长只有官方宣称的四分之一多点,水分占四分之三!这位曾就读于英国剑桥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者说,另有中国研究报告认为,2018年中国经济会是负成长!向松祚称之为,中国经济是“悬崖式下跌”,即直线暴跌。
中国的官方数字是不是造假?以中共那种封闭式专制制度,没有新闻和言论自由的监督制约,从常识角度,自然可能“造假”。对这一点,有时连中国领导人也承认。据维基解密2010年公布的一份机密备忘录,现任中国总理李克强曾坦承,中国的数字是“人为制造的”。

第二,中国股市惨淡,全球最糟。

在没跟美国打贸易战之前,中国股市就已跌至近两年前水平,一直没有起色。贸易战开打,中国股市现已损失2兆美元,相当60兆台币。台湾2019年预算首次突破2兆台币,中国股市损失相当台湾30年财政总预算。中国沪深300指数的10大类股,2018年都下跌10%,是11年前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抛售潮。

第三,中国债务庞大,占GDP百分之三百。
中国的债务不仅有内部的企业连环债,据国际货币基金的数字,国家债务就达中国整个国民生产总值GDP的300%!中国的外汇储备全球第一,有3.1兆美元,但其中59%是外债。如果一个人声称富有,但其银行存款六成是借来的,不仅富有是假的,而且一旦被索债,民众到银行挤兑,就爆发更严重危机。

第四,外资纷纷撤离中国。

由于中国的劳工等成本越来越高,再加政治因素等(打压南韩在中国的外企乐天集团,煽动反日排挤日本企业),导致大批外国企业纷纷撤离中国。据2016年时统计,2004年南韩在中国投资的较大企业有2,294家,2014年时就已减到只剩368家。日本企业撤离中国更加普遍,据日本共同社调查,有60%日本企业已经从中国转往其他国家或正在撤离中,剩下四成则在部署如何撤资。外资占中国全部外汇储备的19%。如外资撤离,中国外汇储备就下降。

第五,外汇储备有大量水分。

中国自开放改革三十多年来,对美国贸易一直是顺差,2017年更高达3,750亿美元,这个数额是中国年度军费开支的近一倍!中国靠跟美国贸易赚了大量资金,而中美贸易战开打,中国再无法从美国获得这么巨额的顺差资金了。外汇储备中,59%是外债(1.84兆美元),19%是外资(六千亿美元),再加上跟美国贸易一年顺差3,700多亿,这三项加起来有2.8兆,中国的外汇储备全球第一(3.1兆),还剩下多少?

第六,中美贸易战重创中共。

中美贸易战非常影响中国经济,因中国经济相当依赖对外贸易,尤其对美贸易。上面提到的星展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拜格在接受美国财经电视CNBC采访时预测,中美贸易战不可能在未来三到六个月内结束,因中美双方分歧领域太多,分歧太大。
美国贸易逆差的66%来自中国。而中美贸易战前景,明显美国不会停战,因中国没有在根本性问题上让步的可能(美国要求结构性改变)。这从习近平在改革40周年纪念会讲话可看出,他不仅毫无根本性改革的愿望和蓝图(无论政治还是经济),甚至还歌颂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这个宣言的核心是“消灭私有制”,就是消灭私有经济,消灭利伯维尔场,消灭个人发财致富机会,消灭个体权利,消灭个人自由。中共高层的愚蠢和蛮横,将导致中美贸易战继续,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本质是中美两国制度和价值的对抗。
上述这六项都会导致中国经济进一步下滑,经济困境会使人民对共产党的不满增高。过去中共是用经济发展换取(收买)百姓沉默。现在经济恶化,这种“收买”更会破局。中国人的不满和反抗,将加剧中共统治危机。2019年中国经济进一步下滑,人民不满进一步增高,共产党的统治危机扩大,为渴望自由的中国人提供削弱专制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