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4日,王健林在合肥万达城高歌四曲,让当时年会现场的10万多员工激动不已,刚刚过去2016年确实是万达集团的高光时刻。当年万达集团资产总额达到7961亿元,离王健林给自己定的1万亿的“退休线”还差2000个“小目标”。

在此后的3年时间里,王健林不仅没有往“1万亿目标”的方向努力,反而在国内外大批量的出售旗下资产。王健林在下怎样的一盘棋?卖卖卖之后,万达集团还剩下什么?

卖卖卖后 万达集团资产“缩水”

万达集团从2011年开始在年度工作报告中披露集团资产,从下图看出,2016年的7961亿元的集团资产已经是万达集团资产巅峰了,在此后的2年里,万达集团的资产持续下滑,2017年及2018年集团资产总额为分别为7000亿和6257.3亿元,两年分别同比下滑11.5%,这离王健林给自己定得1万亿的退休目标越来越远。

2017年、2018年万达集团资产缩水主因是这两年万达集团一直在做减法,大规模出售资产。

据作者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来,万达出售的资产已超过千亿元。

上图可以看出,万达集团出售的项目包括酒店、文旅、电影、金融、百货以及海外地产和俱乐部等,这些产业都曾是万达集团的核心业务,万达集团为何要大规模出售?

对于2017年7月万达集团大规模转让文旅项目、酒店项目,王健林在2017年年会上表示,“这项转让为集团减债440亿元,回收现金670亿元,相当于减债1100亿元。对于这次转让,众说纷纭,很多解读,万达卖资产,是不是不行了,其实这是根本不理解商业的基本逻辑。其实不管买也好、卖也好,关键看买卖之间能否赚钱。所以对万达的买买买和卖卖卖,关键看我们买的是什么价格,卖的是什么价格,万达过去几年在海外投了一批项目,现在我们决定清偿海外债务,卖一半资产就能把全部债务清偿,说明我们买和卖之间赚钱了。”

说白了,万达集团从2017年开始大规模出售资产就是为了减少万达集团自身的债务,降低风险。

作者查阅万达集团最核心业务万达商业2010-2017年的年报发现,2014年万达商业的负债总额超过4000万,为4091.49亿元2016年万达商业的负债更是高达5277.7亿元。为此,有段时间网上还戏称“首富”其实是“首负”。

对此,王健林在2018年万达年会上解释说,“房地产行业因预收帐款也算负债,负债率相对高一些。对于房地产行业来说,有息负债是检验房企负债情况的硬指标2018年万达有息负债大幅减少,同比2017年减少约30%。应该是国内大型企业中,有息负债率下降最多的企业之一。”

而在海外负债方面,“万达海外负债基本解决,目前只剩下少部分没有到期的负债,万达在海外有高于其额度的应收款和现金存款。”王健林表示。

不过万达抛售海外资产的另一大原因是受2018年2月11日国家改委发布的《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2018年版)》的影响。根据目录,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均被列入境外投资敏感行业

问题来了,万达集团卖了这么多资产,很多还是之前的核心资产,王健林还剩下什么?他要下怎样的一盘棋?

万达不再是地产商了

通过观察万达集团2011年-2018年的主营业务收入的变化发现,除了为减少负债外万达集团出售资产的路径与其自身转型路径一致,即从地产商逐渐开始向服务业及轻资产转型。

对于重资产和轻资产,王健林以万达酒店为例算了一笔帐。“万达酒店建得不错,成本也很低,但是酒店整体年平均回报率低于4%,全部酒店每年吃掉十几个万达广场的净利润,所以,我们决定把重资产的文旅项目和酒店卖掉做轻资产这种只赚不赔的买卖,绝对是上策上策”,王健林在2017年万达年会上公开表示。

从1988年成立到现在,万达集团共经历4次转型。其中,从2015年开始的第4次转型尤为重要。

纵观2015-2018年万达集团服务业收入和房地产收入的比例可以看出,从2016年开始,万达集团的服务业收入已经超过了房地产收入,占集团总收入的55%,此后的2017年和2018年服务业的收入占比一直在上升。

而从具体业务上看,纵观2015-2018年万达集团的营收构成可以发现,万达商业的营收占比越来越小,而文化集团的营收占比越来越多。

具体来看,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5个方面:

1、万达商业的营收占比从2015年的65.6%,下降到2017年的49.5%2018年万达商业直接被被拆分为万达商管和地产集团

2、文化集团的营收占比从2015年17.7%,上升到2018年的32.3%2018年文化集团收入已经超过商管和地产成为万达集团第一大支柱产业

3、2015年万达金融集团才在上海注册成立,当年营收占比为7.2%, 2018年上升到20.24%

4、网络科技集团2016年成立,并批准了飞凡网络2017年至2019年的发展计划。当年营收占比为1.64%2017年营收占比为0.84%,2018年万达集团并没有将网络科技集团的营收单独列出,而是放在集团其他收入中,可见飞凡网络的发展并不顺遂,甚至慢慢成为鸡肋。

5、万达百货成立于2007年(2011年前公司名称为“万千百货”),截至2016年,万达百货一直都是万达集团的四大支柱产业之一。2015年万达百货的营收占比为7.94%,2016年万达百货的营收占比为6.99%2017年及2018年万达集团已经不将万达百货的收入单独列出,而是放在了集团其他收入中,这从侧面可以解释万达集团为何于近日将万达百货“甩手”给苏宁易购了。

万达的核心业务还剩下什么?

从2018年万达集团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来看,目前万达集团的核心业务有四个,万达商管、文化集团、地产集团、金融集团。

万达商管集团2018年收入376.5亿元,同比增长25.9%。其中,租金收入328.8亿元,同比增长28.8%;酒店管理公司收入14亿元,同比增长21%。开业万达广场49个(不含转让资产项目);新增持有物业452万平方米,累计持有物业3586万平方米。

文化集团2018年收入692.4亿元,同比增长9.2%。其中影视公司收入580.6亿元,同比增长9.2%;体育公司收入88.3亿元,同比增长22.9%宝贝王公司收入20.8亿元,同比增长44.3%;文旅公司收入2.7亿元(不含转让文旅项目)。

需要指出的是,体育公司2018年的收入95%以上的业务来自海外。此外,因为2018年是世界杯年,所以体育公司得收入增长幅度较大。

地产集团2018年收入540.2亿元,同比减少34.9%回款610.4亿元,同比减少3.3%

金融集团2018年收入433.6亿元,同比增加28.6%。

由此看出,万达集团的这4大支柱业务中,只有地产集团的收入是同比2017年下降的,其他三大业务同比2017都有所增加。而文化集团则超越万达商管和地产集团成为公司的第一大支柱产业。正如王健林在2016年的万达年会所说的那样“以后万达不再做地产商了”。

未来三年万达集团要做什么?王健林在2018年万达年会上说,2019年万达要正式进军大健康产业,引进国际顶级医疗体系,创新大健康产业新模式。而未来三年,万达目标是完成公司向轻资产公司的转型,持续降低企业负债。“万达集团要在2018年基础上,2019年力争有息负债再降8—10%。到2020年底将万达集团有息负债降至绝对安全水平”,王健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