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份,最大的變化是全球央行釋放出了寬鬆信號。

除了配資加槓桿,2015年牛市曾出現過的其它情形,也都再次出現了——券商股暴動,妖股連續漲停,如業績並無亮點的東方通(19.880, -0.12, -0.60%)信11天錄得10連板。

股民跑步入場,根據中國結算數據,2月18日當周,證券市場新增投資者32萬,環比增加53%。

2019年春節後,戲劇性的一幕上演。

2019年2月25日,A股崛起。滬深兩市成交額突破萬億元大關,距離上一次破萬億,已有三年之久。當天兩市超300隻個股漲停,盤面行情極度火爆。次日,股市震蕩小跌,但成交額依舊破萬億。

A股連續放量上漲,各個證券公司研究所分析師相繼呼喊:“牛市來了!”而在2019年春節之前,描述股市和基金行業時出現最多的詞是“至暗時刻”。

“未來也許再也不會有牛市了。”深圳一位私募基金創始人曾在2013年對自己的員工說,他是有着20年投資經驗的股市大佬。

此輪A股暴漲之前,大部分私募基金從業者都處於漫長熊市的煎熬中。

根據中國基金報的統計,2018年清盤的基金數量達到577隻,超過過去19年清盤基金總和的兩倍多;截至2018年底,私募基金資產管理規模比2017年下降500億元,結束此前多年的興旺發展;曾經的明星基金經理王亞偉,管理的產品在2018年全部告負,最慘的產品2018年以來虧損41.62%;基金公司、證券公司裁員的消息也不斷見諸報端。

“牛市”寄託着人們所有的希望和夢想,只要能再來一輪牛市,多年以來艱辛、委屈、拮据、負債都能一掃而光。但牛市真的回來了嗎?

1

不止一隻牛在戰鬥

2019年初以來A股上漲,引起眾人關於牛市的想象。但其實,全球範圍內,並不是一隻牛在戰鬥。

自2019年1月初至今,A股從最低2441點上漲到2月27日的2965點左右,漲幅為21.5%;

美國道瓊斯指數從2018年底最低的21713點,上漲到2月27日的26058點,漲幅為20%。

同期,日經225的漲幅為14%,從18949上漲到21547點;歐洲斯托克50指數漲幅為13%;英國富時100指數漲幅為9%。

全球範圍內的股票市場,進入2019年之後,同時出現大幅度的觸底回升。有趣的是,全球股市上漲的背景是:1月份的經濟數據表現不佳,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1月都宣布下調全球經濟增速,並對經濟前景表達出強烈的擔憂。

尤其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2018年10月宣布把2019年、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下調到3.7%、3.7%,在2019年1月份的最新預判中,又把這兩個數字進一步下調到3.5%、3.6%。而世界銀行則把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測從3%下調到2.9%。

股市上漲,實體經濟數據卻下降,兩者再次出現了明顯的反差。那麼,是什麼改變了人們的預期?

2019年1月份,最大的變化是全球央行釋放出了寬鬆信號。

“美聯儲每月的議息會議聲明能看出態度轉變。”深圳一位私募海外基金負責人對南方周末說,2018年12月份的議息會議聲明中,還在討論繼續加息的問題,並且暗示2019年將加息兩次。但是,到了1月份的議息會議,就突然取消了進一步加息的措辭,並且表示,準備在需要加息的時候停止加息,“甚至考慮降息”。

上述私募海外基金負責人說,美國在1月份的貨幣政策會議紀要中,與會者也透露出,最好趁還不太晚時,就宣布在2019年晚些時候停止收縮資產負債表的計劃。

日本央行則是在2019年1月,將2019財年核心CPI預期從1.4%下調至0.9%;英國央行則在2月把2019年的GDP增長預期從1.7%下調到1.2%,為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這些動作的潛台詞均為:央行需要釋放流動性以對沖經濟下行,且不用太過擔心帶來通脹。

到了2月初,印度央行更是直接宣布降低回購利率0.25個百分點,埃及央行將基準利率從17.25%下調至16.25%。

全球經濟領域最受關注的還是中國和美國,尤其是中國。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中國始終是拉動全球經濟增長最重要的引擎之一,吸引了大量的國際資本湧入。”北京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宏觀經濟學者對南方周末說。

在他看來,日本如今已把寬鬆手段用到了極致,基準利率降低到-0.1%,相比起來,中國的基準利率為1.5%,並且經濟發展還有很大潛力。此外,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讓經濟繼續騰飛,也需要相對寬鬆的流動性環境。

“如果中國從收縮轉為擴張,對全球經濟的拉動力將再次增強。”他說。

2018年10月7日,中國人民銀行下調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2019年1月份,中國新增人民幣貸款3.23萬億元,並創單月歷史新高,社融規模增量為4.64萬億元,大幅度超過預期,也創下了歷史新高。

2

便宜的A股

靜態橫向比較起來,當前A股的估值確實比其它國家便宜。

根據萬得數據,截至2019年2月24日,滬深300的靜態市盈率為12倍左右,相比於2016年1月31日,略微提升了一點,當時A股剛剛從2015年股災中喘口氣,卻又碰上熔斷。

但目前,美國標普500的靜態市盈率為20倍左右,日經225的靜態市盈率同樣比中國高,約為16倍。

海通證券(13.020, 0.31, 2.44%)姜超也在其研報中寫道,2019年以來A股的表現相當強勁,目前的收益率遠超債市,就連債市當中表現最好的資產也是與股市相關的可轉債,2019年以來的中證可轉債指數漲幅為6.3%,遠超國債的漲幅。

但2019年以來,無論是經濟通脹的下行,還是風險事件的頻發,其實都對股市不利,尤其是在爆發巨額商譽減記的惡劣事件之後,引發了市場對上市公司業績大幅下行的恐慌。

為什麼股市不跌反漲?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目前的A股賣得非常便宜。

姜超認為,真正衡量股價高低的是股價與每股收益的比值,也就是市盈率(PE)。用市盈率來看A股,目前比過去兩輪大熊市還便宜。2005年上證指數PE為17倍,而2008年的PE最低到過13倍,其實都高於當前11倍的估值。

恰逢當前對中國股市影響巨大的中國證監會,正處於新舊領導更替的時段,作風嚴厲的前主席劉士余剛剛卸任,繼任者易會滿似乎還沒有開始給市場釋放清晰的政策導向。

根據證監會網站2019年1月31日消息,滬深交易所正抓緊修訂相關交易規則,計劃取消融資融券業務“平倉線”不得低於130%的統一限制,同時,擴大擔保物範圍。

以散戶為主的中國股票市場,群體情緒迅速被點燃。2月26日前後,多家券商交易軟件出現短暫崩潰,顯示服務器爆滿。股民跑步入場,根據中國結算數據,2月18日當周,證券市場新增投資者32萬,環比增加53%。

根據萬得數據,2019年2月22日,滬深兩市融資餘額達到7651.5億元,比2月1日增長6.72%;同時,場外配資也愈發活躍起來。

除了配資加槓桿,2015年牛市曾出現過的其它情形,也都再次出現了——券商股暴動,妖股連續漲停,如業績並無亮點的東方通信(27.650, -0.05, -0.18%)11天錄得10連板。

東方通信的連續漲停始於2018年11月26日,成交量也自那時起連續放大。在短短三個月內,東方通信的市值增長了近10倍,市值達到423億。而針對連續漲停,深交所與上交所最後一封問詢函大約發生在2018年11月。

“證監會的監管尺度是在放鬆的趨勢當中,但我們希望,整體的市場化、法制化的趨勢,不應該改變。”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萬喆對南方周末說。

“經歷過2015年,對當下現象心有餘悸,希望能通過經濟改革和資本市場改革為股市良好運行奠定基礎,而不是重蹈覆轍。”民生證券副總裁、研究院院長管清友在微信朋友圈如此留言。

3

場外配資捲土重來

行情大好,無疑是為投資者加槓桿買股票的衝動火上澆油,券商開展的場內融資餘額持續增加。上海證券交易所數據顯示,自2019年2月1日起,融資餘額連續上漲了12個交易日。

場外融資公司也伺機而動,通過短信、網站和微信等渠道,大力推廣配資業務。

南方周末記者通過微信搜索關鍵詞“配資”,出現的相關微信公眾號逾百條,在微信上即可操作。

一家互聯網在線配資平台東南配資的客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其平台在線客戶有兩千多人。通過該平台,用戶把最高5000萬人民幣的保證金交給公司,就能以最低0.5%的月利率借到最多10倍的錢,也就是五個億。

10倍槓桿,遠高於監管之下的場內融資最高1倍的槓桿水平。在這波行情中,10倍槓桿幾乎成了配資平台的家家必備。南方周末記者隨機查閱的十餘家配資公司官網或微信公眾號中,約三分之二的配資平台標明配備“最高10倍槓桿”。

場外配資的槓桿很高,門檻卻很低。南方周末記者查閱多家配資平台發現,起配資金從100元至上萬元不等。其中一家配資平台入門僅需200元,新用戶註冊還有充值100即送110理財紅包的活動。

配資流程也很簡單。一般是用戶存入風險保證金,在配資平台上申請配資方案,平台將提供借出的資金和保證金轉到證券公司,等待證券公司開戶後,平台將交易賬戶及密碼給用戶進行操盤交易。

在四年前的A股牛市中,場外配資曾推波助瀾。

據彭博社報道,2015年中滬深兩市場內融資餘額一度超過2萬億元,場外配資以更高槓桿吸引資金加速入場,主要通過恒生公司HOMS系統、上海銘創和同花順(81.000, 5.30, 7.00%)系統接入證券公司進行,官方數據顯示三個系統接入的客戶資產規模合計近5000億元。

2015年下半年,股市大跌。當年6月,證監會要求各地證監局應當敦促證券公司規範信息系統外部接入行為,後來又正式出手整頓場外配資,上述三個系統均因違法違規被關停,大批配資公司從此銷聲匿跡。

雖有禁令,仍有不少券商與配資公司合作。東南配資客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平台與券商合作三年,公司收取利息,資金是由券商進行託管。而借出的錢,是公司的自有資金,“幾個億是沒有問題的”。

深圳市盛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鄒峻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這次場外配資捲土重來,正是因為“市場熱了”。2019年1月,A股融資以及整個經濟環境銀根放鬆,以及國家對中小企業的支持,構成了政策放鬆的大背景,“否則資金不會來得這麼快”。

 

不過,場外配資屬於高風險的行為。招商證券(17.990, 0.44, 2.51%)分析師侯春曉、張夏在研報中指出,與券商的融資業務比較,開通券商的融資融券業務需要大於50萬的個人資產,而民間配資則沒有硬性資金指標要求,對於投資者的風險承受度也沒有預判,幾乎任何人都能參與配資,風險極大。

研報還指出,由於配資機構並非從事證券經紀業務的合法機構,沒有內控、風控和外部監督,因而遊離在法律監管的灰色地帶。

鄒峻亦表示,由於場外配資具備融資成本高、難監管、受政策影響非常大這三大特徵,所以投機性非常強,亦容易導致市場巨幅波動。“在2015年,場外配資起了非常大的推波助瀾作用,如果市場重蹈覆轍,很難說歷史不會重演。”

2019年2月25日,就近日市場反映場外配資有所抬頭的事宜,中國證監會發布晚間公告,稱已注意到近期有關場外配資的報道增多,對此密切關注,並指導有關方面依法加強對交易的全過程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