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涉嫌洗钱,95个中国留学生银行账户被英国冻结并调查的事情,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泰晤士报(2019年3月1日):中国留英学生因涉嫌洗钱,被强制关闭银行账户。

为此,中国驻英大使馆还发布了紧急提醒,确认多名中国留学生因银行账户被冻结向使馆求助。

根据大使馆和英国媒体的说法,这些留学生曾通过微信群、朋友圈进行私人换汇,其账户因为大量金额频繁进出,被巴克莱银行怀疑涉嫌洗钱而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大规模行动只针对中国学生,预计总共有360万英镑被冻结,冻结时间长达6-12个月。

看到中国留学生的遭遇,大家可能会觉得英国反洗钱系统密不透风,只要账户异动就会引起怀疑甚至直接冻结账户。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起刚刚被曝光的重大新闻。

2019年3月5日,卫报头条报道,英国王储查尔斯名下的慈善基金曾收到过一家离岸公司的巨额捐赠,而这家离岸公司同时被用于转移大笔来自俄罗斯的资金。

根据《卫报》获得的被泄露的银行转账记录,从2009年到2011年,查尔斯名下的慈善基金曾收到三笔来自俄罗斯富豪Ruben Vardanyan的捐赠,总额达到20万美元。

银行泄露文件显示,英国查尔斯王子慈善基金与涉嫌洗钱的俄罗斯富豪有密切联系

俄罗斯富豪Ruben Vardanyan曾持有私人投资银行Troika Dialog,Troika Dialog旗下共有70多家离岸公司。

最近,东欧记者调查机构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以及一家立陶宛网站15min.lt意外获得了与70多家离岸公司有关的130万份机密转账信息,并将信息分享给了卫报。

下图是卫报根据被泄露的银行文件制作的转账细节:

从2004年到2011年,Troika Dialog旗下离岸公司帮助俄罗斯寡头,将大约46亿美元的资金从俄罗斯转出,而后转入英国、欧洲、美国。

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操作,俄罗斯寡头的资金被安全地转移到了欧美,甚至有一小部分以“捐款”的形式,进入了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和查尔斯王子旗下的慈善基金。

Troika Dialog所有人Ruben Vardanyan与查尔斯王子相识多年,是“王子慈善基金”的重要资助人之一,该慈善基金会致力于保护英国的历史建筑。

2007年,苏格兰的邓弗里斯庄园(Dumfries House)被出售,为了保护历史建筑,查尔斯王子募集了4500万英镑,最终买下了该庄园,但这一收购行为也让“王子慈善基金”背负了2000万英镑的负债。

为了支持王子保护历史建筑,Ruben Vardanyan使用一家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空壳公司Quantus Division,通过立陶宛银行Ukio Bancas向“王子慈善基金”转去了20万美元。

Quantus Division正是Troika Dialog管理的70多家离岸公司之一。

根据卫报对转账记录的分析,包括Quantus Division在内的离岸公司接收和支付的款项非常频繁,大部分接受和支付款项的公司没有办公室、没有员工也没有任何经营记录。

46亿美元巨额资金来源何处?

2008年,俄罗斯律师Sergei Magnitsky因为揭露一起涉案金额达2.3亿美元的官僚骗税案,突然死于莫斯科狱中,此事在当时一度引发俄罗斯和其它西方各国的外交争端。

涉案的2.3亿美元至今下落不明。

但根据刚刚曝光的银行信息,这2.3亿美元很可能已经从俄罗斯转入欧美,成了46亿从俄罗斯流出的资金的一部分。

转账记录显示,当年在骗税案中受益的俄罗斯公司,将大约1.23亿美元转入了与查尔斯王子关系密切的Ruben Vardanyan旗下Troika Dialog所持有的离岸公司。

Troika Dialog已经于2011年被卖给了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Troika Dialog转手后,Ruben Vardanyan及其合伙人拿到了10亿美元。

根据福布斯,Ruben Vardanyan是俄罗斯排名第99位的富豪。

可以看出,虽然这个事情刚刚才被爆出来,但涉案资金在10年前就已经被悄悄转走,进入了对私有财产极其保护的欧美。

卫报曝光的俄罗斯富豪Ruben Vardanyan经过一系列操作,洗干净了背后俄罗斯寡头的财富,还顺带给查尔斯捐了款。

而在过去10年之间,由于自始至终没有证据显示Ruben Vardanyan违法,其从未遭到任何英国监管机构或司法部门的处罚,也没有因为涉嫌洗钱被起诉

“伦敦格勒”与“泰晤士河上的莫斯科”

对比上文提到的两大事件,可以看出,从程序上来说,英国反洗钱确实严,但只针对没提前做规划、没交过保护费的小散,真正的巨富完全可以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操作,逃过严格的反洗钱。

比如俄罗斯人。

自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就恋上了伦敦,陆续移居于此;2004年普京连任总统,更掀起了俄罗斯人移居英国的高峰。

普京重拳打击发国难财的俄罗斯寡头,造成富豪集体恐慌,携家带口逃亡国外,而伦敦是他们的首选。

据统计,居住在伦敦的俄罗斯人有40万,他们中有流亡寡头、前俄罗斯特工、政客等。

虽然英国和俄罗斯在政治上一直不合,但对于这40万移民伦敦的俄罗斯人,英国却是非常欢迎。

居住在伦敦格勒的俄罗斯人支撑着英国的奢侈品商店和高端餐馆,以及昂贵的私立学校。

俄罗斯人出手阔绰,拉动了英国一个又一个产业,兴旺了一批又一批律师、管家、建筑师、会计师、私人医生、室内设计师、私教等专业人士,甚至连英国政府也成了俄罗斯寡头的首席“服务商”。

在过去,俄罗斯人是伦敦房地产最具实力的买家,买走了伦敦10%的豪宅,平均每人花费630万英镑。

伦敦反洗钱专家波里索维奇甚至撰文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俄罗斯的这些寡头是伦敦“模范公民”,因为他们向伦敦的慈善机构捐钱,赞助艺术,为教育机构提供资金。

2016年,阿森纳二股东Alisher Usmanov在英国《泰晤士报》评出的捐赠榜上跻身最慷慨的10名慈善家,切尔西老板阿布则是英国“圆梦”慈善机构的最大捐赠人。

普京与Alisher Usmanov

英国悠久的洗钱和反洗钱历史

从法律上看,英国是世界上最早通过刑事立法对洗钱活动予以惩治的国家之一,为对抗和防范恐怖份子、毒贩及其它犯罪团伙的洗钱行为,英国的反洗钱法规非常严格,近年更有越来越严的趋势。

为了有效打击远东(尤其针对华人)的洗钱活动,近期英国更是实施了小王子计划(“Project Princekin”)计划。

英国的金融情报中心设在内政部,同时向相关部门开放,与有关执法部门直接联网。

英国的房产中介、珠宝、会计师、律师、博彩等行业均被纳入反洗钱监管。

2018年1月,英国政府更是公布了新的反洗钱措施:增设反洗钱监管办公室(The Office for Professional Body AML Supervision,简称OPBAS),进一步加强打击力度。

就在英国增强反洗钱力度的同时,洗钱活动仍不断在英国展开:

1)2017年,阿塞拜疆政府被卫报爆出在2012年至2014年间,通过在英国开设的空壳公司转移资产,平均每天从阿塞拜疆转出230万英镑进入英国,共经过超过1.6万次转账交易后,秘密运营了一个价值22亿英镑(约合194亿人民币)的基金。

这些资金进入英国主要用于在英国购买奢侈品和收买欧盟政客,还有部分资金被用于支付阿塞拜疆领导人子女在英国的留学和住宿费用。

2)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Kurmanbek Bakiyev,因贪污吉尔吉斯国家的数百万美元资金,非法私有化公共土地和以低价出售国有能源公司被赶下台。

但他小儿子Bakiyev Jr.却向英国申请了政治庇护,并利用一家在伯利兹注册的公司Limium Partners,在萨里买了一栋价值350万英镑的豪宅。

3)萨阿迪·卡扎菲,前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第三个儿子,在卡扎菲政权被推翻之后,才被英国政府查出曾利用利比亚人民的财富购买英国房产。

其中一间位于伦敦Hampstead,总价值高达1000万英镑的豪宅,是卡扎菲于2010年通过一家名为Capitana Seas Ltd.的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购买的。

4)Gulnara Karimova是已故的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的大女儿。2015年,她收到了俄罗斯电信公司超过10亿美元的贿赂,寻求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市场。

Karimova而后接受调查,被查出她用贿赂所得,通过位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离岸公司,购买了位于伦敦Belgravia和Mayfair的豪宅。

从洗钱历史上看,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避税圣地都是英国人的杰作,包括开曼群岛、泽西岛、英属维尔京群岛、英属特克斯以及凯克斯群岛、香港、新加坡、迪拜等等。

以伦敦梅菲尔、圣詹姆斯广场为中心,那些注册在这一带的私人财富管理公司才是英国的隐形冠军,他们往往只有几个人,租一个豪华的小办公室,操作着数以亿计的资产,辗转腾挪之间,利用各种现有的或者新生的架构,把钱合法地从其他国家转移到英国或者某个小岛上,然后再进行合法地消费或投资,其中一大部分投资进入了伦敦的房地产。

英国财政委员会主席Nicky Morgan称,英国尤其是伦敦房地产市场已经成为海外隐藏和洗白他们的腐败资产的首选目的地。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组织的报告显示,每年通过英国洗钱的金额高达900亿英镑,价值44亿英镑的英国地产是通过可疑财富所购买的,其中超过五分之一(8.8亿英镑)的英国房产是由俄罗斯人所购买。

仅2010-2014年间,来自俄罗斯的账户就在英国洗钱超过208亿美元,资金牵涉到俄罗斯政要、富商以及俄罗斯情报机构相关人员。同时,还涉及汇丰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银行等在内的17家英国金融机构。

一边洗钱,一边反洗钱,英国的矛盾因何而来?

反洗钱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收税,毕竟只有在每一环节询问最完整的资金来源(有没有交过税),才能最大程度保证政府的税收收入。

众所周知,欧盟本土的反洗钱一向比英国更严,为了满足欧猪五国的福利支出,欧盟不得不加强反洗钱,加强收税。

而对于英国来说,由于目前仍在欧盟之内,还未正式脱欧,因此不得不遵照欧盟的反洗钱规定,一步步加强反洗钱法规和执法。

但英国本身其实算过这笔账,以上边提到的俄罗斯富豪为例,稍微少收点反洗钱而来的税和罚款,却能带动英国房地产和各大服务业的兴旺,实际上还是英国人赚了

另外根据《莫斯科黄金:俄罗斯腐败在英国》的报告,由于俄罗斯的投资已经渗透到英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如果真的查起来极其麻烦,牵出的东西也非常多,甚至连英国皇室都会躺枪。

英国人矛盾正在于此,表现出来便成了:

内心希望吸引富豪进入的英国,不得不遵从欧盟的规定,一边反洗钱打击没交过保护费的中国留学生,一边又悄悄放任俄罗斯富豪。

联系之前硬脱欧派的设想,在无协议脱欧呼声最高的时候,英国其实也在喊出过类似口号:

如果和欧盟谈判讨不到好处,英国大不了硬脱欧后直接转型做避税天堂,用低税率直接收割欧盟、甚至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发展成果。